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by: Edkin

時間長河中的驚鴻一瞥

by Edkin

在笑不出聲的時候

社會

而在這個時候,香港的各個界別卻不見得有任何人為這些異見人士發聲。要說香港一直都是政治冷感嗎?中國南海主權糾紛的時候,不是有很多愛國藝人都自拍表態嗎?眾多宗教界的領袖不是都在林鄭月娥的號召下為香港祈福嗎?當律政司史無前例地向集會示威的人是追加判刑,香港的社會卻是出奇的寧靜。

Read more

by Edkin

我們一起殺掉的孩子

政治

這些年青人都是百分百的政治良心犯。他們不是偷不是搶,甚至乎講不上是暴動。那一天晚上我都在場,來來去去都是那幾個左膠,拳頭都沒有揮一下,用幾枝爛鬼竹竿(本來是用來支撐標語的),天真地嘗試去打開立法會的大門。

Read more

by Edkin

Beer Run ― Why So Serious?

生活

《全城街馬》的 Beer Run 是什麼呢?正式來說這個項目應該是 Beer Mile 才對。這個項目源起於北美洲的大學校園每個週末的 Beer Garden,即是個學生屬會以大量入貨方式,提供廉價啤酒,讓學生在下課後的校園裏飲酒狂歡。酒過三巡,當然荒誕事情一籮籮,不必一一細表。

Read more

by Edkin

中國萬達雅培九大馬拉松你要不要?

體育

最高規格的馬拉松,應該有自由的靈魂和接納包容的勇氣。所以波士頓馬拉松開創了女子參賽的先河,也是首批設輪椅分組的賽事之一。我想請問,如果中國其中一個賽事成為了大滿貫賽,台灣的跑者又能不能夠自由自在地拿出台灣的青天白日旗出來披在自己的身上呢?

Read more

by Edkin

UA 拉乘客落機 花生?華裔?公關災難!?

社會

這段新聞第一件事 alert 到我的是「華裔」這兩個字。似乎跟隨這幾年間大國崛起之後,「華裔」這兩個字就變得不容冒犯。有很多人有一種奇怪的代入,覺得葉問被鬼佬欺侮的年代仍在, 一有什麼不妥當就覺得是因為華裔所以被人針對。甚至有時演變得像有被害妄想症的一樣。

Read more

by Edkin

走在集中營的地上

遊歷

原本的集中營,現在除了圍牆和看守塔臺之外幾乎都只剩下原本營舍的地基。其中兩座營舍特地留下來,讓後人可以親眼目睹當日集中營的慘況。櫛比鱗次的雙層床住上了好幾百人,中央一個大面盆還有 一排毫無間隔的厠座,靜靜地讓你想像到當日人比畜牲的景況。走出門外,赫然發現當時把囚徒吊起行刑的木架仍然佇立如儀。

Read more

by Edkin

談渣馬獎牌 ― 絕對歡迎的 Less evil

體育

渣馬舉辦這麼多年,終於開始有部份跑手意識到業餘田總那種不思進取的態度。每個缺點要等田總自己改善,還不知道要等多幾多個十年。與其如此,倒不如讓田總把項目外判出去,用外部的公司發揮所長把事情做好,田總就繼續像以往一樣留在辦公室數銀紙就好了。

Read more

by Edkin

渣打馬拉松 給慢跑者的攻略(2017版)

體育

西隧另一個令跑者心碎之處,就是當你以為踏出西隧重見光明時,等候你的並不是平坦大道,而是拐一個彎爬上干諾道天橋。這段斜路是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不少希望全程堅持跑、不步行的跑者,熬到這裡也終於洩氣步行了,有的更是一拐一拐。

Read more

by Edkin

虛榮戰衣

體育

我最愛穿到外地的是 Translantau 的跑衫,一前一後,大大隻字“HONG KONG”,盡顯本土歸屬感。剛過去的HK100也很好,熱昇華印全彩夠奪目,cutting 好,還要有大大個“100% HONG KONG”在胸口,很熱血。

Read more

by Edkin

短評渣打跑手包(2017)

體育

揭下本選手手冊。今年比去年進步咗, 終於肯俾錢請插畫師畫個封面。可惜一打開,依然係見到梁振英同劉江華,SHIT。好,就當時運低睇到污糟嘢(年年時運低sosad)。然後就看到大會表列出過往各屆冠軍的名字和時間, presentation已經比往年好,奈何不是每一個跑者都有相片,相片的的質素也非常糟糕,彷似是從他人臉書上面偷icon來做一樣,起格以至模糊不清,好肉酸。

Read more

by Edkin

吸毒以外的一件小事

隨想

是十幾年前的事了。那時我有一位在波士頓念書的台灣朋友,很高興的告訴我要去大西洋城看蘇永康的 show。喂,從波士頓過去,可不是搭巴士到紅館,而是要開半天車的。朋友和女友高高興興的到大西洋城看表演渡週末,回來卻是怒氣沖沖。

Read more

by Edkin

釋法之後,我們頭上的一把大刀

政治

你今天可能很討厭梁遊兩人,但以後譚惠珠,馮煒光,周融這樣的人越來越多,你也再沒有機會作選擇。噢,法官還説釋法可以追溯到 1997 年、、、 然後所謂民主派只要有所忤逆,政府大概也可以馬上取消議員資格,然後再追討十年工資。這樣一把大刀放在後頸,就看誰還有膽量繼續「說三道四」。

Read more

by Edkin

不憚以最壞的惡意來推測中國人

政治

還以為當年人大釋法改寫行政長官產生辦法已經是香港最黑暗的一章,想不到今日法院的判決,才真正把香港推進地獄深淵。兩位依照香港法律由市民 一人一票所選出的議員,受「中國」的法盲機構人大所影響,竟然被法院宣判失去議席。歷史上一定要記下這無法無天的一筆。

Read more

by Edkin

為建制助攻

政治

有氣力寫文批評朱凱廸為什麼不寫文去追擊梁君彥的國籍問題? 有時間研究「扑嘢」「支那」, 為什麼不去研究陳維安有什麼權力去阻止議員宣誓? 得閒對非建制開火,不就等於為建制助攻?

Read more

by Edkin

寶貝,我要和妳做愛

社會

英文既話我打一千次都係咁自然流暢,甚至乎要講出口都冇問題。”Babe, I ‘ll make love to you”, how sweet it is! 一用中文講就弊,舌頭打結不在話下,連感覺都怪雞非常。我敢講,若果你夠膽用中文對相識不久既女伴講「寶貝,我要和妳做愛」,那陣甜蜜的氣氛肯定冇左大半,伊人恐怕要馬上要重新打量你既為人(相處日久的就會以為你有病或者玩野)。

Read more

by Edkin

給何秀蘭和她的支持者:請退選吧!

政治

一個何秀蘭,趕走一個工聯會郭偉強,再保送多兩個非建制的年青人入局。這樣的結果,比起最後黯然落選更要光彩和有意義得多。以後我們記得的就是一個犧牲自己去成就年青人的何秀蘭,而不是另一個棧戀議席的老泛民。何 ee,我由反對拆卸天星碼頭開始認識你,也一路支持你。但今次為了年青人,為了反建制,請你退選吧。

Read more

by Edkin

孫楊與荷頓 熊倪與盧根尼斯

體育

說起來我也想不出在什麼時候我們對中國隊的歸屬感差了那麼多,08 京奧時好像都還好,急劇地變壞應該就是這幾年吧。現在看中國隊就像看著亞洲其他國家隊一樣,「最多」感覺親切,但卻一定不再有勝負與共的感覺。而上一次自己看比賽看得熱血賁張的時候,竟已經變成了是世界盃足球外圍賽的香港隊對中國隊。

Read more

by Edkin

九月選舉,關梁天琦咩事?

政治

如果希望香港能獨立自主的民意是社會大勢,那麼即使再禁止多一個兩個梁天琦參選也沒有辦法阻止香港一步一步變得更加獨立。所以,關梁天琦被禁參選咩事?更重要是香港人選擇怎麼投票。香港人要骨氣還是要過猪式生活?就姑且看看九月選舉之後的結果吧。

Read more

by Edkin

給最好的爸爸

情感

父親年青的時候也愛好攝影,但工作佔了他大部分的時間,能夠拍照的時間始終不多。回看他的「作品」,除了年青時拍的一點風景照外,其實大部分都是我們小時候的相片。當我們稍為長大之後,他漸漸也沒有拍照了。後來到買相機給我的時候,他對當時相機的規格已經脫節,只知道這部相機是中價位之中最新最好的,就算不太清楚相機的功能,都照樣買下來送給我。

Read more

by Edkin

從紀念李旺陽到離開六四

政治

悼念六四悼念了二十多年,就當一班沒有見識過六四的廢青不更事,但整個社會裏面,除了每年在維園有幾萬人自 high 一晚,其餘的 364 日之中還有聯合到幾多個當年一起上街的人?個個自認情操高尚,繼續要平反六四的前輩,你們幾時可以面對已經沒有什麼人再悼念六四的現實?你們試過做什麼事情去影響和改變同輩人?

Read more

by Edkin

城大塌屋頂:不是工程問題,是常識問題

社會

不需要有什麼專業知識,一個有點常識的人如果走在鋼屋頂上,都會覺得在上面放置任何重物都不妥當。但是當人太離地,既沒有現場視察環境,也有沒有親手抱起過一包泥土,不知道泥土的重量,只會一味執行指令,就會發生在鋼屋頂上面堆滿泥土這種荒謬事情。

Read more

by Edkin

一地死人橙 一地無動於衷

社會

畢竟剛剛才出現了致命的交通意外,很多人基於同理心,應該沒有辦法下手去拿那些生果。但對很多眼中只有「生活」的人來說,不管因為什麼大道理而放下這些反正都要當成是垃圾處理的生果,也不過是偽善。

Read more

by Edkin

當日本人堅持正寫漢字

社會

在異地的早餐桌上看到日本人為「漢字正寫」而爭論,也只可以為香港人感到悲哀。竟然番邦的殖民者也沒有剝奪我們的文字,但在南進的侵略者以「祖國」之名下,竟使大衆默默認命丟棄自己的文字。

Read more

by Edkin

當官員說法治 說的其實是、、、

政治

但如果拘捕並不需要講求證據,起訴亦無規範,市民需要自己求證以證自己清白, 那麼這已經不是我們香港所理解的「法治」。這一切無須法理基礎的行動,又何需專業的執法者和專業的律政機構去執行?隨便找一個孔武有力的壯漢做「警察」, 隨便一個會讀稿的就可以做法官吧?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