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by: 月生

月下多心事,惟有以文生事。


by 月生

車仔麵的西面哲學

生活

縱觀香港眾多行業,似乎只有車仔麵的服務業人士可以西住塊面橫行霸道,食客仍只會敢怒不敢言,比起其他笑臉迎人但背後可能已經鬧遍你兩老再加祖宗十八代的虛情假意,車仔麵侍應那種「屌你就屌你駛擇日呀?」的西面態度來得更親切,前題是他食物的質素是寸得起及西面西得有理由。

Read more

by 月生

夏夢即事

隨想

這晚,我好像發了一個夢,一個夏夜與女孩相遇的夢。我與她並排站在簡陋的碼頭。有一段時間我們都沒有說話,只是等著船的到來,碼頭內只有我們二人,昏黃的燈光使她白哲的臉上染上了啡黃的顏色,有了點夏天的感覺。

Read more

by 月生

笑聲笑聲滿載溫馨

隨想

想著想著,自己笑得最大聲的歲月可能是學生時代的自己,人愈大才發覺想笑的時候大聲笑都會有所顧忌,不想笑的時候卻要笑面迎人連笑容都要出賣。如果你面前的人笑得比你更醜、笑得比你更大聲、覺得他的笑聲本身已是笑話的話,那代表他已將自己真實的一面展示給你了。

Read more

by 月生

我的冒險時代

保育

小時候的我們都被騙了,原來美國是沒有美國冒險樂園的。冒險樂園是我小時候一家人共聚天倫的地方,那時的我,牽著父母的手走到冒險樂園,但只要看到那霓虹閃爍的招牌,聽著那輕快的樂園音樂,就會急急掙脫父母的手跑到樂園內探險。「Daddy 我好想要個隻百獸王呀,快 D 換畀我。」我挽著父親的手苦苦哀求。

Read more

by 月生

一口煙的時間

情感

一如往日,我們二人躲在冷巷「呼吸」,在冷巷的每多一次相遇,交談的話題亦加一分的深入,我們在這短短的時間中天南地北無所不談,談論連場大雨我窗台漏水不得了、她的同事如何討厭、我今天趕著出門如何穿錯不同款的襪。但我們總是在有意無意之間迴避著有關自己的話題。可能是我們都認為一但認識了大家,知道了大家的名字就不能再暢所欲言,又要戴上那應付人際關係的面具。

Read more

by 月生

面書提示「今日是你朋友的生日」

生活

時不時面書都會提示我們「今天是你朋友的生日,快去對他說聲生日快樂吧」,看到類似的提示時,本來對朋友生日毫無印象的我們有兩種選擇: 一、置之不理,二、為表達你對他的關心而臉無表情地輸入生日快樂,再加個微笑的 Emoji 以表真心。你想知道你有多少個真心好友嗎?

Read more

by 月生

細個只會聽歌,大個才懂看詞

情感

可能我自小學鋼琴的關係,小時候的我對歌曲喜惡總是會被旋律所影響,而當時的我就被《富士山下》的鋼琴前奏所深深吸引,連綿不斷高低的琴音互相堆砌,配以 Eason 富感情的聲線,使當時連歌詞都未全看得懂的我深深著迷。

Read more

by 月生

冚家 Link 的連鎖,雲吞麵的悲歌

社會

講得出睇唔起雲吞麵嘅言論,可見佢食嘢已經唔係在乎食物,而係在乎裝潢、在乎標價、在乎包裝。佢哋已經唔係食嘢,而係食一種形而上嘅價值,只要餐廳嘅裝潢夠靚,標價夠高,茶餐廳嘅叉燒蛋飯都可以變六國酒店嘅黯然銷魂飯,盛惠一百一十八大元一碗都大把人爭。

Read more

by 月生

DSE 走馬燈

生活

這時正式寫上第一筆反而覺得放下心頭大石,反正都回不了頭。走馬燈放映的期間,我呆了大約半分鐘的時間,這半分鐘的走馬燈將我在空中扯了下來,覺得終於有種腳踏實地的感覺。發覺原來這種「DSE 恐懼症」是源於「自己嚇自己」的不安,當實際開始做反而覺得試卷並沒有自己之前所想像般的恐怖。

Read more

by 月生

陪女神玩機動遊戲玩到暈低咗

情感

唔知過咗幾耐,覺得塊面好似枕住啲嘢,感覺滑膩溫軟,個鼻覺得熱辣辣,聞到陣陣的薄荷香味。一睜開眼就望到阿絲低頭望住我,表情帶著三分關心七分恥笑,原來我枕咗喺佢大脾,呢種只會係青春偶像劇同動畫先會出現的場面令我差啲開心到再暈低。「月生你好虧呀,玩滑浪飛船都可以玩到暈低咗。」

Read more

by 月生

「加把勁」?難聽過粗口

社會

那以生命作出的無聲吶喊是對香港畸形教育制度的警告,但那教育局的負責人對那吶喊卻選擇掩著耳裝作聽不到、對學生的苦況選擇掩著眼裝作看不到。面對群情洶湧只輕描淡寫地對家長及學生說出一句「加把勁」就想敷衍了事,從他的語氣中我彷彿聽到,之前局長因要開會未能為自己舉辦生日派對的遺憾比接連有學生被學業所壓垮的遺憾更大。

Read more

by 月生

「全香港七百萬人都震驚了」,TVB RIP

社會

二月廿二日,我相信如冠上面書常見的「十三億人都震驚了」的標題都毫不誇張,只因在香港的電視台竟然在黃金時段的新聞中以普通話報導再配簡體字幕,棄本地的居民於不顧。那天開始,我原本對 TVB 已死的心再生起了一股感情,那就是厭惡。

Read more

by 月生

念舊 . 倚賴

隨想

有一天,一名嗜咖啡如命的女孩突然抵抗起咖啡的引誘,她說「太倚賴一樣東西,不好」一副看透世事般的表情緩緩說道。她表面說的是咖啡,我想到的卻是人。

Read more

by 月生

十二點零分。XX 快樂

情感

每逢佳節,他都會在十二點零分向她送上一句 XX 快樂,為的只是希望能籍此成為繼續對話的契機,將斷了的線再連起。但無情花對有情人,任是好花須落去,每個佳節來臨復又過去,在祝賀過後對方除了回一句 XX 快樂,就無後續。

Read more

by 月生

路人甲

情感

他本著樂於助人的心境鼓起勇氣向陌生的她擠出尷尬的笑容搭話「你介唔介意我遮埋你?」她亦報以生硬的微笑道「麻煩哂你」說畢她便向左移近他身邊一步,他亦將雨傘偏向她的那方,任由那傘外的肩膊被雨佔濕。

Read more

by 月生

關於 WhatsApp 二三事

隨想

當你在某年某日突有興致重看那一句句的對話記錄,當時的回憶、思緒就沿著那痕跡一點一滴地浮現起來。驀然回首,當時傾盡思念的語句你仍能感受到當中的溫度嗎?看著那對話紀錄就像看著你與她只屬於你們二人的故事,那故事是仍繼續延續下去或是已劃上句號同樣叫人不捨將其刪去。

Read more

by 月生

正常生活

政治

「我們是中國公安,有案件需要李生回內地協助調查,我們知你在入面請快開門。」我心感疑惑,李老闆身家清白並在銅鑼灣經營著書店,一副正經書生的模樣何以會牽涉到中國的罪案呢。於是走到門前用防盜眼隔岸觀火看著事態的發展,兩名自稱公安的人以便服打扮,驟眼看與常人無異只是較為惡形惡相。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