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by: 滴牙膏

90後廢青。
寫自己想寫的,寫自己愛寫的。
擇善固執。勿忘初衷。


by 滴牙膏

剛滿十歲的精靈訓練員上

生活

有路人愛管閒事,見我一臉徬徨的樣子,主動告訴我小精靈的出沒位置;一次去捕捉鯉魚龍的時候,旁邊的玩家的手機只剩下百分之二的電源,另一個玩家馬上借用流動電源給他。在想,其實人未至於那麼冷漠和不值得信任,只是我們為世界的一切設下了複雜的前設。

Read more

by 滴牙膏

我的志願是寫一篇我的志願

隨想

依稀記得幼稚園紀念冊的首頁,有一欄要填上我的志願,至於寫了甚麼早就忘記了。小學二年級畫自畫像的時候,要在畫的下方寫我的志願,當時寫了教師。九年免費教育期間,對於有沒有被師長要求寫一篇〈我的志願〉並無印象,卻曾在一次高中的「隨筆」功課中以它作為話題。

Read more

by 滴牙膏

走到哪裏都是社會縮影

生活

我們走到哪裏都是社會的縮影,於我實習的醫院和病房亦然,白領一族打工的辦公室亦然。每個地方,都有我們喜歡的人,也有我們討厭的人。同時,都有喜歡我們的人和討厭我們的人。會遇到階級觀念相當重的人,亦會遇到只在乎互相尊重的人。而社會,就正正由一個個社會縮影組合而成。

Read more

by 滴牙膏

我詫異你詫異我寫日記

生活

屈指一算,都持續寫了五年多。但為日記獻上人生的第一次,是於小學三年級。小時候覺得甚麼都新奇有趣,任何事情也躍躍欲試,寫日記是其中之一。某天,手執一本卡通筆記簿就寫。起床、刷牙、更衣、和家人出門吃飯、很快樂,或者起床、刷牙、更衣、出門上學去、放學回家、很快樂,然後貼貼紙、蓋蓋印,就是本人九歲的時候所寫的日記。貫徹「三分鐘熱度」的性格,很快就沒寫了。

Read more

by 滴牙膏

張德肛,一路好走

政治

舉牌有用嗎?我只知道張德肛和梁振英這類人唯有等天收。時間返到五月十九日,當我在家中看《隔世追兇》重播時,電視台插播他上機準備離港的特別新聞。直播期間,主播和記者有十幾秒鐘都沒有講話,姊姊問:「點解無聲嘅?」「梗係無聲啦,送緊張德肛殯喎。」我回答。

Read more

by 滴牙膏

為甚麼補習?像我這樣的一個學生

生活

我卻遇過好幾個這樣的學生。他們補習,並非校內老師教得不好,而是根本沒在意課堂上老師講課的內容;並非需要專人指導,而是羊群心理,你補我補;並非為了應試秘笈,而是覺得補習天王「好靚仔」云云。要是本身都不認真學習,對十幾年免費教學嗤之以鼻,寧願花費幾千元看電視直播,本末倒置,實在可憐。

Read more

by 滴牙膏

嚮往阿美寮 — 挪威的森林讀後感

文藝

然而,越是看淡死亡的平凡、生命的無常,感覺越是沉重。萬萬也想不到,《挪威的森林》是第一本(可能是唯一一本)讓我讀到眼泛淚光的小說。那淚點,不是死別,而是生離──玲子姊和渡邊在月台道別的情境。「我們還活著,而且不得不只想到繼續活下去。」

Read more

by 滴牙膏

那些年,讓我抓狂的每日一篇

隨想

大概每個九十年代出生的香港人對「每日一篇」四個字並不陌生。簡單而言,它是一個供中小學生參與的網上閱讀計劃,旨在培養他們的閱讀習慣。身為曾經的參與者之一,說實話我對閱讀的興趣與「每日一篇」絲毫沒有關係,計劃效果成疑,不過當年它的確讓我沉迷過。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