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by: Charles Lai 黎雋維

討厭建築,所以寫建築。 主事研究組織 Domestic Future Group(DFG),探討香港建築何去何從。

by Charles Lai 黎雋維

有一種浪漫,叫讀建築

職場

這一個浪漫的過程,訓練出來的同理心和設計思維,令建築系學生成為一個甚麼都懂一點,但沒有一樣精的「通材」。如前財爺曾俊華一樣,讀完建築後從事其他行業的人大有人在。而他們獨特的視角和同理心,令他們在其他界別,亦能發揮作用。

Read more

by Charles Lai 黎雋維

奶茶之中的大英帝國

保育

香港文化要找到主體性,需要「解殖民」,首先要正視過去的殖民背景,以及殖民現代性的特點,了解諸如奶茶 一類的文化,如何由一種泊來品,轉化成本地複製物,再被吸收為本土文化,進入香港的文化主體性之中。

Read more

by Charles Lai 黎雋維

集氣

政治

公義需要守護,但面對西環干預政局的巨大勢力,需要抱有一定的現實主義。在畸形的選舉制度之下,這或許是我們暫時能夠做到的。民主一方的籌碼雖然不多,但一蚊可以大佢50萬,若果手上有靚牌,放手一搏也未嘗不可。

Read more

by Charles Lai 黎雋維

則師與建築師 ── 以設計對抗當代

保育

建築師和則師,根本是兩個截然不同的角色。建築師負責的範圍,不只限於圖則。建築師有種與生俱來的責任。作為繼承建築文化傳統的人,必須超越實用主義,去想像一個地方,一個空間的未來。作為這個角色的建築師必須離地,要告訴大家我們可以對未來的生活,抱有怎樣的理想;在現實以外,我們可以怎樣的批判,怎樣的思考,怎樣的幻想。

Read more

by Charles Lai 黎雋維

公營性愛建築的可能性

社會

香港性空間的短缺,是一個活生生、血淋淋的社會問題。高昂的樓價,令到租金高企,年輕人不容易離開和父母同住的居所生活,乃至「兒女無處說情長」的情況。同時,時鐘酒店收費亦不菲,動輒要花費幾百塊錢。每逢佳節更加一房難求。情侶於時鐘酒店大堂,排排坐等開房,腼腆相側,亦著實大煞風景,消磨浪漫氣氛。在凡事講求金錢的香港地,連春宵一刻都跟消費能力扯上關係,實在是悲哀

Read more

by Charles Lai 黎雋維

淺談《支那建築史》

保育

日本自19世紀末起,就積極的從事對自身文化的溯源,希望可以藉此找到「脫亞入歐」的門徑,和西方帝國列強並駕齊驅。因此,日本一直對中國傳統文化有濃厚的興趣,因為可以此作為日本文化的根基。據學者 Reynolds(2014) 所指,當時的日本文化人,不時都會邀請中國的文人越洋作客,而中國的文人,尤其是 1880 年後,亦對日本的現代化處處流露出欣賞。

Read more

by Charles Lai 黎雋維

前途,根本是一場幻想

社會

有一些科目,無論你多麼的努力,日後所得的收入,亦不比其他人在投資市場一買一賣所賺的多。好地地的醫科生,亦難保日後政府大開中門引入內地醫生搶飯碗。庸碌無能的,亦可以當個局長,以看書為己任,穩賺幾十萬一個月。如此的世道,我們還可以用理性去預測未來將會發生什麼事嗎?學生的大學選科,還應該以「前途」為準則嗎?

Read more

by Charles Lai 黎雋維

香港建築需要深化,而不是「推廣」

社會

公眾需要的,是建築站在前缐,深化對建築的討論,而並非去「推廣」建築。這樣的做法,只會不斷的將這門學問概括化 (generalize),然後以高人一等的姿態去「教育」公眾甚麼是建築,不斷強化自己的「象牙塔」,說甚麼「哎你地唔明架啦」、「香港來來去去都係咁」、「一日都係發展商啦」之類的妄語。

Read more

by Charles Lai 黎雋維

悼上一代的念

政治

年輕人提出「悼念六四應該有句號」,正好反映了對於上一代處理六四事件的不足。親歷六四的一代,在激烈的責怪年輕人的之前,是否也應該回望一下,我們是否對於當初「薪火相傳」的承諾做得不夠,是否自己交棒的不足,才令年輕人未能接棒。

Read more

by Charles Lai 黎雋維

誰的城市,誰在怯懦

社會

重重的保安之下,就好像在城市之中圈出一個「飛地」(enclave)。此「飛地」不是平常香港的城市空間,當中有自己的界線,有自己的規條,有自己的風景。「飛地」以外的看不到香港,而香港人亦看不到「飛地」之中發生何事。水馬陣型成的「飛地」,將城市空間中劃出一個個新造的泡沫,以特異的狀態短暫存在。

Read more

by Charles Lai 黎雋維

日本建築戰勝地震了嗎?

國際

其中一個例子,就是熊本城在今次地震之中受損輕微,於是我們就急急下定論,說日本的傳統建築技術戰勝了地震。事實上,這座熊本縣著名的城堡,是 60 年代用石屎重建的建築。其間亦不斷加固以及引入一些防震技術,以保護和延續這個熊本縣的標誌。

Read more

by Charles Lai 黎雋維

自殺和「磚頭階級」的迷思

社會

然而,我們的社會就非要以成為「磚頭階級」作為終點。在這套觀念之中,買樓並非一個選擇,而是一個終點。這一種態度,某程度上是從上一代的價值觀遺傳下來的。到今時今日,我們仍然可以看到上一代的人不停地重複著這一種論調。講到住屋問題,有人會話「年輕人不識儲錢」、「年輕人只顧玩樂」等等,不斷的強化「階頭階級」就是終點的迷思。

Read more

by Charles Lai 黎雋維

一帶一路救香港

經濟

香港的地位,在於她有一個可靠的法治傳統,以及相對穩定的民主政治體系。這些都是香港成功的原因。相反,現屆政府經常帶頭破壞法治,挑起政治紛爭,維護一國兩制又顯得軟弱無力,逐步破壞香港的社會環境和傳統優勢。在這樣的前提下,實在看不出政府究竟想香港在「一帶一路」之下,扮演怎樣的角色。

Read more

by Charles Lai 黎雋維

香港 — 國際笑話之都

社會

政府口口聲聲要發展創意產業、聰明城市。宏大的計劃由老土、過時的官僚體系執行,就只會落得一次又一次的反智和出醜。國際媒體似乎亦意識到現屆政府貽笑大方,於是將鏡頭對準香港,對於這些事件的反應都十分敏銳。香港已經成為盛產國際笑話之都,丟架丟到出大西洋。

Read more

by Charles Lai 黎雋維

KNOWLES鬼故多

保育

百年老店有靈性,奉勸各委員行事要對得住良心。聽說有一些做過虧心事的人,在 Knowles 會茫然失神,無端端就會走到 Knowles 橋上危坐。有委員會委員就在學生衝入會場一刻暈倒,你都咪話唔邪。

Read more

by Charles Lai 黎雋維

鬼同你認真

保育

最近的大台劇集《鬼同你OT》中,陳豪飾演的建築師米開朗所設計的「永不倒的傾斜」高樓,以誇張的傾斜度作為建築設計特色去參加建築設計比賽。然而,高樓的設計的結構由於過分進取,模型在 presentation 的時候,發生了 structural failure,繼而整個倒下,令米開朗在比賽中敗北。不知建築師們有什麼看法?

Read more

by Charles Lai 黎雋維

香港提款機

社會

各個產業,包括建築設計在內,於上一次低潮的時候,就好應該改革自己,去蕪存菁,開托國際的市場。而不是一味固步自封,等CEPA,等阿爺打救。現代主義建築發展得最快的時候,正正是美國大蕭條期間。捱打最緊要識走位,等運到等人救,很難會有甚麼好結果。

Read more

by Charles Lai 黎雋維

為何以「門」來比喻醜聞?

保育

一直都不太明白,為什麼我們形容一個醜聞的時候,會給予「XX 門」(“-gate”)的名字。醜聞被建築化起來,被比喻成通往房間的一道門。這個現象似乎在政治界方面特別明顯。簡單的從 Wiki 上統計了一下,從 70 年代開始就有 70 多個世界各地大大小小的政治醜聞以「XX 門」來命名。

Read more

by Charles Lai 黎雋維

人沒事就好

社會

東方的木建築系統,不同於磗丶石等砌築 (masonry) 結構系統。木建築如同一個框架系統,負荷在木建築構件之間逐個傳送,每個構件都受力,都是關鍵的部分… 當作用力超過某臨界點後,整個系統就會崩潰,變回一根一根的木頭散落到地上。

Read more

by Charles Lai 黎雋維

日本「中古」建築之旅 (一) – 丹下健三的聖瑪麗大教堂

遊歷

三島由紀夫於1969年出版的’文化防衛論’中認為日本的文化系統中,’複製’乃是延續被複製品的一個過程。例如每二十年重建一次的伊勢神宮,就是’複製品成為正本’,而且一直地反覆進行的一個例子。現代建築在日本並沒有被視為文化入侵,反而在幾代建築師的努力下,成為一套完整並獨立於外國的系統。

Read more

by Charles Lai 黎雋維

對不起,Norman Foster

保育

需要知道一個機場的容量和飛機升降架次等問題,都是由專業的顧問公司負責計算,以協助建築師設計。既然今日機管局認為當初的八千萬人次的設計不合時誼,甚至懷疑當時設計團隊所估計的數字,質疑他們的專業判斷,就好應該公開一下將原來設計推倒的原因和理據,否則就如同迫Norman Foster食死貓一樣。

Read more

by Charles Lai 黎雋維

香港大學動物園

保育

在遊人的目光之下,校園的生活頓時成為動物園裏彷生生態一様,成為了展覽品一樣不斷的被消耗。通車後的港大校園,宛如盪婦一樣恭迎著城市車水馬龍的抽插,浸淫在現代化的高潮迭起之中。百年的明德格物,與流離失所的舊香港一同消失現代化的發展過程之中。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