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逾200萬人上街,法務部長官曺國醜聞背後為何有多數人反對檢方調查?

韓國逾200萬人上街,法務部長官曺國醜聞背後為何有多數人反對檢方調查?

9月28日晚上,在首爾瑞草區瑞草洞檢察廳大樓一帶道路上舉行了要求改革檢察機關的大規模燭光集會。主辦方起初推算參加人員爲80萬人,後來修改為150萬人。預定的行進也因人數太多而取消了,而警方至今仍未公布集會人數。

來自全國各地的集會者只有一個要求,那就是「檢察改革」。 以當天的燭光集會爲契機,此次事件的本質可能從「曺國事態」轉變爲「檢方事態」。聚集在瑞草洞檢察廳辦公樓前的150-200萬人被認為是「沉默大多數的逆風」。爲什麼變成這樣?

韓國總統文在寅在8月9日提名曾任青瓦台民政首席秘書曺國爲法務部長官候選人。從8月19日開始,媒體集中提出了對曺國候選人家屬的質疑。自由韓國黨等在野黨則開始要求撤回法務部長官提名,更舉行場外集會,要求曺國辭職及退出候選競逐。 當時,曺國有可能自願辭職或文在寅撤回提名。

但是隨着檢方的介入,情況變得複雜了。朝野在國會就國會人事聽證會日程達成協議的8月27日,檢察機關突然對首爾大學環境研究生院、釜山大學禮賓院等進行了扣押搜查。9月2日,國會人事聽證會告吹,曺國召開了記者座談會面對提問。9月3日檢方又搜查了其妻子鄭景心教授的東洋大學辦公室。9月6日舉行了國會人事聽證會,檢察機關當天晚上以僞造私人文件的嫌疑起訴了鄭景心教授。本屬政治性事件的長官任命變質爲法律性事件。

文在寅經過深思熟慮後,於9月9日正式任命曺國爲法務部長官,並親自向國民解釋了理由。在人事聽證已經完成的程序性條件都具備的情況下,如果本人在沒有確認應承擔的明顯違法行爲的情況下,僅憑未查證的疑惑不予任命,這將是一個不好的先例,他更指檢察官要做應該做的事,部長要做應該做的事。

對於文在寅提出的警告信息,檢方採取了正面應對。文在寅出國期間,9月23日押收搜查了曺國長官的住宅,搜查時間爲11小時。9月26日,在國會對政府質詢中,曺國長官與押收搜查的檢察官通話的事實被在野黨議員曝光。

文在寅9月27日發出「行使自制的檢察權很重要」的信息,指責檢察機關的過度調查。大檢察廳立即回應指,檢察機關將本著憲法精神,在尊重人權的基礎上,按照法律程序進行嚴格調查,全力推進國民希望的改革。

結果,從檢方介入法務部長官任命問題開始的政府,執政黨和檢察機關的摩擦逐漸升級,最終演變成總統和檢察機關的正面衝突。

熟悉青瓦台氛圍的執政黨共同民主黨議員們表示,文在寅曾有過幾次放棄曺國的機會,例如被質疑的初期(部長任命之前)、還有結束海外日程回國之後等等。但每次檢方都以極高速度的押收搜查及起訴等行動打消了文在寅的念頭,阻礙了他的退路。 這也是贊成任命尹錫烈爲檢察總長的共同民主黨法司委議員們事後積極批評尹錫烈的理由。

但是文在寅和共同民主黨議員們的震怒和不快似乎並沒有影響到9月28日晚的燭光集會。看到通過媒體傳達的檢方行爲,應該可以看作是表露了「不能這樣放任檢方」的憤怒的民心。據燭光集會參加者透露,參加者中有很多人認爲應該守護曺國,但很多人卻要求,不管曺國會否因爭議而辭職,都要徹底改革檢察機關。

在輿論調查中也出現了這種傾向。韓國媒體《OhMyNews》委託數據調查機構Realmeter實施的9月24日輿論調查中,認為「檢方過度對曺國家族的調查」的回答佔49.1%,,認爲適當的有佔42.7%。雖然有不少人反對任命曺國長官,但仍很多人認爲檢察機關的調查太過分。

與此同時,共同民主黨的一位重要議員表示,在曺國人事爭議出現的初期,確實有很多反對任命的意見,但由於不少人開始認為檢察機關的調查太過分,逆轉輿論開始形成,越來越多的人認爲不能讓曺國辭職。據分析,檢方的過度調查被視為「試圖排擠曺國」,但反而提高了贊成曺國的輿論,出現了悖論現象。

甚至有人把檢察機關比喻成「狗」,與此次調查毫無關聯的大多數一線檢察官都感到非常不高興。但是最近對檢察機關的批評不是針對檢察官,而是針對檢察總長尹錫烈等領導層。

在輿論調查中,起初反對祖國長官的人佔絕大多數,但隨着時間的推移差距逐漸縮小,究竟誰對誰錯?

首先,文在寅提名及強行任命曺國爲法務部長官從一開始就是錯誤的。但歷屆政府中,沒有一次圍繞法務部長官這一職位如此鬧得沸沸揚揚,甚至出現檢方主動介入政治調查的情況。而有人亦認為在野黨、媒體和檢察機關對造成逆風也有責任。

自由韓國黨當初認爲曺國事態是「無憂劫 (意指戰勝可獲得一定利益,而劫敗損失很小的劫)」。 起初不給國會人事聽證會安排日程,拖拉下造成檢方的主動介入。同時不管舉行多少譴責曺國的場外集會,黨的支持率都沒有上升。再加上文在寅強行任命曺國後,更陷入了混亂,甚至出動代表黃教安削髮抗爭,但是支持率卻沒有上升,甚至有過半輿論指不贊成自由韓國黨的抗爭方式。

根據韓國另一調查機構Gallup於9月尾公佈的民意調查結果顯示,文在寅的支持率有41%、反對率50%。與上周相比,肯定上升了1個百分點,否定下降了3個百分點。政黨支持率方面,共同民主黨37%、無黨派27%、自由韓國黨23%、正確未來黨及正義黨6%。所有政黨都比上週下降了1個百分點。這反映出曺國事態不再對總統職務履行評價和政黨支持率產生影響。於
首都圈的一位自由韓國黨議員表示,應該認爲曺國事態已經結束了,但擔心黨被曺國深深埋沒,指黨內現在應該制定經濟對策,推進保守統合或大換血。

有人認為,媒體對公職候選人的驗證報道是正當的,但媒體對曺國及其家人的驗證報道太多,出現了正確和不正確內容混雜在一起的副作用。部分媒體經常進行不負責任的報道,導致信任度下降。甚至有保守派報紙的評論者們用「狗、豬」、「動物農場」、「冒牌進步」等刺激性語言人身攻擊了文在寅政府及曺國。他們在進行批判時顯然使用不必要的表達方式,這只會表現出敵意,反而會失去說服力。

在曺國事態逆風更猛烈下,有人一直好奇,贊成曺國繼續擔任法務部長官的輿論會比反對輿論更多嗎?這則視乎檢方如何得出對曺國的調查結果,如果他們確實查出曹國和家人的非法行爲,曺國也不能如實說明,曺國就應辭去長官職務。相反,如果檢方的調查結果不盡如人意,曺國則未必需要辭職,或將繼續履行法務部長官職務。

而分析認為,事態的第1次分水嶺可能是檢察對妻子鄭景心的傳喚調查及申請拘捕令與否,以及法院是否簽發拘捕令的問題。 雖然拘留調查只是刑事訴訟程序,也有無罪推定的原則,但簽發拘捕令是經過法院判斷的,因此國民很有可能認爲簽發了拘捕令則會罪名成立。假若鄭景心教授如果被拘捕,曺國的反對輿論將大幅增加。檢方在這宗疑惑花費了太多時間調查也是關注焦點,有支持調查曺國事態的輿論亦批評指,龐大的犯罪集團調查也不會花費這麼多人力和時間,認為檢方不能再拖延時間。若不能令公眾盡快釋疑,輿論逆風將只會更強。

而事態發展至今,雖然曺國能否勝任工作推行權力機關的改革是其一重點,但更重要的是,在多宗涉及曺國及其家人的多個嫌疑中,檢方始終未能完全交出完善及具公信力的調查報告,只顧快速對涉事者的押收搜查,卻還未查出確實證據讓公眾了解事態的真確性。而日後曺國事態如何發展,則視乎政府的下一步行動,還有檢方能否逆轉,確切查出疑惑的真確性。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香港土生土長的人,就讀於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關心社會,熱衷於研究各樣文化及現象,熱愛研究韓國文化。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