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by: 何羚

本來想賣弄文章風花雪月,但在大時代,風花雪月都成奢侈,都係做返偽文青

by 何羚

聽唐滌生講故事

文藝

唐滌生就像粵劇界的金庸,作品歷久彌新,雅俗共賞,更能提高人文質素品味。相對於金庸的傳世俠客,唐滌生鈎劃出來的,是一個個痴男怨女的言情故事。他的匠心之處,是把人物在短短的幾段戲曲中立體呈現,這種能耐,全憑當中高超的說故事技巧,以下兩個,是我挺喜歡的「故事」……

Read more

by 何羚

恐怕這個璀璨都市 光輝到此

社會

欽點過後,朋友都用達明一派金曲《今夜星光燦爛》的金句「恐怕這個璀璨都市光輝到此」洗版,家中都開始討論移民的問題,這亦是共產黨其中一個目標:把對高壓統治有異議的人,逼離這個城市,即使這班人,才是真正建設這個城市的人。

Read more

by 何羚

林鄭會用羅永聰?

政治

剛結束的選舉論壇,金句連連,最令我再三回味的,卻是林鄭「挖角」的言論。以林鄭的人物性格,邀請羅永聰過檔之說,絕不可能出於欣賞,很大程度只是為了揶揄薯片叔叔亮麗的選舉工程,只是靠有一群幕後功臣,而非他的個人本事。可她這樣說,反讓薯片叔叔盡顯他用才、惜才的氣度,大有「周公吐甫,天下歸心」的形象。話說回來,你認為林鄭真會用羅永聰嗎?

Read more

by 何羚

林鄭做特首,會有好下場?

政治

好了,如果冊封由林鄭做特首,她的下場會如何?且看故宮分店事件。不知那位高人的主意,想用明、清的皇氣,來召喚香港人對共朝的愛戴,順道收取馬會的三十五億港元。這極可能是林鄭的特首試題第一題,但對香港人來說,這是一次尤如「刧財刧色」的勾當。

Read more

by 何羚

奇異博士打開跟中共「講數」之門

政治

是的,中共就如多瑪姆般,太強大了,所以,我們其實都死了好多次:我們政府的優質管治死了,全球最精良的警隊死了,廉潔死了,新聞自由死了,教育死了,公平的選舉死了,如今法治都死了。其實我們已輸了好多次,為何還怕輸?我們無力阻止中共/土共再破壞,就只有找講數位。

Read more

by 何羚

共朝屁民育成策略

政治

梁頌恆和游蕙禎的宣誓事件,在經歷十九年磨練的香港人眼中,本來不過是一個低層次的小學雞事件,除了反映梁游兩人的質素之外,根本不值一哂。然而,這麼一個香港內部的政治小鬧劇,既沒有抵觸立法會的章程守則,也不存在任何重大缺失,但郤離奇地惹來不明來歷不明國藉的全球華人不滿。

Read more

by 何羚

要救香港,請離開網絡

政治

所以,也請大家一起打這場選戰,先離開網絡,為對香港真正有承擔和光明磊落的非建制候選人拉票。而非建制候選人,也不要只沉醉在論壇上跟建制派及只懂挑撥離間的候選人的雄辯中,你們是時候共同商討怎樣守住整個投票過程,不要讓舞弊的手段輕易得逞。

Read more

by 何羚

別讓香港的百年文明被荒謬偷走

社會

即將進行的立法會選舉,將是香港與土共政權的一次對賭。若讓建制派佔大多席位,香港百年基業休矣。如今政府已大吹黑哨,以不法手段阻止異見人士參選,你認為它會介意你發現種票和造票的情況嗎?傳聞的七千警力保護選舉秩序,你認為真是為了保護正正經經去投票的選民嗎?

Read more

by 何羚

城寨選民

社會

對香港人而言,九龍城寨最重要的集體回憶,就是「三不管」。隨着九龍城寨變成公園後,「三不管」正式成為歷史名詞。相信香港人造夢也想不到,在特區政府的管治下,香港人又再感受「三不管」的滋味。

Read more

by 何羚

原居民

保育

今天的黃埔街仍看到幾十年前的唐樓群,街上也零星地存着幾家賣髪品的老店及街坊食肆。雖然已見到借發展圖利的地產商蟄伏其中,但黃埔街仍奇蹟地未被發展巨輪全然輾過

Read more

by 何羚

魔幻香港

政治

八號風球了!我跟丈夫說,他可以多睡一會,他郤意為我在作弄他。看看手機,果然是八號風球。一定玩得太累了,睡醒應該會沒事。醒來之後去上班,街上有點滿目瘡痍,但仍是我認得的香港,我認得的。後來,在網媒報導,當選區議員的陳國強,和二月打了一場漂亮選戰的梁天琦,被宣佈選舉提名無效。原因,是選舉主任認為……

Read more

by 何羚

從 Guanxi 看到香港淪落式融合

社會

「關係」的一個簡明概念,可以說是一套具有「中國特式的系統化的貪污濫權潛規則」。它把扭曲的制度和骯髒而不誠實的手段模糊化、正規化,並把奉公的平民百姓完全排斥在既得利益者的「關係」圈外,肆意地蠶蝕社會的資源和他人的權利。牛津字典把 Guanxi 納為港語,是無心之失?還是看到 Guanxi 已在香港落了藉……唉!

Read more

by 何羚

香港地運九十九年

社會

所以若問:是否同意「行政長官選委會和立法會的組成更具代表性,會提升香港的全球競爭力」,就好像是說:如果解決了用人唯親/笨的問題,香港會否有運行?應不會有太多其他方向的答案。九月的立法會選舉,可能是香港人突破九十九年地運宿命的機會。香港人,今次點都要贏!

Read more

by 何羚

非建制派的誤算

政治

一直以來,泛民的認知,都是港英時期遺留下的制度,有關概念是以公民社會作為基礎,以契約精神為依歸。但在於中共的認知,公民社會是不存在的,有權盡濫亦是常規。為了達到目的,更是違約無罪,造假有理。因此,在中共取得香港管治權的十九年來,從來沒有打算讓由西方社會建立的文明制度持續。

Read more

by 何羚

別逼我戀殖

政治

誠然,英國對她的殖民地子民並非疼愛有加,只是在英治時期,管治及民生的基礎,大都建立於「法」和「理」之上,而西方社會所說的法和理,是附帶有歷史性、社會性、邏輯性和以人為本的。但在現代中國,歷史是忌諱,法、理、社會和邏輯,都只有兩個簡單的基礎:金錢和濫權。所以中共政府不明白,中國這麼富有,又是主權國,錢和權都在我手,為甚麼你們這班香港刁民還不就範。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