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by: Cheryl Yu

喜歡貓,貓也喜歡我。

by Cheryl Yu

貓奴

隨想

他想起,終於獲義工通知可以接小貓回家的情境。他記得,那時開始被身邊朋友稱為「貓奴」的興奮。由起初為了更親近愛貓前女友而投其所好,到後來的甘願為奴——盡一切貓奴義務,事先在網絡左搜右尋、詢問朋友;又四處張羅,到十二元店選購自製窗網的材料,耗了一個週末把象徵自由的窗戶裝上圍網。

Read more

by Cheryl Yu

華麗的協作

隨想

「因為看到別人的形態才能知道自己的形態啊!」我突然得意起來,臉上明明還掛著淚珠。見她似懂非懂又沒反應,就繼續道出《EVA》裡的讀白:「看見自己與別人之間的差異,才能想象出自己的形態。沒有別人的話,我們就看不見自己。」我為此刻自己洋溢出哲學家氣息而沾沾自喜,我以為她不知道出處。

Read more

by Cheryl Yu

從不知

隨想

接下來幾晚,女聲仍持續出現在我的夢裡。她又問我過得怎樣…… 我覺得納悶,終於一次主動還擊,問她關於這個夢的真相,問她是誰。「真相並不存在。人往往會因入迷而走入信仰,入迷後卻尋得一堆謎。在解開一個謎後,再走入另一個迷,每次都以為那就是真理。」

Read more

by Cheryl Yu

唔好掉低我

隨想
睇到新聞話有個女人猝死,其夫撫屍激動道:「唔好掉低我!」 我腦海就即刻浮現返早幾日喺一個 facebook page (No one saves you) 度見到果句:“Most every goal you wish to achieve, whether you realize it or not, is a state of mind, and not a physical ... Read more

by Cheryl Yu

生活

例如有一些人,根本迷信,吃齋念佛燒香是為了求得保佑,但稱自己信佛。他們有的人茹素,並非發自慈悲惻隱之心,而是為了令自己成為所謂慈悲的人而戒掉肉食,倒果為因;到想吃時又不能吃,生怕因而不能得菩薩的感應和庇佑,出現內心掙扎 — 這是他們給自己作的繭。

Read more

by Cheryl Yu

u think u is who

隨想

“U think u is who” 是我以前常用的安慰(/恥笑?)說話,意即「你以為自己是誰」,以港式英 語表達,或多或少希望能增加其親切感(?);尤其在開導別人的時候,看似胡說八道的一句 chinglish,比較不那麼沈重。

Read more

by Cheryl Yu

貼著地面說愛你

情感

其實無能的執法機構,都衍生自現時崩壞的政府。他們正忙著維護特權;連本地市民的安全都未必維護得了,又怎能指望他們能夠保衛到其他生命……?動保與政治真的可以分割嗎?別傻了,從今天起,如果愛,就貼著地去愛動物吧。

Read more

by Cheryl Yu

傷信

情感

或許我的存在本身就是一個悲劇,看著如此黑暗醜陋的自己,我該如何自處及自愛?那應該不是我今世能修成的果吧。不自愛又如何愛人?我想我大概也欠你一個道歉,帶過給你太多憧憬,卻又無能力為把現實的幸福也一拼帶給你。我是一向太過自大吧,都忘記了要自量。對不起呢,衷心對不起。我們分手吧。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