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天,場上的她

那一天,場上的她

「我想問一下,你知道這裡還有其他出口嗎?」
遇到她的時候,我們跟一大班人一起被困於商場內。商場的兩個出口都被堵住了,大家有點迷惘和擔憂,都在想辦法離開。

「你自己一個嗎?」我的朋友問。
「嗯,跟朋友走失了。」她說。

她瘦削,矮小,看起來弱質纖纖,手上卻拿著與她年紀不符的黑色長傘與口罩。
「你就跟著我們吧。」我說,然後我們帶著她,跟著人群尋找可以離開的機會。

終於逃出商場後,外面下著大雨,我們跟著大隊走到下一個目的地。
因為不想阻擋視線,我們都沒有舉傘,大家低著頭一直向前走,大雨把我們的衣物都弄濕了,身上的東西愈來愈重,但也重不過內心的沉重。

「幸好有遇上你們,遇到好人實在太好了。」她說。
「你看看,我的手還在震耶,剛才實在太害怕了。」她笑著說。

我望著她那一直在抖震的小手,心很痛。我牽起她的手,很冰凍,我也只能用我僅餘的溫度溫暖她。

我搭著她的肩膀,跟她說:「不用怕,不用怕,傻妹。」

我們的腳步不敢走得太慢,畢竟一直沒有離開危險區域,但為著令氣氛不那麼緊張,我跟她聊聊天。

她告訴我,她是醫科的學生,跟朋友一起來到這裡,今天累成這樣,晚上回到宿舍定會倒頭大睡了。
我無法想像,她的這個暑假到底是怎樣過的,她的青春到底奉獻了給什麼。

我們有一句沒一句的搭著話說著笑,哦你是未來的醫生喔,那有什麼事你不用理我們,要快點跑走喔。
她說,當然喔,不等你喔。

我們走了一會,聽說有追兵,所以要趕緊跑起來了,免得連累後面的手足。
於是我們一大班人,在馬路的旁邊,在下著滂沱大雨的街道上奔跑著。

距離目的地還有好一段路,大家也有點累了,旁邊有好心人駕車過來,說「女生快點上車吧,這樣太危險了。」
我連忙把她推過去,她有點猶豫和不捨的望著我。
我微笑地跟她說:「走吧,快點。」
最後半推半拉的把她弄上車,確保她可以安全離開。

要當個好醫生喔,要救更多的人,要記著這段歷史,把它傳給下一個人。
我的心裡面像肥皂劇一樣吶喊著。

這兩天,望著新聞,總是惦記著她。
希望她一切安好,希望她總是會遇上好人。
將來在煲底,我想我們還是會再見的。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八十後的年紀,八十歲的心境。 固執,瘋狂,任性,無聊。 被名作家喻為「充滿成長的哀愁」之小丫頭一名。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