警察性暴力回帶:1986年韓國富川性拷問事件

警察性暴力回帶:1986年韓國富川性拷問事件

反送中運動至今,最近惹人爭議的話題,除了特首林鄭月娥麻木不仁,意圖高舉「緊急法」對香港實施與「戒嚴令」無疑的打壓政策之外,還有香港警察對被捕的示威者實施性暴力的醜聞,不但女性被女警要求全裸搜身並讓男警看見之外,還有男性被抓及玩弄下體等。這次想特別重新整理1986年於韓國發生的警察性暴力事件,讓大家比較昔日,還有借此強烈譴責警察及政府仍對這些指控噤聲,不但不調查,還要反指不能接受匿名的舉報。

自韓國1980年代的民主運動遍地開花後,不少民運人士被警方及軍人暴打及拘捕,有不少更懷疑是被他們的暴力犧牲了生命,而當中亦有不少女性民運參與者被作出無理拘留及施暴。談到韓國的民運,最為人熟悉的,就是1980年5月的光州事件,還有1987年的六月民主運動。若說1987年朴鍾哲被韓國對共治安本部拘留並以水刑拷問致死成為了民主改革的契機,1986年轟動全韓國的富川警察局性拷問事件,更是成為了法律界與知識階層對抗獨裁政權的導火線。

在1986年6月,首爾大學醫護系四年級女學生權仁淑以化名在富川市天然氣公司「偽裝就業」,當時的韓國有許多像權仁淑一樣的熱冊青年,利用同樣方式走到工廠上班,並與其他基層勞工相處,並藉此宣揚組織工會、爭取勞工權益及民主等思想,培養藍領階層的抗爭意識。而其後在參與示威活動期間,權仁淑被發現身分造假被捕,富川警察局警長文貴冬在拘留期間不停追問要求權仁淑供出同為偽裝就業的其他活動成員,在權仁淑拒絕下,文貴冬就開始以性暴力形式進行問話,除了主動脫掉她的衫褲上下其手及毆打之外,更讓她趴在桌上,將自己下體掏出磨擦陰部,在權仁淑無法抗拒的狀態下進行非禮及性侵。以上細節都是在1988年漢城(今首爾)高等法院審理之文件內容中揭發出來

其後在趙英來與(現任首爾市長)朴元淳等多位著名人權律師協助下,權仁淑公開自己被「性拷問」的遭遇,卻在全斗煥政權下達封鎖消息的指示下,事件被淡化,甚至刻意被塑造成有心人士刻意政治操作的論述,讓他們定性為「不愛國分子」。

之後,這起事件被法院草草了事,不但駁回起訴文貴冬,披露政府下達「河蟹」指令的記者與民運人士,更以違反《國家保安法》與《洩密罪》等嫌疑被拘捕。

1987年朴鍾哲遭水刑拷問致死的事件被公開後,轟動全國,並一同參與六月的民主運動,同時兩百多位律師發聲聲援權仁淑,要求檢方重新調查富川警察局性拷問案。隔年,文貴冬終於被逮捕,當時被判5年有期徒刑。

事件終獲得判刑,權仁淑沒有放棄參與民運、女性平權等運動,更在2018年舉報性侵的 “#Metoo” 運動中檢察官徐智賢遭性騷擾事件曝光後,被受邀入主對策委員會處理權力機關之下的相關問題,受到各界的注目。

而歸根究底,除了涉及政權暴力的積弊需要被清算之外,韓國及香港,均需要重新反思性犯罪的舉報、處罰及調查機制,香港警察這一回未調查就作出否認,完全擺出「是示威者故意誣衊」的態度處事,這些態度與全斗煥等獨裁政府毫無分別,香港淪為警權社會,是不爭的事實。香港人,要繼續團結一致,打倒不義政權,贏回香港。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香港土生土長的人,就讀於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關心社會,熱衷於研究各樣文化及現象,熱愛研究韓國文化。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