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by: 讀者投稿

歡迎各位讀者踴躍投稿,來稿請電郵至 info@menjap.com


by 讀者投稿

好上司

職場

一個無架子,又玩得埋,又會教你同鼓勵你嘅上司,都真係世間難求,因為由自己同事,或者朋友口中聽到嘅,都發現大部份嘅上司都唔太好,有啲甚至乞人憎,所以當真係遇到好上司,請好好尊重佢,同喺佢身上學習一下,一定對你有幫助。

Read more

by 讀者投稿

令人心動的笑容

情感

當我推開門進入琴行時,竟然隱約聽到有琴聲從最後一間房裡傳出。我好奇地問接待處的小妹,原來是租房練琴的。「這幢大廈有好幾間琴行,為何會選上我們這間?」

Read more

by 讀者投稿

這個號碼

情感

終於到他出場比賽,我的視線一直看著他,雖然看不懂,但他的動作令我覺得像行雲流水一般,比起其他球員,他的動作像跳舞一般優雅。他投籃後,只是微微一笑,反而他的隊友得分後,他笑得很燦爛,並與他們撀掌。直至球賽結束,仍無法看清楚他的名字,只能記住球衣的號碼──5號。

Read more

by 讀者投稿

多謝你

情感

「你對她最大的用處,就是當她有事,便會找你這『巨神兵』保護她那個女神吧!」「最少我們還能保持這種關係,難道我跑去跟她表白嗎?萬一被拒絕了,恐怕連『兵』也沒我份……」「你見她與其他男伴一起,你卻裝作不在乎,說甚麼只要她高興你便高興,最後你只會自己躲起來傷心,正常男人都想佔有她時,你卻說不要那麼傷害她……」

Read more

by 讀者投稿

要怎樣找到快樂

情感

我們一起睡在你的單人床上,但實在太擠迫,我只好側身躺著。你也側身過來,面對面的看著我:「抱著我好嗎?」我的手搭在你肩上,你也抱著我,枕在我的肩頭上。你抬頭看看我,突然吻我的臉頰一下,然後笑著說:「晚安。」隨即閉上雙眼睡覺。

Read more

by 讀者投稿

雙毒男與湘獨男

國際

毛澤東曾這樣評論統一的大中華主義:「我是反對『大中華民國』的,我是主張『湖南共和國』的。有甚麼理由呢?大概從前有一種謬論,就是『在今後世界能夠爭存的國家,必定是大國家』。

Read more

by 讀者投稿

情種的世界

遊歷

在 Frankfurt 火車站出來偶然看到路標,走進了歌德故居。據解說,《少年維特的煩惱》就在這桌上完筆。我記得,是在大學歐遊時重看這薄薄巨著…… 那時的世界只有玫瑰和憤怒…… 似懂非懂卻又躁動不安…… 十多年後回望,或許 blessing in disguise,我還沒遇上一個恐怖的綠蒂,會讓我輕生讓我痴…… 又或者,沒酒精沒 jazzy music 挑逗的我,壓根和情種沾不上邊……

Read more

by 讀者投稿

我還是太年輕了

生活

前幾天,幾個朋友約出來聚。其中兩位朋友嗜酒,就約了黃昏近晚的時間到酒吧。我是完全不能喝酒的。對我來說,酒是一種有難以忍受的苦味飲料。到酒吧,也只能喝果汁。到了酒吧,我們各自叫了飲料,也叫了些小食。一會,朋友們的酒杯已經見底,就招手叫來一個侍應。來的是一個年輕的啤酒推銷員,也就是我們說的「啤酒妹」。

Read more

by 讀者投稿

電影「29+1」的啟示

影視

本地製作「29+1」表喻的,不只是一個女生「好驚好驚,好快 30 了」的焦慮和懷疑,我更感到是一種醒悟及發現。醒悟,是對自己、對「過早」習以為常的生活規律──如戲中職場 smart girl 林若君經常乘搭那輛計程車,那麼熟悉,那麼的每一天──突生痛心和難過,追尋的旅程由此開始。

Read more

by 讀者投稿

獨裁的敵人

政治

劉曉波被殺提醒了港人1989年的恐懼是真的,而且政權的本質沒有改變。相比起以往的各種極權,它的力量更強大,更懂得包裝自己的血刃。香港人當時沒有爭取實行自己想法(拒絕回歸),而相信、誤信或迫於無奈地加入了中國。

Read more

by 讀者投稿

《詭探》小評

影視

我將《詭探》比喻成亞視嘅作品咁去睇,演員唔係唔得,劇本唔知係咪真係得,但個製作就真係亞視咁……我呢啲比宜家香港市民低小小嘅審劇標準下,我只會覺得係「好睇」或者「唔好睇」。

Read more

by 讀者投稿

自此以後,我終於解開了心結

隨想

「唔好意思,你哋識唔識一個……係學校出曬名……好鍾意格仔裙嘅男同學?」單單係佢講廣東話呢一點,已經令兩個男仔都愕咗,而且係因為兩個男仔都係坐係樓梯級到,所以個女仔只可以彎前小小去問佢地,個畫面就靚到兩個男仔都失曬魂咁。

Read more

by 讀者投稿

童年陰影(一)「兜巴星死你!」

隨想

細個我住公屋,三人單位,無房間,我同爸媽三人就迫喺三百尺空間,屋企發生嘅所有野我都知得一清二楚,包括阿爸每次賭馬每逢完左一場賽事都會同電話另一邊嘅戰友大爆流利粗口、阿媽同阿爸大大小小嘅吵架,阿媽同阿姨喺電話哭訴……

Read more

by 讀者投稿

建設智能城市

社會

要令城市能夠回應人的需求,就要賦與城市和人相對應的能力。有效的溝通並非單方面能夠達成的,城市在依靠現今資訊科技獲得感知的同時,人亦從中得到了訴求的渠道。城市從長期而全面性的數據資料中,藉著分析進行著預測和規劃,人的訴求被間接地和被動地觀察和聆聽著。

Read more

by 讀者投稿

那些陌生男子

隨想

在香港,我相信大部份女孩子或多或少也曾經遇過不同程度的性騷擾,我亦曾經遇過,一直以來都甚少向別人提及,今日突然很想分享一下,好讓女孩子們有所警惕,加以防範。

Read more

by 讀者投稿

人生與藝術

文藝

我想起五四時期,有期中兩派分歧很大,一群是「為人生而藝術」,就是寫自己想寫的,展現個性,另一群是「為藝術而人生」。(當然五四時的為藝術而人生和現在這裏說的不同。)很多人都想為人生而藝術,但當藝術不能活我人生,我再憑什麼去藝術呢?

Read more

by 讀者投稿

小王子與衣著獨特的人

隨想

那人望著小王子,像是望著小王子心中的那朵玫瑰花那般,過了一會,然後說:「我要找的東西在這裡,也在心裡。因為在心裡,所以我清楚知道自己追求的是甚麼,我在心裡很明白。因為在這裡,所以我確信我可以找得到,滿足到我自己。」

Read more

by 讀者投稿

路,一直都在

隨想

我想告訴正在對前途迷茫的你們,當生活將你們折磨得不堪設想,也要努力尋找生活中的小確幸,而且,路,一直都在,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路,現在找不到請不要氣餒,放棄是很容易,堅持走屬於自己的路是件艱苦的事,但結果會令你滿意,起碼你嘗試過,跌過,碰過,這才是活出豐盛人生。

Read more

by 讀者投稿

又到當選民當傻仔嘅時候

政治

係香港做得工程就有一種覺悟:工程界就係建制派。咁係冇辦法,因為工程界就係仰政府鼻息,政府有工程做就有工開,政府比條難路你行,你就可以執笠。而且我成日打比喻話,工程界就係靠啄鱷魚牙隙肉碎生存嘅雀仔。鱷魚搵到食,我哋就可以偷啲頭頭尾尾食,大部份雀仔都唔會計較隻鱷魚有冇道德。

Read more

by 讀者投稿

成長的作弄

隨想

關於成長和戀愛,《六弄咖啡館》算是近期看過的與成長相關的電影中,其中一部比較催淚而驚艷的電影。雖然已過去一個多月,但我現在才提起,算是一種趁墟吧。有人說這故事爛尾,又有人說這又是賣弄青春的白爛梗。但在我的眼中,這也是一部引人細想的劇。「人長大了,就會改變,而你好像…… 忘了長大了。」

Read more

by 讀者投稿

某一個星期六早上的盧偉國

政治

講完半個鐘自己坎坷嘅身世(其實又唔係串膠花做學徒,在那個年代有書讀又算得幾坎坷?),話題一轉,又講到香港幾好都有,最衰就係拉布。拉布拉布拉布,filibuster filibuster filibuster,成個 talk 唔知講左幾多次拉布。一路講立法會如何被拉布所累,大家冇啖好食,一路講到咬牙切齒。喂等一等,說好了的「持續發展」題目呢?

Read more

by 讀者投稿

黃琛喻 跨越現實的橋樑

政治

本土一詞近年急速走紅,琛喻從出書,到理念、政綱亦以「本是老土 Oldcalism」為脈絡,她解釋道:「『本土』本身是文化上的一種價值觀,我希望把『本土』從政治上拉回到文化和情感之上,追溯它的根源。這就是我的『本是老土』,『本土』不等同排外,本土是一種集體認同感。

Read more

by 讀者投稿

香港 有種人

社會

遇上一百個人,便有一百個故事。碰上一百種人,便有一百種個性。一個香港,我相信超過一百個故事,一百種個性,一百種風景,一百個可能,在於你用怎樣的心態發掘這城市不平凡不為人知的一面。

Read more

by 讀者投稿

風信子

隨想

當一朵花注定要枯萎時,澆再多的水,也不會再開,這已不是水的問題,而是時節的使然。當一段感情注定要逝去,給再用力的愛,也回不了最美,已不是付出與收穫的關係,而是緣分的期限。

Read more

by 讀者投稿

小船

隨想

「莉莉是不存在的。」這是她的前妻親眼看見她與一個男人親吻後,跟她口角時說道。那時侯,前妻一時接受不了,她認為這是錯誤的,因此極力否定莉莉的存在權利。我是一艘小船,一艘曾害怕被工匠眼光審判的小船。

Read more

by 讀者投稿

Two is better than one

隨想

黃昏。天空如被血浸染般腥紅。她終於正眼凝視男孩,再瞥了瞥通往大堂的樓梯。跳下去,只有一步;走下去,卻有沉重的百多步。女孩鼓起勇氣,說:「你願意跟我走下去嗎?一起走。」

Read more

by 讀者投稿

給各位有自殺傾向的同學仔的一封信

社會

上學期的某一天,我趁談小組報告期間走出去找一道隱蔽的地方自殺。坦白說,我真是喘不到氣,功課、壓力就好像很多計時炸彈一樣綁在身上,真的很辛苦。到了真正了斷自己的一殺那,我下不到手,因為原來我對死亡有恐懼,沒有這樣大的勇氣。

Read more

by 讀者投稿

讓勇武抗爭變為常態

政治

現今的香港政府,不惜在新年此等喜慶節日也要與民為敵的香港政府。這些難道黃絲們不知道嗎?面對這樣瘋狂的一個政府,難道他們以為打悲情牌還有用嗎?他們若看過新聞,理應知道有途人路經旺角被手臂的延伸打中,理應知道黑警就是不辨對方是示威者還是路過的港豬,總知非我同僚必然狠狠下手。

Read more

by 讀者投稿

政治如何改變一個人

政治

爸:「香港成日都有人唔見左架啦,成日啲沙灘都間唔中有浮屍」媽:「 如果係中央捉左,做咩要俾佢打電話報平安!」我著實是無言,我說:「如果有一日,我突然消失左,咁你地又會點諗?」

Read more

by 讀者投稿

十年之後,會否為時已晚?

影視

見到當中回憶片段,諗返起去年夏秋之交,自己同好多香港人做過既好多野,不禁又悲從中來。到底我地為左香港,為左社會既將來,為左大家既尊嚴,可以付出幾 多,需要付出幾多?我有時都覺得自己好煩,點解硬係放唔底,硬係唔可以嘻嘻哈哈咁食每一餐飯,傾每一次計,但係我真係唔憤氣,點解社會係咁唔公平我地就一 定要接受?

Read more

by 讀者投稿

阿強的故事(下集)

社會

去年收到的都只是 WhatsApp 裡以 icon 堆砌的 Merry Christmas 吧。極其量從信箱裡收到的都是文具店有售的現成聖誕咭,上一封收到的自家製聖誕咭已經是小學勞作堂那同學送的了,那同學?什麼樣子?什麼名字?已經忘記了。

Read more

by 讀者投稿

阿強的故事(上集)

社會

周邊的路人都埋頭在玩 iPhone,電話能夠打出打入不就已很足夠嗎?各式各樣的連鎖商店佔據了每一個地舖,快要連人情味也被淘汰了,今時今日需要的是服務態度。城市中仍有一些碩果僅存的城市綠洲,花墟,真的很綠。

Read more

by 讀者投稿

山丘

隨想

看著身邊的景物,心裡總能立刻響起某些歌作為背景音樂,某些多年前的新歌。當這些「新歌」不斷在心裡迴盪,卻同時又會方意識到那時的笑臉和哭臉都不會再回來了,好友可笑的服飾、和好友打過的架、和爸吵過的架、爺爺烹調的餸菜,都是回不來的血汗和氣味,就算仍然在那裡的老地方都不會結伴再去了。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