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彥霖,與韓國《1987》的朴鍾哲同一命運

陳彥霖,與韓國《1987》的朴鍾哲同一命運

實在很令人心痛,而且惶惑憤怒,一個只有15歲的少女手足,在被報告失蹤後,竟然再次成為浮屍,還於被發現不足一天的時間,就被火化及出殯。同樣地,家屬亦沒有為此發表任何言論。反送中運動起,實在有太多同類型事件,細想一下,其恐怖的程度與韓國獨裁時期過之而無不及。Christy的命運,猶如1987年的朴鍾哲,死因的爭議曾經歷不明不白的時期。

有看過韓片《1987》(逆權公民)的你們,都會記得劇情是從何開始,演員呂珍九飾演的角色,就是現實中韓國1987年1月被警察水刑拷問致死的烈士朴鍾哲。來自釜山的朴鍾哲,於1980年代為首爾大學語言學系學生會會長,致力平反光州事件的同時,亦主導多場校內反對全斗煥獨裁政權的民主運動,但在全斗煥的鎮壓之下,有多次幾乎身陷囹圄。1986年因舉行要求清溪被服工會合法化的示威而被拘留,出獄後亦積極參與學生運動。 之後於1987年1月13日午夜時分在寄宿家庭被治安本部對共分室的6名搜查官帶走。拘捕他的原因,是因為當時治安本部爲了掌握朴鍾雲(音譯)作爲大學文化研究會前輩兼「民主化推進委員會」指導委員被通緝的情報而將其逮捕。

被逮捕後,並被送往拘留示威者的首爾南營洞「對共分室」,公安當局將朴鍾哲帶到審訊室詢問朴鍾雲的下落,但朴鍾哲沒有回答。對此,警察施以殘酷的暴行、電刑、水刑等,最終於1987年1月14日在治安本部大公守師團南營洞509號調查室死亡。11時45分,他被送往中央大學龍山醫院,醫生檢查時已經證實死亡。朴鍾哲遭虐死後,全斗煥政府一度偽造死因,試圖以「心臟病發」掩蓋真相,以免引起更多國民參與民運。正如電影所描述般,以荒謬的解釋去敷衍了事-「拍桌『啪』一聲,他就暈倒了」。

在朴鍾哲學生死亡之後,《中央日報》記者申成浩從一位檢察幹部無意中說出的一句話「警察出大事了」中掌握了線索,1月15日,「被警察接受調查的大學生休克死亡」的獨家報道被其他國內媒體和外國媒體引用,當天KBS和MBC電視台晚間新聞亦以此只作短篇報道。

報道第二天的1月16日,當時的內務部治安本部長姜民昌和治安監朴處原召開了記者招待會。當時他指「喝了幾杯冷水後開始審問,在詢問朴鍾哲朋友的下落時,桌子敲得『啪』的一聲,他就倒下來了,然後送往中央大學附屬醫院,但於12時左右死亡。而當時《東亞日報》從當時作爲屍檢醫生出入對共分室509室的吳連祥口中得到「目擊了案發現場水汪汪」的陳述,首次提出了水刑拷問致死的可能性。

事發第二天1月15日下午6點多,在漢陽大學醫院進行了屍檢。屍檢結果顯示,朴鍾哲全身淤血,拇指和食指間出血痕跡、腹股溝、肺部等均有損傷、腹部腫脹、肺部更有水泡音。屍檢由國立科學調查研究所屍檢的黃積俊博士和漢陽大學教授朴東浩負責。 1月17日黃積俊博士制作了報告書,更向媒體公開了1年後在驗屍過程中受到警察的籠絡和威脅的日記。

同時,警察原計劃14日晚上即場火化以掩蓋真相,但部長檢察官崔煥下達了保存屍體的命令。事件指揮由當晚值班的檢察官安相洙負責。結果,在記者會舉行4天後的1月19日,治安本部長再次召開特別記者會,推翻了之前的立場,指當時問及樸鍾雲的下落時,朴鍾哲沒有回答,於是把頭暫時插進去,而繼續拒絕回答後,在重新插入的過程中,喉嚨處被浴缸壓得窒息而死。承認因「刁難行爲」而導致死亡後,警方將趙漢景和姜鎮圭兩名拷問警察指爲事件主導者,對其進行了拘留,縮小了案件規模。然而朴鍾哲的屍體經過屍檢後,在沒有得到家人許可的情況下,在碧蹄火葬場火化屍體,試圖毀滅證據。

當然,朴鍾哲的死亡真相在天主教神父的幫助下,將原本的事實完全揭露,並公開涉事警察的名單,其後很快地被媒體得知,激怒大部份韓國人民,最後更搶在1988年漢城奧運前,觸發了超過百萬人上街響應「六月民主運動」。持續維持長達一個月的抗爭。全斗煥為勢所謂只好放棄政權,辭職下台;接班人盧泰愚在六月民主運動的壓力下,於6月29日宣布釋放政治犯,結束軍政獨裁統治,並在公投修憲後當選為韓國首任民選總統,自此正式開始民主化之路,直至金泳三上台起,才正式步向民主國家。

她與他,都是同一命運,死因沒有得到真正的解釋下突然被火化,所有真相都被埋沒於警察及政府之中。當中不合情理的地方實在令人感到氣憤,香港警察當香港人是1980年代韓國的普通人,是容易被矇騙的一群。在現今資訊發達的年代,根本這一招已行不通,心水清的都會知道,連日來的浮屍及跳樓案均疑點重重,完全不能令人信服。只可惜,香港政府及警察仍然噤聲,繼續縱容警暴及扼殺大多數人的訴求聲音,沒有香港人樂見香港淪為獨裁時期的韓國。

Christy,祝你安息,沉冤待雪。
五大訴求,缺一不可。
光復香港,時代革命。
香港人,反抗。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香港土生土長的人,就讀於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關心社會,熱衷於研究各樣文化及現象,熱愛研究韓國文化。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