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by: 吳媛蕾

小meg),2005年曾參與「良橋助學夢成真」的義工活動,2006年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建築系學士課程,往後在陳丙驊建築公司實習,同時協助無止橋基金會在內地的建橋和考察工作。2007年6月在四川一次考察中遇上嚴重車禍,因而患上抑鬱症。期後曾在仁德動物醫院從事獸醫護理工作。用了7年時間才康復。


by 吳媛蕾

情緒小鬼別鬧了 No.9 — 小 meg 笑了~

生活

我偷看其他親戚的臉孔,似乎沒有一個人留意到剛才靈堂的那個角落發生過的事。在這種場合,笑也實在不太合適吧,我只好把頭轉向牆壁繼續笑。我告訴了媽,她說這是因為細嫲知道我常常不開心,所以製造了一場小鬧劇來逗我笑。雖然不知道媽所說的是否屬實,卻令我感到很窩心!

Read more

by 吳媛蕾

情緒小鬼別鬧了 No.8 — 我的泰廸王子

生活

然而在教牠的同時,也令我明白到,其實我也一直和泰廸一樣,因為怕墮後而不肯去整理壞掉的情緒,不肯去冷靜思考是哪裡出了亂子,只顧強行用餘下的腦筋,急急去證明自己已經復原,所以即使我沒有工作,終日待在家,但原來我從沒有讓自己真正休息過,反而亂想得更多,結果連餘下的腦筋都消耗過度了。雖然泰廸不會說人話,但牠的確給我啟發了很多。

Read more

by 吳媛蕾

情緒小鬼別鬧了 No.7 — 炸彈再爆炸

生活

某天我在上班期間感到非常不適,我再一次去到急症室,不停哭著,媽陪著我。原來我對上學仍很害怕,每想起課室裡的空間,看到學校的來電顯示,幻覺和幻聽又開始充滿腦子,身體直發抖。我想像自己蹲在課室一角大哭:「請不要過來!不要碰我!不要問我,我什麼都不知道……」

Read more

by 吳媛蕾

情緒小鬼別鬧了 No.6 — 你回家咯!

生活

我的腦海浮現了出發時問自己的那個問題:「為何我又要把經歷再重覆一次?」我有了答案,我發覺這次重返四川,不是把經歷重覆,這是一個全新的旅程,跟過去並無關係。它告訴我鄧波鄉的旅程已經過去,車禍和驚慌都已經過去。而我,活在的是現在,車禍和驚慌都不在我身邊了。

Read more

by 吳媛蕾

情緒小鬼別鬧了 No.5 — 怪怪獸醫院

生活

記得有一次,我獨個兒在樓上吃飯,心想如果泰臣現在在我身邊一起吃飯多好!誰知牠竟然在這個時候走上來找我,並伏在我身邊。我開心極了!我給牠一些狗糧:「泰臣食飯!姐姐食飯!」有時我放假,我也會順道走到醫院探望牠。後來牠終於要出院了,我很不捨得。但當我看到牠靜靜地坐在主人身邊,我卻感到很安心,因為我知道牠的心靈已得到安定。

Read more

by 吳媛蕾

情緒小鬼別鬧了 No.4 — 好朋友,您好~

生活

2008 年 8 月,我參與了香港奧運馬術的急救工作。8 月 10 日,是我第一天在奧馬當值。當天,我認識了他。那天也正是我出院後的一週年。他是來自別區支隊的師兄,那天我沒有入場證件,就只有我一個女隊員在場外不能進場,我在迷惘著。後來是他給我拿來了一張入場證件,並帶我走到工作崗位。沒有想過在往後的日子裡,也是他帶領著我從情緒的幽谷中走出來。

Read more

by 吳媛蕾

情緒小鬼別鬧了 No.3 — 情緒小鬼,別鬧了!

生活

新學期開課了。為免任何人問起,我裝出一個極開心的樣子,每天也悉心配襯衣物,故意打扮得開朗。即使遇上了項目的人,我也會燦爛地笑著,跟他們打招呼,我不想顯露出任何傷痕。我甚至會常常買來一大包色彩繽紛的糖果,派給工作間和辦公室裡的人,像在高調向大家宣佈:「我沒有事!」

Read more

by 吳媛蕾

情緒小鬼別鬧了 No.1 — 07 年的夏天

隨想

我感到有人把鹽水導管插入我的手背上,有人把氧氣喉管放到我的鼻孔裡。我感覺到我的左邊眼角很痛,他們說我那裡撞傷了。我哭著,用微弱的聲音問:「醜嗎﹖會留疤嗎﹖」男生靠近了我的耳朵,說:「沒事的。」雖然我知道他並不肯定,但我卻很安慰。後來我感到身體很冷,有人給我蓋被子,我睡過去了。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