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by: 讀者投稿

歡迎各位讀者踴躍投稿,來稿請電郵至 info@menjap.com

by 讀者投稿

雙毒男與湘獨男

國際

毛澤東曾這樣評論統一的大中華主義:「我是反對『大中華民國』的,我是主張『湖南共和國』的。有甚麼理由呢?大概從前有一種謬論,就是『在今後世界能夠爭存的國家,必定是大國家』。

Read more

by 讀者投稿

情種的世界

遊歷

在 Frankfurt 火車站出來偶然看到路標,走進了歌德故居。據解說,《少年維特的煩惱》就在這桌上完筆。我記得,是在大學歐遊時重看這薄薄巨著…… 那時的世界只有玫瑰和憤怒…… 似懂非懂卻又躁動不安…… 十多年後回望,或許 blessing in disguise,我還沒遇上一個恐怖的綠蒂,會讓我輕生讓我痴…… 又或者,沒酒精沒 jazzy music 挑逗的我,壓根和情種沾不上邊……

Read more

by 讀者投稿

我還是太年輕了

生活

前幾天,幾個朋友約出來聚。其中兩位朋友嗜酒,就約了黃昏近晚的時間到酒吧。我是完全不能喝酒的。對我來說,酒是一種有難以忍受的苦味飲料。到酒吧,也只能喝果汁。到了酒吧,我們各自叫了飲料,也叫了些小食。一會,朋友們的酒杯已經見底,就招手叫來一個侍應。來的是一個年輕的啤酒推銷員,也就是我們說的「啤酒妹」。

Read more

by 讀者投稿

電影「29+1」的啟示

影視

本地製作「29+1」表喻的,不只是一個女生「好驚好驚,好快 30 了」的焦慮和懷疑,我更感到是一種醒悟及發現。醒悟,是對自己、對「過早」習以為常的生活規律──如戲中職場 smart girl 林若君經常乘搭那輛計程車,那麼熟悉,那麼的每一天──突生痛心和難過,追尋的旅程由此開始。

Read more

by 讀者投稿

《音樂漫游 ─ Slow Music》演出之章:SP7 ─「嘉傢俬恩」的「陳慧琳 ─ Ask」

文藝

「因為我想在最後一首歌的部份作一個激烈一點,所以便想到要跟嘉嘉一同合作,來一個振興心情的作品!」Szeyan突然認真來解說,嘉嘉也開始接著說:「當然我們也嘗試過不同的方式來唱這首歌,但無論如何,激昂一點是無可改變的,所以我們便試試造型上配合一下來玩玩。」

Read more

by 讀者投稿

獨裁的敵人

政治

劉曉波被殺提醒了港人1989年的恐懼是真的,而且政權的本質沒有改變。相比起以往的各種極權,它的力量更強大,更懂得包裝自己的血刃。香港人當時沒有爭取實行自己想法(拒絕回歸),而相信、誤信或迫於無奈地加入了中國。

Read more

by 讀者投稿

《詭探》小評

影視

我將《詭探》比喻成亞視嘅作品咁去睇,演員唔係唔得,劇本唔知係咪真係得,但個製作就真係亞視咁……我呢啲比宜家香港市民低小小嘅審劇標準下,我只會覺得係「好睇」或者「唔好睇」。

Read more

by 讀者投稿

自此以後,我終於解開了心結

隨想

「唔好意思,你哋識唔識一個……係學校出曬名……好鍾意格仔裙嘅男同學?」單單係佢講廣東話呢一點,已經令兩個男仔都愕咗,而且係因為兩個男仔都係坐係樓梯級到,所以個女仔只可以彎前小小去問佢地,個畫面就靚到兩個男仔都失曬魂咁。

Read more

by 讀者投稿

叛神軍團 第一章九節

奇幻

「荷米!」一把清晰的女聲令荷米突然醒過來,是利雅。「你要相信!相信你手中的能力!相信神給你的一切!祂會給你戰勝惡魔的力量!請你將自己交給神吧!」說話後的利雅,再次集中精神,心無雜念,將力量發揮至盡,在小四身邊亮起了更強大的「神之光」。我相信你……荷米!

Read more

by 讀者投稿

叛神軍團 第一章八節

奇幻

這一幕的重遇,令利雅無法掩飾那多重複雜的感覺,恐懼、悲傷、喜悅、憤慨…… 是血緣的關係,二人的眼神也同樣帶著一份堅持的信念,不同的只是他們選擇了相反的道路,他就是利雅一直想找的人 ─ 洛亞。「為什麼妳會懂得使用『神之光』?妳也當上了天使嗎?」

Read more

by 讀者投稿

叛神軍團 第一章七節

奇幻

「這是什麼一回事?先不說小四幹什麼發瘋的打五行,這攻擊力也不是一般的拳頭!」感受過小四的拳風,荷米已想像到五行剛才沒有防備下所受的重擊,就算她身體再強壯,骨折也少不免,要是不小心被折骨插穿了心肺,更恐怕會性命不保,現在定要馬上離開,帶五行回城搶救,但又可以放下小四不管嗎?

Read more

by 讀者投稿

童年陰影(一)「兜巴星死你!」

隨想

細個我住公屋,三人單位,無房間,我同爸媽三人就迫喺三百尺空間,屋企發生嘅所有野我都知得一清二楚,包括阿爸每次賭馬每逢完左一場賽事都會同電話另一邊嘅戰友大爆流利粗口、阿媽同阿爸大大小小嘅吵架,阿媽同阿姨喺電話哭訴……

Read more

by 讀者投稿

叛神軍團 第一章六節

奇幻

「妳不是人類,為什麼會懂那些法術?」那頭烏鴉身上散出陣陣的殺氣,但沒有令利雅感到退卻,反過來刺激著她的戰意,令她更血脈沸騰。事實上利雅單憑牠剛才的說話,已經知道牠只是一個傀儡,如果是真正的魔使者,為怎會不知道「神之光」這種力量。

Read more

by 讀者投稿

叛神軍團 第一章四節

奇幻

一共十隻的人形生物將他們包圍,牠們長得像烏鴉,卻比人類更高大,雙腳站著,偶然會仰望大叫,叫聲劃破夜空,尖銳得令人感到刺耳。牠們除了有一對大翅膀,腳下的利爪及口部那鐵勾般的嘴,也是需要注意的致命武器。

Read more

by 讀者投稿

叛神軍團 第一章三節

奇幻

「這次我們偷回來的寶物,在國內知名度甚高,已經沒有可能在國內找買家,或者可以從國外消息較差的北部入手,找一些遊牧民族來洽商吧。」荷米聽到後有點緊張。北方的遊牧民族,都只是一些好勇鬥狠的野蠻戰士,真的會有這種經商的人嗎?要是他們看中了,只搶不買,那就十分糟糕了!

Read more

by 讀者投稿

叛神軍團 第一章二節

奇幻

「這裡應該是瑞克村……位於南方大國「亞佩路嘉」的國境之外。按地理位置來說,這裡應該是最適合以攻打「亞佩路嘉」邊境城市「克里米城」的最佳據點……但經過長年累月的戰爭,村民為了逃避戰火,已紛紛逃到其他的地方,令這裡成了荒廢的村落。」

Read more

by 讀者投稿

叛神軍團 第一章一節

奇幻

天使、惡魔、人類、星體還有怨靈,他們都是居住在不同的空間,彼此也有屬於自己的法則。按照不同的法則,世界培養出群體獨有的特性,如生活在神界的天使擁有堅強的信念及意志,而活在魔界的惡魔則重視平等的契約,因此自古以來,五界也為著極端差落的價值觀,而發生大大小小的磨擦,爆發零碎戰爭。

Read more

by 讀者投稿

建設智能城市

社會

要令城市能夠回應人的需求,就要賦與城市和人相對應的能力。有效的溝通並非單方面能夠達成的,城市在依靠現今資訊科技獲得感知的同時,人亦從中得到了訴求的渠道。城市從長期而全面性的數據資料中,藉著分析進行著預測和規劃,人的訴求被間接地和被動地觀察和聆聽著。

Read more

by 讀者投稿

那些陌生男子

隨想

在香港,我相信大部份女孩子或多或少也曾經遇過不同程度的性騷擾,我亦曾經遇過,一直以來都甚少向別人提及,今日突然很想分享一下,好讓女孩子們有所警惕,加以防範。

Read more

by 讀者投稿

人生與藝術

文藝

我想起五四時期,有期中兩派分歧很大,一群是「為人生而藝術」,就是寫自己想寫的,展現個性,另一群是「為藝術而人生」。(當然五四時的為藝術而人生和現在這裏說的不同。)很多人都想為人生而藝術,但當藝術不能活我人生,我再憑什麼去藝術呢?

Read more

by 讀者投稿

小王子與衣著獨特的人

隨想

那人望著小王子,像是望著小王子心中的那朵玫瑰花那般,過了一會,然後說:「我要找的東西在這裡,也在心裡。因為在心裡,所以我清楚知道自己追求的是甚麼,我在心裡很明白。因為在這裡,所以我確信我可以找得到,滿足到我自己。」

Read more

by 讀者投稿

路,一直都在

隨想

我想告訴正在對前途迷茫的你們,當生活將你們折磨得不堪設想,也要努力尋找生活中的小確幸,而且,路,一直都在,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路,現在找不到請不要氣餒,放棄是很容易,堅持走屬於自己的路是件艱苦的事,但結果會令你滿意,起碼你嘗試過,跌過,碰過,這才是活出豐盛人生。

Read more

by 讀者投稿

又到當選民當傻仔嘅時候

政治

係香港做得工程就有一種覺悟:工程界就係建制派。咁係冇辦法,因為工程界就係仰政府鼻息,政府有工程做就有工開,政府比條難路你行,你就可以執笠。而且我成日打比喻話,工程界就係靠啄鱷魚牙隙肉碎生存嘅雀仔。鱷魚搵到食,我哋就可以偷啲頭頭尾尾食,大部份雀仔都唔會計較隻鱷魚有冇道德。

Read more

by 讀者投稿

成長的作弄

隨想

關於成長和戀愛,《六弄咖啡館》算是近期看過的與成長相關的電影中,其中一部比較催淚而驚艷的電影。雖然已過去一個多月,但我現在才提起,算是一種趁墟吧。有人說這故事爛尾,又有人說這又是賣弄青春的白爛梗。但在我的眼中,這也是一部引人細想的劇。「人長大了,就會改變,而你好像…… 忘了長大了。」

Read more

by 讀者投稿

某一個星期六早上的盧偉國

政治

講完半個鐘自己坎坷嘅身世(其實又唔係串膠花做學徒,在那個年代有書讀又算得幾坎坷?),話題一轉,又講到香港幾好都有,最衰就係拉布。拉布拉布拉布,filibuster filibuster filibuster,成個 talk 唔知講左幾多次拉布。一路講立法會如何被拉布所累,大家冇啖好食,一路講到咬牙切齒。喂等一等,說好了的「持續發展」題目呢?

Read more

by 讀者投稿

黃琛喻 跨越現實的橋樑

政治

本土一詞近年急速走紅,琛喻從出書,到理念、政綱亦以「本是老土 Oldcalism」為脈絡,她解釋道:「『本土』本身是文化上的一種價值觀,我希望把『本土』從政治上拉回到文化和情感之上,追溯它的根源。這就是我的『本是老土』,『本土』不等同排外,本土是一種集體認同感。

Read more

by 讀者投稿

香港 有種人

社會

遇上一百個人,便有一百個故事。碰上一百種人,便有一百種個性。一個香港,我相信超過一百個故事,一百種個性,一百種風景,一百個可能,在於你用怎樣的心態發掘這城市不平凡不為人知的一面。

Read more

by 讀者投稿

風信子

隨想

當一朵花注定要枯萎時,澆再多的水,也不會再開,這已不是水的問題,而是時節的使然。當一段感情注定要逝去,給再用力的愛,也回不了最美,已不是付出與收穫的關係,而是緣分的期限。

Read more

by 讀者投稿

小船

隨想

「莉莉是不存在的。」這是她的前妻親眼看見她與一個男人親吻後,跟她口角時說道。那時侯,前妻一時接受不了,她認為這是錯誤的,因此極力否定莉莉的存在權利。我是一艘小船,一艘曾害怕被工匠眼光審判的小船。

Read more

by 讀者投稿

Two is better than one

隨想

黃昏。天空如被血浸染般腥紅。她終於正眼凝視男孩,再瞥了瞥通往大堂的樓梯。跳下去,只有一步;走下去,卻有沉重的百多步。女孩鼓起勇氣,說:「你願意跟我走下去嗎?一起走。」

Read more

by 讀者投稿

給各位有自殺傾向的同學仔的一封信

社會

上學期的某一天,我趁談小組報告期間走出去找一道隱蔽的地方自殺。坦白說,我真是喘不到氣,功課、壓力就好像很多計時炸彈一樣綁在身上,真的很辛苦。到了真正了斷自己的一殺那,我下不到手,因為原來我對死亡有恐懼,沒有這樣大的勇氣。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