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by: Kenneth Ng

請讓我當一頭港豬吧

by Kenneth Ng

梵高、大麻、鬼佬炒飯

遊歷

對於 AMS 的大麻 coffee shop 我有一點兒記憶。其中一家你要從附近便利店先買一包香煙,然後在館子入口櫃位處購買大麻草。㨂好了座位,就開始把一根根香煙拆開,拿掉原有的煙草,把大麻草替換進去,捲上煙,就可以吸了。你還可以叫上可樂或果汁,聽說會令人減低「吸煙」時的不暢感覺。

Read more

by Kenneth Ng

日落巴黎

遊歷

黃天樂在《29+1》裏對巴黎的印象源於張國榮的歌曲 MV《日落巴黎》。我對《日落巴黎》也有一份濃厚的感情,但我心目中的《日》不是哥哥的經典金曲,而是 Richard Linklater 在 2004 年的電影《日落巴黎》 (Before Sunset)。

Read more

by Kenneth Ng

再見,林奕含

文藝

在二十六歲的這一年林選擇了結束自己的生命,在家中上吊。我認為她的離世並不是悲傷的,我不是在鼓吹自殺輕生,也沒有搧動別人膜拜死亡的企圖。我只是覺得,人往往對於死亡有很負面的看法,對它總是賦予「終結、黑暗、傷感、離開」這一大堆形容詞。但我們都忘記了,死亡和誕生一樣,是生命中必然會發生的一個過程。

Read more

by Kenneth Ng

她來聽我的演唱會 ‧ 南山南

文藝

33 歲的愛情對於女人來說那麼珍貴,但一個年輕女孩跑過來要她讓位,男人沒有選擇到她。再一次,伴隨著她傷心伴隨著她哭的依然是張學友的歌。她來聽他的演唱會。40 歲的她,有丈夫有孩子。有時候夜裡她聽他的歌,孩子會問她:媽媽為什麼哭?

Read more

by Kenneth Ng

FRITES 這家比利時菜館

品味

說起 FRITES,我不肯定它是否香港最好吃的比利時菜,但作為當年第一家登陸香港的比利時菜館,其規模是毋庸置疑的。2011 年我第一次到它中環石板街的老店,我記得那晚我點了三款啤酒。其中之一是 Gordon Finest Gold,那隱約的像蜜糖般的甘甜,至今我依然認為是一款很特別的啤酒……

Read more

by Kenneth Ng

我老豆竟然同我講佢會投四眼?!

政治

「好啦,聽日我都投鄭錦滿,7 號呀嘛,我覺得應該要成全你,一齊谷佢,就睇吓啲本土新人有咩做到。」嗰一刻,好老實講我真係覺得有啲父子同心嘅感覺。我同我老豆不嬲都唔係特別 close,一齊睇波大家都唔會講啲乜,佢捧佢嘅阿仙奴,我捧我嘅紐卡素。不過喺呢一吓,我真係覺得,老豆,I’m proud to be your son。

Read more

by Kenneth Ng

去沙田看莫奈之前

文藝

莫奈很喜愛畫他後期居住的吉維尼 (Giverny) 風光,每一個畫家都有他很喜愛的一幀風景,畢沙羅 (Camille Pissarro) 是一片雪林,塞尚 (Paul Cézanne) 是一塊塊菱形的屋頂瓦片,莫奈就是吉維尼那廣闊的樹林和田園,還有他很喜愛的小橋和睡蓮池塘。畢沙羅的白朦朦有點兒淒冷,塞尚陽光普照,莫奈則是和煦和閒適的。

Read more

by Kenneth Ng

《Spartacus》– 亂世英雄推翻制度

文藝

推翻制度,勇武抗暴,Spartacus 與他的同伙從低下的奴隸,一躍而成為不世英雄。古今中外歷史中,有多少英豪在戰火之中誕生?沒有亂世時機,漢高祖只會是個一個小小亭長,關羽亦只會繼續當他的運鹽護衛。在混沌之中適時而起,時勢造英雄,英雄,也在造時勢。

Read more

by Kenneth Ng

「民主自由」,是要用血來爭取的

政治

其實,要有「民主自由」,真係要犧牲,真係要做好多好多野架!今晚,就算有開槍,有掟磚,有放火,有流血,但係我其實係開心嘅,點解?除咗因為我係一個冷酷嘅法西斯之外,更加係因為今晚發生嘅事係一個最好嘅例證去話俾香港人聽,一場革命,應該點做。

Read more

by Kenneth Ng

我們的香港已步入三讀程序

政治

網絡 23 條二讀通過,不久將進入三讀程序。然而進入了三讀程序的又豈只網絡 23 條,當我們回顧這些日子裡發生的事情,書店五子被抓高官政客說盡醜陋荒唐話,學生接而連三因壓力而自殺,警渣非禮女生召妓不付帳,李國章入主港大。我們社會的政制、教育和治安都出現了問題。實際是,我們的香港都己經步入了三讀的最後程序。

Read more

by Kenneth Ng

這世界我來過

隨想

看見許多他身邊的朋友為他擔心,繼而為他悲傷,死亡是活生生的切斷了生者與離去者原本的聯繫。我們只能在思憶中搜尋他們遺下來的零碎片段,並允諾我們接着要繼續勇敢走我們的路程。

Read more

by Kenneth Ng

青年政治新勢力

政治

是次區選,許多的傘後團體與獨立人士投入了社區的政治戰線,有參選者於提名最後一天對建制自動當選看不過眼,奮而挺身投戎﹔也有青年團體「初生之犢不畏虎」,於建制勢力一向壟斷的地區「打大佬」,越級挑戰。

Read more

by Kenneth Ng

已婚的男人最好吃

情感

「嗰次都同你講過啲啦,佢做物流嘅。其實,我都諗咗好耐…… 始終佢都有老婆,搞到人地好似唔係咁好……」C 每次同一個「人夫」一齊之前都會「諗咗好耐」,但每一次最尾佢都會去馬。

Read more

by Kenneth Ng

香港警察酷刑小記

社會

除了武力,警察逼供還會用其他手法。「頭髮奶茶」便是其中一項相當殘酷的盤問逼供方法。警察剪下犯人一束小小頭髮,剪成針碎狀,灑在奶茶上,逼疑犯飲下。頭髮落到肚,和腸胃攪纏在一起,如針刺腹,其痛無比。

Read more

by Kenneth Ng

那些年的中秋

保育

燈籠我們有買過幾種,其中一種是大大的用玻璃紙和竹枝製作,內裡可以點蠟燭又或是為安全計,縛一個小燈泡。灣仔那時有家老文具店,每逢中秋門口便掛着許多應節燈籠,有麒麟鳳凰,又有飛機火箭和白兔。

Read more

by Kenneth Ng

武俠

文藝

武俠的出現,在於為弱勢而發聲,在於對抗不公義。武俠小說告訴大家,一隻小螻蟻經過苦幹也可以成就大事業。武俠的精神永垂不朽,因為每一個時代都需要武俠,都需要那一份盼望,盼望有一位英雄出現拯救萬民於水火,又或盼望卑微的自己終有一天就成為那一位英雄。

Read more

by Kenneth Ng

夜行叮叮車

保育

在那灰色石屎蓋成的車站等候着,那路軌遠遠盡處,是沉沉的黑夜。看見那笨笨的叮叮車從老遠駛過來,漸漸靠近,滿載歷史的金屬盒車子蹣跚剎停。那磨擦的低啞像極遲暮巨獸的悲鳴,那沙沉的撕吼見證着這個城市上一個世紀殘留餘落的風光。

Read more

by Kenneth Ng

約定 . 十六年

隨想

「她招我過去,輕輕的對那孩子說﹕『叫世叔……』那孩子看着我,遲疑了一會,才『世叔』一聲的喚我。這孩子這麼少已經有點近視,你可不要讓她看那麼多電視,她說。她把一只陀錶遞給了我,說她身上也沒甚麼值錢東西,就只有這錶,是那富豪多年前給她的。她說,你就留着它吧,留個紀念。」

Read more

by Kenneth Ng

從倫敦來的寫作女孩

隨想

她說,她希望有一天她的文字會和王迪詩的一樣出名。曾經,我們的一名作者也說過類似的說話,他說,他的目標就是要成為另一個葉朗程。對,就是那個「IFC 張智霖」葉朗程。我心裡想,他應該把目標訂得更遠呀,超越他,甚至超越一些在歷史上更有名的文學巨匠。

Read more

by Kenneth Ng

人質

情感

有一次,她給他說起一首歌,是張惠妹的《人質》。她告訴他,那歌說的是戀人之間就像人質與挾持者的關係,愛恨糾纏,不息不休。直至槍聲一響,所有的都結束解脫。

Read more

by Kenneth Ng

後雨傘的六四反思

政治

大概我們可以得出一個結論,也就是,中共政權一日存在,六四一日都不會得到平反。不只六四事件,就連許多我們叫着的口號目標,在中共的龐然陰影下,都不可能成真。支聯會嚷着的「建設民主中國」、本土流派的「建設民主香港」、香港人琅琅上口的「我要真普選」……

Read more

by Kenneth Ng

漫談《驚異世紀》

文藝

一連九集的《驚異世紀》完結,八個短篇故事,以一個主線故事串連。以恐佈為題材的本地電視劇對於觀眾而言是一種久違的感覺。小時候大台有播《大頭綠衣鬥彊屍》和《彊屍福星》這些驚慄劇,也不知有那麼多年沒看過本土的靈異類劇目製作。

Read more

by Kenneth Ng

文學素人談文學

文藝

文字存在的目的,是用作溝通; 而文學,就是通過文字傳遞思想。當文學,把自己放到一個高不可攀的位置,也就失卻了其最根本的精神。所謂的「文人自瀆」,就是這般道理。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