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警察性暴力】你叫香港人如何不討厭香港警察?

【香港警察性暴力】你叫香港人如何不討厭香港警察?

昨晚大家都因為中大女學生自白,於新屋嶺被拍打胸部及於女警面前全裸等性暴力的經歷而感到心痛。而昨晚香港警察就發出以下的聲明,不禁令人的憤怒指數再度飆升。「受害者竟然要 #向犯人所在的組織投訴被犯人性侵,還要 #實質證據?」

性暴力的檢控、執法機制,還有性教育於香港從來充斥漏洞,香港警察正正仍利用著守舊的思維看待性犯罪,連「男尊女卑」思想充斥的韓國,因為Metoo運動都不斷改善關於性犯罪的司法機制,為何香港仍然可以這麼落後?

很多藍絲的荒謬邏輯指,警察在執法期間遭受極大壓力,故需要以被捕者為對象作出發洩,甚至評之為「人之常情」,或者認為這是被捕者「自食其果」。實在令人心寒。而警察的性暴力,並非來自壓力,而是因為認為自己站在權力階層之中,而是透過對被捕者性暴力,代表著對女性的侮辱和對男性的征服,從而彰顯自己的權力地位及剝奪被捕的人格尊嚴。性慾?於他們而言,只是順道滿足一下,但更大的問題是,為何香港警察只能這樣處理內部紀律問題?

香港警察一直強調,任何人如對警方處理任何事件有不合理的情況,就可以向投訴警察課投訴,投訴警察課會考慮相關證據,還指「#按既定程序公平公正處理」。有少許常識都知道,「自己人查自己人」的做法哪能為受害人帶來公義?尤其是於新屋嶺拘留中心,受害者都說明了該處烏燈黑火,電話亦被迫關掉,如何給「實質證據」你處理?「遇上性暴力應主動舉報打擊罪行」這個概念,人人都懂,但作為受害者要實際進行的話,你知道會有什麼遭遇嗎?該女學生甘願揹上被背後談論、被藍絲取笑、被污名化的風險,仍願意於公開場合談自己的經歷及代表其他人。你們要替受害者公平公正處理問題?政府及平機會再噤聲的話,只會讓更多人成為警暴的受害者。

以平機會在2008年修訂《性別歧視條例》以後曾經發出《防止校園性騷擾參考資料:制定校園性騷擾政策》為例,這份文件從沒有法律效力,成立調查機制與否,最終決定權仍在發生性暴力的地方 (學校)與否。如果該處處理不善,在法律上可能要負上「轉承責任」,但由於不具法律效力,如何決定學校有否採取補救行動,以及阻止繼續發生違法行為,要負上哪一種法律責任,是沒有清晰的指引,正如這次事件,是誰應該成立調查機制?就是政府與警察,而且為防「自己人查自己人」的積弊,就更應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去調查警察性暴力的問題。

另外,之前報導已經指出過,要向你們警察舉報自己遭受性暴力的經歷,不但程序繁瑣,過程中更存在多個問題會令受害者遭受二次傷害。一名社工曾接受過訪問指,遭受性暴力的受害人前往醫院後,要經歷的程序包括見軍裝警員、刑事偵緝科、重案組、法醫、到警署正式落口供、會見不同職級警員。程序中,受害人均要逐一向其覆述遭遇。光是想起都已經害怕的經歷,還要向不同人重覆多次,你會很冷靜及有組織地說出來嗎?再加上若前線人員不熟悉如何處理性暴力個案的技巧,對受害人而言可以是一種二度傷害,包括會令受害人質疑自己,或是否不被信任,甚至出現污名化等問題。以香港警察現今「#自以為是權力」的心態及思維,還會真正有誠意安排完善的制度處理自己人的性暴力問題嗎?不止是性暴力,你們放下屠刀,正視濫暴問題,能夠讓前線警員接受性暴力、性歧視言論及行為的問題再培訓,香港人已經謝天謝地了。

香港政府及平機會介入改革警隊內部問題,是刻不容緩的事。獨立調查委員會是必要之餘,更需要改革性暴力的舉報及幫助機制,否則只會讓更多人被警察的魔爪傷害。看到以下香港警察發表的說話,實在很憤怒,不要再問為何這麼多香港人不會原諒你們,這是你們一手造成的。

 

Photo: https://www.google.com/url?sa=i&source=images&cd=&cad=rja&uact=8&ved=2ahUKEwjYxP7NjaLlAhWR7WEKHZRxBG4QjB16BAgBEAM&url=https%3A%2F%2Ftalk.ltn.com.tw%2Farticle%2Fbreakingnews%2F2947973&psig=AOvVaw2lGCiKngiRYaHVNTlZWr-I&ust=1571360781433558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香港土生土長的人,就讀於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關心社會,熱衷於研究各樣文化及現象,熱愛研究韓國文化。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