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by: Jeanne

八十後,喜歡動漫、攝影、行山、閱讀和寫作。

by Jeanne

點五步:青春是一份勇氣

文藝

猶記得最初在戲院看了預告,難以想像香港竟然會有棒球電影(首先,以運動為題材的電影已廖廖可數)。《點五步》上映以來是一套不折不扣贏口啤,輸票房的電影。它的質素的確不高,但轉身離開片場,卻有感於作為香港人,是應該入場支持真‧本土的《點五步》。

Read more

by Jeanne

純熟意外

文藝

純熟意外從預告流出就已吸引了筆者,一流的食字劇名,完全呈現了表面「純屬意外」,但實際上卻是「純熟意外」的中心主題,又因為監製是陳耀全,所以更期待想看看他今次能變出什麼戲法。

Read more

by Jeanne

價值觀

生活

經歷造就價值觀,在訊息流通的年代裡,各種各樣的分歧太易浮面,七嘴八舌的言論令我們過份追求自己認為是對的事情,「包容」變得敏感,與「妥協」一起變得模糊難分。

Read more

by Jeanne

油菜花田‧美麗有罪?

保育

最近香港瘋傳大埔沙螺洞的油菜生田,但在一片詫異的讚嘆聲中,很快地聲討這片油菜花的言論便前扑後繼地湧現。在鋪天蓋地的爭議聲中仍有人時至今日始終不知道背後村民的「陰謀」……在此筆者想以一個喜愛大自然及郊遊的攝影者的角度,表達少少意見。

Read more

by Jeanne

《婚變》七

奇幻

程翎不知道父母和解的過程是怎樣的,也許是二人冷靜下來好好把話說清楚了,也許是父親道歉陪罪了(雖然程翎由始至終都不知道二人吵架的緣起,但他頗肯定是爸又因為些瑣事把媽惹火了),又也許是像自己般,想通了某些事情。

Read more

by Jeanne

《婚變》六

奇幻

到了他們這個年紀的,就算發生什麼紛爭,都不會輕易牽涉「離婚」二字。在母親眼中,離婚是年輕人的玩意,已經是老夫老妻的他們,餘生是注定要一起走下去了。

Read more

by Jeanne

《婚變》五

奇幻

「現在的長者有這麼多會輕生嗎?我是知道近年年輕人自殺的情況越來越嚴重,但長者倒應該很堅強的。我記得中學時去探望過獨居長者,那時覺得他們都是很硬朗的一群。」
「你讀中學時已經十多年前吧,現在生活越來越艱難了。」

Read more

by Jeanne

《婚變》四

奇幻

程翎的母親,一個再傳統而典型不過的女人,畢生奉獻給家庭,家人的成就便是她的成就。正因為她一直以來如此默默耕耘地付出,所以她以為能忍受下去。

Read more

by Jeanne

《婚變》三

奇幻

「說實,他們雖然經常鬥嘴,但近十幾年都沒有什麼劇烈爭執,雖然老爸是不太關心家事,但老媽總是任何事都打點得妥妥當當……上星期五與槐回去晚飯亦看不出任何異樣。」程翎皺了皺眉頭。「我從不知道他們之間有什麼問題。」

Read more

by Jeanne

《婚變》二

奇幻

計程車上,程翎滿腦子都是剛才妻子的一腔怨氣,一想到明早要趕回去報到兼費一番氣力解釋,頭部的微痛頓變成劇痛。用盡了最後的一點力氣關上大門,便躺在飯廳沙發上倒頭大睡。幸好他累得沒有回到自己昔日的房間才睡去,不然一定會吵醒熟睡中的母親——因為當父親睡在主人房的同時,母親正睡在程翎的房間。

Read more

by Jeanne

《婚變》一

奇幻

「一名年屆六十的黃姓獨居長者日前外出登山後便音訊全無,在獅子山附近搜查的警務人員今晨在山腳同時發現他與孫女的屍體,以懷疑自殺案處理,自殺原因未明……」

Read more

by Jeanne

寫作之路(二)

文藝

興趣與「愛」、「喜歡」等心情交織糾結,時而亢奮,時而沉重。無牽無掛,不執著於任何一種興趣是否就代表活得從容灑脫?未必。有機會的話,讀讀《生命中不能承受的輕》吧。

Read more

by Jeanne

寫作之路(—)

文藝

寫作是我很珍惜的興趣,因為至今好些繚繞至深的嗜好,都是被兄長感染或受他影響而得來,唯獨文學和寫作,是自己發掘。可能因為不思進取,多年來文筆始終平庸粗糙,但勉強張就湊合著,竟也不知就裡持續寫作至今。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