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by: Charis Hung

喜歡文字喜歡到猶如呼吸。 必須要寫寫寫。 也許我患上了名叫「寫作」的強逼症。

by Charis Hung

請不要用不安囚禁愛

情感

信任需要一同建立,安全感靠雙方維繫,但有些事情,無論彼此再努力,還是需要自己獨自跨過。我知道愈愛一個人,我們愈不安。總覺得自己不夠好,害怕失去對方。心靈不健全的人都愛得卑微。我也發現我的脆弱,而且無力揮走。想要假裝甚麼事都沒有,但愈是掩眼,愈是清晰。只是為了保護愛,我們都該變得更堅強。

Read more

by Charis Hung

Soulmate 是……看見又欣賞你獨特之處的人

情感

Soulmate 靈魂伴侶,不是要符合你 ABCDEFG 的情人條件,也不是要和你 100% 相似或和你持相同意見的人。Soulmate 是你們活在同一個世界,不需要額外花費唇舌解釋你覺得理所當然的事情。當所有人都覺得你古怪或者平凡,soulmate 卻能領略你的獨特。Soulmate 打從心底欣賞你的「獨特」,而不是用愛努力包容。

Read more

by Charis Hung

我這樣好嗎

隨想

腦內彷彿「叮」一聲,裡面不停小宇宙大爆發。這麼多年來的違和感突然遭到解答。頂,我一直誤會了自己,朝著錯誤的方向努力。鹽又怎能變糖呢。雖然我成日笑,但我個心係凍架。錯哂,成件事錯哂呀。

Read more

by Charis Hung

You are what you live

隨想

話說我一直想要搬出來,終於我租了個小單位,我叫她做「長方形」,因為她的形狀如此。而我,還未和母親說起這件事。現在的狀態是半搬狀態。我一有空就往「長方形」鑽,但夜裡還是回家睡。

Read more

by Charis Hung

有時候敏感也很不錯

隨想

敏感與脆弱,彷彿一對雙生兒。苦惱,很苦惱。我聽說,敏感的人都在尋求令自己不再敏感的良方。比如假裝事事毫不在乎,欺騙旁人欺騙自己,成為一個吊兒郎當的人。比如學習用理性思考,摒棄那不合理的擔憂與自卑產生的錯覺,竭力朝好的方向邁進。

Read more

by Charis Hung

會唔會只係你剛好符合到社會嘅要求?

隨想

「細個嗰陣呢,我好奇怪。有一次隔離位個同學話鉛芯筆筆芯有毒,我一直同佢拗係無毒。因為我知道真係無,對於真嘅嘢我好偏執。」「好你嘅 style 呀!咁你係咪攞哂啲數據嚟大佢?」「唔係,我係喺佢面前吞咗一截筆芯。」我呆了之後,忍不住爆笑。「頂!完全係你嘅作風!」

Read more

by Charis Hung

抵你哋求愛失敗

情感

比如一來便說「我想認識你更多。」甚麼是更多。你認識我有幾多?認識一個人難道不是聽其言,觀其行?也許你看不見我,但既然你想認識我「更多」,必然是因為你認識了我一點。所以,可否至少講講為了甚麼你想更認識我?還有,請不要再像查家宅般問人問題。沒有人會想回答的啊。一來涉及私隱,二來生活已經很苦悶了,聊天的時候可不可以有趣一點呢。

Read more

by Charis Hung

我用「放棄」來拯救自己

情感

「我唔鍾意唔享受食嘢。」是這樣嗎。我問自己。會有人討厭食物嗎。甚麼時候開始講這句?呀,我記起了。是我發現母親再沒有心機煮好食物,而我一再緊皺的眉頭無法鬆開,於是我開始對自己說:「其實食嘢都好閒。食嘢好浪費時間。食嘢只係為左裹腹,係生理需要。其實我根本唔鍾意食嘢。」

Read more

by Charis Hung

人大了仍然追求心動的愛情會不會太過份

情感

這個年頭,做朋友也不易對不對。動輒會有人說誰是兵誰是娘娘。於是我常常懷念那陣時我有男朋友,交朋友無論是男或女都那麼純粹。多麼美好,我們都坦蕩蕩,不怕誰傷害了誰。「點呀,重返森林嘅感覺?」「我覺得似沙漠。」森林沙漠沙漠森林。都一樣令人難受。我想快點找到我的樹,就那麼簡簡單單的過回兩個人的日子。

Read more

by Charis Hung

化妝這回事

隨想

當你上妝,把原本的樣子變得更美更細緻更立體,這是一個多麼美好的過程。而當你落妝,望著自己由完美無瑕走向「缺陷美」,你知道這有多麼的令人膽顫心驚嗎。每一次卸妝,都是一種挑戰,一種面對真正自己的挑戰。向每一個化妝的女生致敬。

Read more

by Charis Hung

你要找到適合的才好裸露自己

隨想

「呃……妳同我一齊除啦。我會無咁怕醜。」然後在最後一刻還是盡力用那條蓋到上面下面又失守,遮掩下面上面又空盪盪的不大的毛巾企圖護著身體 — 直至我眼前出現了一個個坦盪盪的阿嫲。她們悠然自得的表情,忽然令我覺得自己的羞澀很多餘而失禮。

Read more

by Charis Hung

是誰偷走了我們的愛情

情感

「婚姻係咪真係愛情嘅墳墓?」「唔係。係時間。」然後我說,要記得最初相愛的我們。要記得。我們沒有忘掉,但我們還是分開了。我才發覺,愛情並不能被誰偷去。愛情,從來都只枯萎在我們手裡。

Read more

by Charis Hung

我點先知佢鍾唔鍾意我呀

情感

其實人很簡單。當真的很喜歡一個人或一件事情,都總是不能自已地付出。
男生或者會嘗試主動聊天、約會、送禮物請食飯;女生或者會忍耐,但收到你 signal 一定會落力回應,不會讓話題斷掉、和你分享很多、向你傾訴心事、很開心看見你……假如她喜歡你的話。

Read more

by Charis Hung

你要相信你眼中的我

隨想

慶幸的是,我無法違背自己。於是那麼多年,我始終游走在黑與白之間,哈哈。我可以暗黑地認為生命其實沒有太大意思,但同時全心全意享受著每一次的快樂時刻;我可以涼薄地講出這個世界總有人幸福總有人悲慘──毫無緣由的,但不代表我對於受傷的人就是無動於衷。

Read more

by Charis Hung

請告訴我,甚麼時候禱告竟成了一項商品

生活

我是不太認識以利亞使團。我難以想像會有人覺得禱告需要付上金錢才能得著。我也難以想像為人代禱竟成了一門生意。心底裡我認為,或許這真的是一項輔導或課程?(雖然我觀看資料實在找不著相關資訊)但我只懇求請不要沾污祈禱之名。你喜歡在名稱加上輔導、課程字句,或是再交代清楚這是一項怎樣的服侍都好。

Read more

by Charis Hung

我很喜歡自己

隨想

望望鏡中那個自己,他/她那麼愛你,在你飛翔、跌倒的時候,一直對你不離不棄,和你同喜同悲。你怎麼忍心傷害他/她?你怎能控制自己不愛他/她?人是有感情的動物,如果你痛恨自己,會不會是你從未好好看著自己,你看不見自己為了你付出過幾多努力。努力的人都值得我們欣賞,不管結果如何。

Read more

by Charis Hung

兩年後,我們又在添馬公園

政治

同樣的地點,同樣是晚上,同一個方向,只有大台的顏色由和平綠成了革命紅。一直有個錯覺,覺得香港像個垂垂老矣的老人,無可避免踏著衰落的步伐。只是抽身一望,難道香港不是有一群人,很努力地前進著嗎?短短兩年,由雨傘走到港獨,並不容易,甚至可說是急促成長。

Read more

by Charis Hung

從來無諗過自己會裸辭

職場

思前想後,我決定辭職。從來沒有想過這麼怕不安穩的自己,竟然會裸辭(不過暫時未遞信,只係口頭講左,因為等緊可唔可以調返去舊 team)。決定的前一晚,我很沮喪。我無法接受自己在困難面前選擇的是放棄和退縮。

Read more

by Charis Hung

上帝離開了我

隨想

有時候我想,人之所以痛恨上帝,會不會是因為有些人把上帝描繪得太美麗。置身在黑暗的人該怎樣看待這位至善至美的上帝,終其一生不把光照在他們的世界裡呢?他們不想恨,唯有否定上帝。而事實是,我們從未曾正確無誤地理解過這位上帝。何必把自己的經歷死硬套在別人身上?

Read more

by Charis Hung

原諒我唔講自己嘢啦

隨想

活久了,我們都成為了怪人,只有外顯與不外顯之分。比如有人起床後要用上十幾分鐘坐喺度所以永遠聚會遲到;
比如有人睇戲喜歡開場前一定要坐定定有些人覺得前面 5-10 分鐘也是廣告不用急不用準時;比如有人在外不去廁所有人用五分鐘食個飯有人站著也可以睡覺……我們都很怪,我們都不怪。所以,要繼續包容我呀!

Read more

by Charis Hung

他沒有選擇我

情感

無法接受的人,只是因為不夠愛我。不愛,所以不願意承擔。這個世界那麼多人,為什麼不去揀一個不那麼麻煩的呢?我不是一個人,不過是一個選項。我明白的。每個人的背景、承受能力、擇偶條件均有所不同,每個人都有權衡量以後作出取捨。我明白的。只是當被人捨棄,甚至嫌棄,我還是很難過。

Read more

by Charis Hung

乖信徒異變記

生活

那段日子,我很少返教會,一直在添美道。而團契群組在討論「你可以參與社會運動,但唔好擺高過神嘅位置」。我第一次思索返教會的意義是甚麼。第一次感受到「不可停止聚會」是何等令人窒息的束縛。

Read more

by Charis Hung

信耶穌,所為何事?

生活

「上帝還愛我嗎?」「耶穌不是醫生,祂的愛不建基於醫好你的病。」「但祂不是全能的嗎?」「我們不是常說耶穌不是黃大仙嗎?」「我知道。但祂答應會聽我的禱告。」「祂聽了,怎樣做卻是祂的事。」「那麼我為什麼要相信祂呢?」

Read more

by Charis Hung

不享受孤獨 又如何?

隨想

Hey,有人喜歡一個人去旅行,有人喜歡和人作伴,都不過是一種選擇,是一種喜好。並沒有哪一項更高尚吧。嗚呀。喺我未搵到知音男朋友之前,我希望朋友可以煩住我,得閒約我食飯,關心吓我最近有無快高長大。一個星期我有一兩日自己時間已經好夠,我唔要歸隱田園呀。我完全不是擁有自己就已經足夠的人。我不是啊。我喜歡身邊永遠有人陪我笑陪我哭陪我陪我陪我陪我!

Read more

by Charis Hung

讓我們今晚來講關於蟑螂的故事

隨想

忽然聯想起飛蛾撲火的故事。明知撲向火只會毀掉自己,卻無法不追尋那危險而吸引的火光。就像明知有些人不該投放感情,我們總是無法自控。有時我會想,飛蛾被燒得噼嚦啪啦的時候,牠幸福嗎。蟑螂在吃著無比美味的藥餌時,牠甘願嗎。

Read more

by Charis Hung

我不敢直視的 _ _ _

隨想

關於「空虛」,我一直不敢觸碰,因為除了虛無,我再無法看見甚麼。我很害怕,所以我逃避。這不同於我以往分享的那些掙扎,那些縱然痛苦,卻有著前路,一直走下去,總會更接近真相,並且,有著很多同路人一直在走。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