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by: 法夢

我們是一班不同年齡、擁有不同背景、工作於不同範疇的法律人。但我們的共通點都是愛。發。夢。


by 法夢

若被傷害夠 就用一對手 痛快的割開 昨日詛咒

社會

如果涉及性行為、觸摸身體等,便有可能涉及強姦、猥褻侵犯(即一般所說的「非禮」)等的刑事罪行,由警察處理;一經定罪,施暴者會面對失去人身自由、罰款等懲罰。如果此行為同時構成民事法中的性騷擾,受害者便同時可以遁民事途徑跟進。但如果事件是言語上的侵犯,未必有刑事成份,但仍屬於民事上的性騷擾,則受害者仍有民事追討的途徑。

Read more

by 法夢

有關於被捕支援,我們要知道的事情是……

政治

以往社運人如果面對政府打壓,他們多犯的是公安條例下的刑事罪行(非法集結、擾亂秩序、阻差辦公),輕則罰款了事、重則監禁一星期。但隨著2014年抗爭頻密、衝突激化,抗爭要面對的刑責有可能高達7-10年的監禁。特別是暴動案,好些素人不但不從屬政治團體,也沒有家人全力支持,卻已經在入獄3年期。

Read more

by 法夢

一地兩檢的五問五答

政治

如果呂智恆事件重覆,港人被拉到內地區域,香港律師可前往協助嗎?如果A在內地口岸區內指B非禮,公安來執法,後來B的辯護是A是老屈,那司法管轄權屬誰?如果公安推倒在月台推倒我,我可否走民事途徑索償?

Read more

by 法夢

誰妨擾誰 — 又告公眾妨擾?

政治

記得之前因為2014年9月28日有近萬人佔領金鐘,已有9人被控公眾妨擾。法夢對此的擔憂,當警方把示威者以有合理理由「妨礙其他人使用金紫荊廣場」,在沒有合理平衡和平示威的權利下,就採取行動。需留意,示威者暫時沒有用任何暴力對待別人,也沒有破壞公物。現時已知示威者只是跑到花下或爬上雕塑,警方以什麼理由拘捕示威者呢?

Read more

by 法夢

「司法覆核濫用論」的終結

社會

2013年,是改變不少法律人生命的一年。在新一輪政改開始後,不少law友見證了普選法例再次被搬上公仔箱,繼而是國際公約、人大決定,混戰過後就是「司法覆核」不斷被說成是「被濫用」的時代。那個年代是進撃的巨人的年代。

Read more

by 法夢

告立法會議員「藐視立法會」又係咩新玩法?

政治

若果第17(c)條過度規管立法會議員在開會時的擾攘行為,將會再次增加法庭介入立法會日常事務的情況。若果梁國雄議員的控罪成立,那麼以後大至議會抗爭行為,小至質疑主席裁決的「擾攘」行為,通通都不止面臨立法會或委員會主席驅逐,更有可能面臨刑事起訴。這是保障還是阻礙了立法會監察政府的職能?

Read more

by 法夢

鼎 係咪真係 agreed facts 咋?

政治

在被踢爆以後還擺出一套委屈表情,然後用一個不倫不類的類比試圖幫自已開脫。 情況有如在刑事法庭中被告人說出「如果係我打佢佢唔只咁傷啦」之類的 defence,在他們眼中公眾是一個怎樣的存在?

Read more

by 法夢

姦劫疑犯自殺的悶蛋觀點

社會

基層工人一向係程序撚,冇本事做福爾摩斯更加唔鍾意陰謀論,所以只可以提供少少悶蛋角度,幫助讀者諗多啲啲咁解。基層工人想大家試下從呢個角度諗︰如果冇自殺事件,件事會點樣進行落去?

Read more

by 法夢

唔係掛,請樂隊來港表演都要工作簽證?

社會

香港Live House龍頭Hidden Agenda在英國樂隊TTNG表演期間遭入境處掃蕩,據報是與樂隊沒有申請工作簽證有關。社交網絡上旋即有眾多聲音懷疑,如果連樂隊表演都要申請工作簽證,那麼是不是學者來港演講、運動員來港參與有獎金的比賽也要申請較為繁複的工作簽證?這樣不是很荒謬嗎?

Read more

by 法夢

【廉政 (難) 行動 – 由港大研究生校委賄選風雲說起】之 論《防止賄賂條例》

社會

表面看,《防止賄賂條例》下的「主事與代理關係」應起碼包括典型的僱傭關係、信託關係。這看似跟民事法中的對應概念互相呼應。但在1993年的 Chong Chui Ha 案(裁判法院上訴原訟法庭)中,祁彥輝法官清楚表明,在解釋《防止賄賂條例》時,不宜將民事普通法中的主事與代理關係在不加三思的情況下直接照搬。

Read more

by 法夢

四十年後,又講特赦

政治

至於那些在藍絲眼中「罪無可恕」的對象,包括面臨公訴的九子、將就藐視禁制令受審的被告,還有其他有案在身的積極分子,不但全無受惠於特赦令的可能,大眾、輿論還會被引導去相信,這絕不是政治操弄所致,而是在「和解」的社會共識下,法律部門人員嚴守專業、彰顯法治的結果。

Read more

by 法夢

JJ 扑頭不一定是 gay,反而可能是恐同

社會

港大「欺凌」事件愈來愈多人討論,但不少網站評論例如連登、hk dryclub等均指欺凌動作或者欺凌者是”gay”。但係筆者及不少同志朋友都不覺得片中人真的是gay。此篇短評是想從另一角度出發,從同性戀行為與男性氣質的關係看一看這些事件,指出片中「JJ扑頭」等等動作不但不是gay,更加可能是恐同的表現。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