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特拉的《授權法》和林鄭的《緊急法》

希特拉的《授權法》和林鄭的《緊急法》

1933年希特拉以納粹黨領袖的身份取得了德國總理職位,要求國會改選。雖然納粹黨已是當時的第一大黨,但只佔了34%議席,而社會民主黨和共產黨分別有20%和17%。希特拉期望通過《授權法》令總理能夠繞過議會的立法程序,直接自己的用命令取代法律。

結果在改選前一個星期,國會大樓發生大火,讓希特拉藉機把矛頭指向共產黨,促使總統興登堡簽署了《國會縱火法令》,取消了多項威瑪憲法賦予人民的基本權利,不但讓他在選前逮捕了共產黨領袖和限制了其黨員參加選舉,最後更成功通過了《授權法》,在一個月內消滅了其他政黨,同年年底更取得了所有議席,自此一黨專政。

這些事情在香港似曾相悉吧? 因為林鄭才把歷史重演了一次。修改引渡條例,企圖縱容警察濫權濫捕,知法犯法,與黑幫互相勾結,作奸犯科,引起香港市民強烈反對,無數次的和平遊行無法阻止港共極權在張牙舞爪,迫使大量各階層的香港人走上抗爭之路,武力升級,被捕人數至今已超過二千人,被黑警凌辱和虐打的市民更是不計其數。而林鄭為首的政府仍然不知悔改,更明目張膽地繞過立法程序,定立《緊急法》,直接通過《幪面法》,嚴重打壓香港人,想將香港變成新疆。而無數堅毅不屈的香港人依然頑強作戰,用各種方法反抗極權。

歷史如鏡,極權的招數還是有跡可尋的。我認為林鄭根本毫不在意街頭的戰場,因為有警隊為她賣命。她著眼的是立法會,而其一眾建制爪牙著眼的則是地區選舉,建制爪牙對市民最大的傷害就是拿著香港人交的稅款去豐盛黨羽,出賣港人。當年希特拉不擇手段要通過《授權法》就是為了統戰整個議會,獨裁一方,姑勿論以往香港已有選舉主任隨意取消候選或當選議員的資格,如今香港在《緊急法》的籠罩下,凡對政權有威脅的政黨、組織或人士隨時會受到攻擊,甚至被取締。而建制爪牙亦定必傾盡全力,不惜一切也要當選。

除了掌心雷和蛇齋餅粽,港共還會出甚麼陰招? 選舉戰事一觸即發,我們必須嚴陣以待。

 

Photo: https://www.google.com/url?sa=i&source=images&cd=&cad=rja&uact=8&ved=2ahUKEwiKlIj-jqnlAhWEA4gKHeznAssQjhx6BAgBEAI&url=https%3A%2F%2Fwww.project-syndicate.org%2Fcommentary%2Fhong-kong-carrie-lam-extradition-law-advice-by-chris-patten-2019-06&psig=AOvVaw0f2OQDFNU167zUVGhMep4c&ust=1571601701123969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廢青一名,醉心填詞,欣賞林夕老師的細膩感情,喜愛方文山老師的詩情畫意。以字發聲,月旦春秋。不想在沉默中滅亡,深信堅持才有希望。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