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by: Charis Hung

喜歡文字喜歡到猶如呼吸。 必須要寫寫寫。 也許我患上了名叫「寫作」的強逼症。

by Charis Hung

我沒有辦法不干預妳的生命

生活

我花了一個下午,軟硬兼施終於說服到媽媽這事有問題,擱置那個「年幾兩年好結婚」的計劃。根本她自己心底也知道有問題只是嫁女心切不願承認。愚蠢的女人,有些時候我真的很恨她。我第一次覺得無論如何,我都要阻止這件事情發生,必須要阻止這件事發生。當你的家人沒有能力保護自己的時候,剩下的人就責無旁貸。

Read more

by Charis Hung

自卑也是沒有辦法的啊

生活

和別人不同,確切點說比「一般人」處於低下的位置(當然你可以斟酌何為低下),總之不算光彩的事情,原來會讓人很難受。
所以不要硬對自卑的人說不要自卑,不要天真地鼓勵我們可以抬頭挺胸,因為那很不容易,雖然知道那是合理的、真實的,卻很不容易。

Read more

by Charis Hung

給金鐘地鐵站車廂內的人

文藝

在香港上班的朋友,對於地鐵有幾擠逼都感同身受吧。腦海出現的是黑壓壓的人頭,高峰時期是那種就算車急停你也不必擔心會倒下的情況——根本沒有空間讓你跌倒。幾乎是人貼著人。金鐘作為一個轉車站,情況只有更恐怖。

Read more

by Charis Hung

同學,你可以不笑得那麼燦爛的

社會

叫我扎心的是,這些有故事的孩子總是全程面露笑容。當然,對著我這個外來者不笑,難道要哭嗎?(但據老師說他們平日也一直這樣笑咪咪的)是的,不需要哭啊。但在笑與哭之間,其實有很大的距離。你們不一定要笑得如此燦爛的。

Read more

by Charis Hung

路必拾遺

生活

他叫阿寶,今年26歲。這天剛好放假,他落街想買個茶餐。有2張$100剛好飄到他的腳前,他沒有猶疑,拿起便走。回頭一望,大批市民仍在駐足圍觀,有的更攀到地鐵上蓋,希望撿獲更多$100。「天降橫財」,沒想到有生之年能見到如此具體呈現這成站的景況。

Read more

by Charis Hung

義工,不義?

社會

「擠在城市一角的服務中心不給我有人情味的感覺,卻只像個交易場。」(〈助人自助?〉林瑋怡)這是小師妹對於這次義工的總結。而我只能一再引用耶穌的說話:「父啊,赦免他們!因為他們所做的他們不曉得。」很多事情,一開始都是好的,漸漸卻會異化、扭曲,因為我們忘記了思考,我們忘記了用心去看待那個人,那件事。

Read more

by Charis Hung

古惑的 IG 限時動態

生活

「吓,唔會㗎喎,唔會得你一個睇㗎嘛。而且動態入面可以direct message,你留個表情或者一兩句都唔會覺得好odd。有啲好耐無聯絡嘅朋友可能會因為咁傾番計。同普通status唔同,呢種傾計係private,唔會公開俾所有人睇到,搞到好似小組討論咁,感覺好唔同㗎。」「大家都會咁㗎?留message唔會好odd?」「唔會㗎,呢個係大家嘅practice。」

Read more

by Charis Hung

她買了20對 earphone

社會

我決定以後只要遇到呢啲人,我就送一對earphone俾佢地。我明架,出街無帶earphone又好想睇劇或者聽歌,好辛苦架嘛,有時真係會忍唔住。但我又真係好想可以安靜抖下,所以我決定以後遇到呢啲人,我唔會叫停佢地,我會送對earphone俾佢地。

Read more

by Charis Hung

活著

隨想

最近我在想,其實我們應當一同創造一個容易活得好的世界才對呀。與其拎走佢一粒魚蛋,不如自己都食多粒。這樣,會不會比較快樂一點呢。偶爾就讓某些人不勞而獲,就讓某些人付出得少得到的多,不可以嗎。

Read more

by Charis Hung

生活不可能時時如願,但至少不要視忍耐為理所當然。

生活

有人也會說,你的壓力也許沿於你未找到合適自己的工作或工作模式。我也不否認。只是當我打開招聘網站,在海量的招聘資訊當中,我們的選擇其實很少。如果你曾找過工作,你會明白我的意思。大部分人,都在不合適自己的位置默默忍耐。為了生活,為了家人,為了享受,於是難為自己。

Read more

by Charis Hung

繼續幫人搵工

職場

話說畢業第一份工作就是幫人找工作(協助綜援人士搵工,自力更新),Title很勁,叫就業主任(Placement Officer),但拿著的也不過是萬二蚊人工。想來也覺得可笑,初出茅廬,哪有甚麼經驗協助別人找工,都是硬著頭皮戰戰兢兢地邊做邊學。記得那些阿姨最喜歡和我說:「阿妹,你個樣好細。你係咪好細個?」

Read more

by Charis Hung

風景轉人自轉

隨想

以前我也很討厭做公務員,因為我討厭政府。想著我才不屑出賣自己的靈魂呢。現在我卻拼命尋找著公務員的職位。同事笑我是否屈服了。我說是,也可以說不是。那些年,政治運動我沒能出太多力,錢我更是無能為力。
才驚覺現實實在殘酷。

Read more

by Charis Hung

愛是……身不由己

情感

我以為朋友選擇了這個女生,就早預料到這樣的結局。他卻說:「以前我無名無份,冇資格出聲,一出聲我就會爭輸。但而家我係佢男朋友,我冇辦法接受佢出軌。」雖然我心裡有點黑人問號(因為女生由此至終都沒有改變吧,她就是一直出軌呀。),但我也明白位置不同風景也不再一樣的道理。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