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by: 林平誌

文字就像鹹魚和白菜,各有所愛。當你不肯定自己喜歡鹹魚或者白菜的時候,可以嘗試兩樣都愛。這兒的字可能像鹹魚味那樣久久不散,有時就如白菜那樣平平淡淡。

by 林平誌

牽手和心跳

情感

我不是個愛情專家,但很堅信一些組合愛情的元素。其中比較重要的,是牽手。從來認為,會牽手的情人才是情人,兩個人走在一起卻不會牽手的,只能說是陌路人,哪怕平日如何愛得纏綿吻得瘋癲。不牽手的情人,感情路不平坦,不長久,也不心跳。

Read more

by 林平誌

BB以後

影視

BB來了以後,要花的心思需要更多。不妨多一點稱讚老婆,例如讚美她的笑容很甜,說小女兒笑起上來如媽媽般漂亮,甚或說嗅到女兒的氣味,和媽媽那樣香噴噴的,簡單直接的讚美,或多或少會令她感到心甜。

Read more

by 林平誌

子嘩華

生活

其實,要像黃子華那樣說再見,真的不容易。看他把手掌貼着胸膛,俯身向着四面枱躬身,那份落寞和不捨,是2018年最動人的畫面。相隔十一年,再在現場看他,已經由當初的伊館,轉戰紅館。場地大了,支持的人倍增了,棟篤的笑聲多了,響亮了,巨星的光芒,耀眼得來,並不刺眼。

Read more

by 林平誌

賣鮮魚的女子

隨想

我看着她有點生硬地勉強把魚捉住,然後再放在木砧板上,用左手按着魚身,再用刀輕拍魚頭。我也茫然地看着她,過了數秒鐘,我才意會到,她問我趕時間的緣故。提着兩袋餸的我,從容地笑着回答,「我唔趕時間,真係由你劏魚嗎?」

Read more

by 林平誌

台北人

遊歷

2018年的台北,夏天的街角,氣溫高漲。走了一趟台北,與小女兒第一次出外,自己也擠了點時間,與數名台北人短聚。發覺文字的世界很微妙,從未見面,甚至沒有通過話,卻可以一下子就約出來,在台北的街頭,作一次簡單的交流。

Read more

by 林平誌

金魚

隨想

金魚是種觀賞魚類,對比起大多數食用魚類來說,牠們的記憶裡,少了許多殺戮場面,沒有被殺被吃用的陰霾。如果喜歡金魚,養牠們還是去觀賞被養的牠們,這個問題一直都爭議不斷,記憶只有三秒的話,其實牠們真的不會記得誰是主人。

Read more

by 林平誌

慢慢

生活

位於上環半山區的老街道,有一間這樣的店舖。周遭有着不算濃密的樹蔭,古舊的樓梯,門前有一棵高高的富貴竹,一部紅色的自動販賣機,在淡淡的陽光照射下,與繁囂都市年中無休的大小商店不同,這店重門深鎖的,沒有跟隨着這城市的步伐走。

Read more

by 林平誌

打蛇

影視

若說《山狗》是Cult片之王,那《打蛇》在王之中加多一點黃,是色情的黃。一九八O年是港產片雨後春筍之年,若果有時光機,真的想親身走進戲院去看看《打蛇》。

Read more

by 林平誌

山狗

影視

《山狗》與狗沒太大關係,是一個地方(一種流氓),在一個地方發生了一些不愉快的事,不愉快的事引來瘋狂報復,看得肉緊,而且心裡滿是疑問,為何那個年代的電影尺度如此巨大。

Read more

by 林平誌

不說廣東話的媽媽

社會

媽媽很用心地和女兒對話,每一句對白都是英語,而且表面上雖沒禁止說廣東話,但潛規則卻很明顯表達了這個禁令。記得媽媽跟女兒說「Play more ten minutes」,我聽後感到有點心悸,那句話很冰冷,指令式,沒有感情色彩,也有說不出的怪異。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