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by: Charis Hung

喜歡文字喜歡到猶如呼吸。 必須要寫寫寫。 也許我患上了名叫「寫作」的強逼症。

by Charis Hung

我們永遠不能知道真相

生活

我知道一隻手掌拍不響,也知道牛唔飲水唔撳得牛頭低。但如果那不是影響世界的大事,也不是大是大非嚴重傷害他人的事情,或導致他下半生走向滅亡之路。你當他是朋友,就悄悄把道理和所謂的「真相」吞進肚裡吧。畢竟他都感覺受傷了,你還去評論他的感覺是否合情合理,不會太殘忍嗎?

Read more

by Charis Hung

我仍然很喜歡 Facebook

生活

Facebook 的用戶大概仍在增長,但我們都不得不承認 Facebook 是愈來愈少東西看了── 不,不是沒有更新,如果你用手機碌碌碌,你還是會看不見盡頭,然後你會忍不住 refresh,再重覆碌碌碌。但的確愈來愈少東西看了,那東西名為「人氣」,不是有幾受歡迎的人氣,而是人的感覺、人的味道。

Read more

by Charis Hung

母親節必須快樂

情感

我再沒有甚麼感覺。只要你明白我們不可能和每一個人都相處得好,那就只是和一個人時辰八字不合而已。家人也講緣份。做人之苦其中一件是求不得。但你不再求不屬於自己的東西,珍惜你擁有的,不去依賴虛無飄渺的以後,就會踏實快樂很多。母親節快樂,不因為你有沒有一位好媽媽,只是你不需要在任何一個日子為難自己。

Read more

by Charis Hung

假如我為了 appraisal 而高興會否太天真?

職場

可能一切都只是老細為了令我更乖乖疊埋心水返工(嗚,咁佢真係好成功),但我問自己,那又如何呢?工作了兩年,尚能保持一顆「天真」的心,也未嘗不是件好事。畢竟「世事都被看透」這回事只會叫人活得氣餒與灰暗,還望自己活於「糊塗」之中,感受生活每分每刻所贈予的悸動。

Read more

by Charis Hung

與你與我都無關的《天堂小屋》

文藝

你不會看見祂,你不可能指著祂來罵發祂的脾氣,當然,你更不可能吃到祂為你弄的甜品,更不要說耶穌親自拖著你的手在水面上行走。男主角的傷痛非常實在,那是發生在你和我周遭的事,甚至是發生在你和我中間的事。但男主角得到的那份救贖,卻是如此無力及欠缺說服力。甚至令人憤怒。

Read more

by Charis Hung

人類請帶同腦袋一併長大

情感

我覺得有些 concept 非常重要,比如「我不一定是對」和「我不是全知」。你記得這些,會變得謙卑,也會留有空間聆聽別人,同時讓自己擁有彈性,而不是僵直不懂變通。最重要的是,你會遠離愚蠢多一步。

Read more

by Charis Hung

為何你們要緊咬教會不放?

社會

對我這些局外人而言,容我們不負責任地講出想法,我們只強烈感受到希堂覺得職青團契過於壯大,自成一國,再講難聽點就是自把自為,因此要分開他們,削弱勢力。這些原因又豈可寫到會議記錄之上?當然是求其寫下甚麼以作交代。
只是沒想到會遇上「不識時務」的導師而已。

Read more

by Charis Hung

山洞人

生活

關於作為「山洞人」身邊的朋友,你們不需要做甚麼。放任他們就好喇。
他們是賤骨頭,喜歡自己處理事情。
只要讓他們知道你永遠都在就可以了。

Read more

by Charis Hung

free嘢的快樂

生活

有些物品仍然完好,我不願棄置推填區,同時也不想留於身邊,於是它們就一直瑟縮一角。
最近它們終於重見天日,因為我發現了有個網站叫〈執嘢〉,是用以物易物的概念在運作。
只要你分享一件物品,你就會有一個金幣,一個金幣可以讓你執一件物品,如此類推。

Read more

by Charis Hung

人生大事這回事

情感

所謂人生大事,也不過是一種統計學,統計著大部份人人生的check point,沒有人說過那必須也成為你的check point。除了各類型證件和證書,並沒有甚麼地方刻了你的名字,包括關愛座。

Read more

by Charis Hung

信仰流離者就只是信仰流離者

生活

間中有些很久不見的朋友詢問我的信仰,我都會問想聽簡單版還是複雜版。
簡單版就是「我發覺我經歷的上帝和我從教會認識的上帝不太一樣,所以我沒有返教會了,我仍然在尋找答案。」
複雜版我會請他們真關心我而又有空的話,看看我寫的文章。

Read more

by Charis Hung

我們要成為多馬!

生活

「咁即係你要見到神蹟先相信!」我想反駁,又不知道要如何反駁。我期待的是神蹟嗎。不,神蹟又與我何干。我心底裡等待的,我知道是甚麼,是一種折服呀。可以是神蹟,也可以不是。但我無法讓眼前的你們明白,因為壓根兒你們就覺得無法以信心跨過的我領略不到信仰的真諦吧。

Read more

by Charis Hung

致分過手又重投戀愛的我們

情感

「陰影最深之處,是在陽光最猛烈之時。」愈是甜蜜,我的恐懼愈深。當我想要用力愛你,內心都有聲音嘲笑我,其實我並不能承諾甚麼。我知道未來我們都不能控制,我知道結局都不能預測,我知道重要的是我們的心。但那種……是入骨的反射性的不安。我不想給你打了折扣的愛情。

Read more

by Charis Hung

請不要用不安囚禁愛

情感

信任需要一同建立,安全感靠雙方維繫,但有些事情,無論彼此再努力,還是需要自己獨自跨過。我知道愈愛一個人,我們愈不安。總覺得自己不夠好,害怕失去對方。心靈不健全的人都愛得卑微。我也發現我的脆弱,而且無力揮走。想要假裝甚麼事都沒有,但愈是掩眼,愈是清晰。只是為了保護愛,我們都該變得更堅強。

Read more

by Charis Hung

Soulmate 是……看見又欣賞你獨特之處的人

情感

Soulmate 靈魂伴侶,不是要符合你 ABCDEFG 的情人條件,也不是要和你 100% 相似或和你持相同意見的人。Soulmate 是你們活在同一個世界,不需要額外花費唇舌解釋你覺得理所當然的事情。當所有人都覺得你古怪或者平凡,soulmate 卻能領略你的獨特。Soulmate 打從心底欣賞你的「獨特」,而不是用愛努力包容。

Read more

by Charis Hung

我這樣好嗎

隨想

腦內彷彿「叮」一聲,裡面不停小宇宙大爆發。這麼多年來的違和感突然遭到解答。頂,我一直誤會了自己,朝著錯誤的方向努力。鹽又怎能變糖呢。雖然我成日笑,但我個心係凍架。錯哂,成件事錯哂呀。

Read more

by Charis Hung

You are what you live

隨想

話說我一直想要搬出來,終於我租了個小單位,我叫她做「長方形」,因為她的形狀如此。而我,還未和母親說起這件事。現在的狀態是半搬狀態。我一有空就往「長方形」鑽,但夜裡還是回家睡。

Read more

by Charis Hung

有時候敏感也很不錯

隨想

敏感與脆弱,彷彿一對雙生兒。苦惱,很苦惱。我聽說,敏感的人都在尋求令自己不再敏感的良方。比如假裝事事毫不在乎,欺騙旁人欺騙自己,成為一個吊兒郎當的人。比如學習用理性思考,摒棄那不合理的擔憂與自卑產生的錯覺,竭力朝好的方向邁進。

Read more

by Charis Hung

會唔會只係你剛好符合到社會嘅要求?

隨想

「細個嗰陣呢,我好奇怪。有一次隔離位個同學話鉛芯筆筆芯有毒,我一直同佢拗係無毒。因為我知道真係無,對於真嘅嘢我好偏執。」「好你嘅 style 呀!咁你係咪攞哂啲數據嚟大佢?」「唔係,我係喺佢面前吞咗一截筆芯。」我呆了之後,忍不住爆笑。「頂!完全係你嘅作風!」

Read more

by Charis Hung

抵你哋求愛失敗

情感

比如一來便說「我想認識你更多。」甚麼是更多。你認識我有幾多?認識一個人難道不是聽其言,觀其行?也許你看不見我,但既然你想認識我「更多」,必然是因為你認識了我一點。所以,可否至少講講為了甚麼你想更認識我?還有,請不要再像查家宅般問人問題。沒有人會想回答的啊。一來涉及私隱,二來生活已經很苦悶了,聊天的時候可不可以有趣一點呢。

Read more

by Charis Hung

我用「放棄」來拯救自己

情感

「我唔鍾意唔享受食嘢。」是這樣嗎。我問自己。會有人討厭食物嗎。甚麼時候開始講這句?呀,我記起了。是我發現母親再沒有心機煮好食物,而我一再緊皺的眉頭無法鬆開,於是我開始對自己說:「其實食嘢都好閒。食嘢好浪費時間。食嘢只係為左裹腹,係生理需要。其實我根本唔鍾意食嘢。」

Read more

by Charis Hung

人大了仍然追求心動的愛情會不會太過份

情感

這個年頭,做朋友也不易對不對。動輒會有人說誰是兵誰是娘娘。於是我常常懷念那陣時我有男朋友,交朋友無論是男或女都那麼純粹。多麼美好,我們都坦蕩蕩,不怕誰傷害了誰。「點呀,重返森林嘅感覺?」「我覺得似沙漠。」森林沙漠沙漠森林。都一樣令人難受。我想快點找到我的樹,就那麼簡簡單單的過回兩個人的日子。

Read more

by Charis Hung

化妝這回事

隨想

當你上妝,把原本的樣子變得更美更細緻更立體,這是一個多麼美好的過程。而當你落妝,望著自己由完美無瑕走向「缺陷美」,你知道這有多麼的令人膽顫心驚嗎。每一次卸妝,都是一種挑戰,一種面對真正自己的挑戰。向每一個化妝的女生致敬。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