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by: 別橋

別橋,香港女生。眼見「我城」日漸變得面目全非,本來只專心寫遊記,現在筆尖隨心而轉,甚麼都寫一點。歡迎來讀我的文字,分享您生命的熱度。


by 別橋

「青政小學雞玩膠」?點解你仲未明?

政治

詮釋要看語境,梁游是在提及「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這個政權時才發音「支那」,卻並非以「支那」稱呼全球華人,兩位議員亦無動機借立會宣誓時間去羞辱全球華人,卻有動機對政權深惡痛絕,「支那」辱罵在罵誰是呼之欲出。無論游蕙禎有無講粗口都好,試問哪一位讀者在提及中共政權時,沒有想講粗口的衝動?

Read more

by 別橋

我譴責強姦犯,但我不會協助受害人

政治

當一個人的基本權利被侵犯時,我們是否可以只譴責事件,而不幫助受害人呢?是否應該因為不認同受害人的某些行為,就可以譴責完便袖手旁觀呢?我便想到文章起首所提到的那女生。就算我不認同她濫藥的行為,但當她的身體自主權被侵犯的時候,我還是應該要向她施以援手。幫助她,也不代表我認同她濫藥。

Read more

by 別橋

時代革命將臨︰論天琦被禁參選

政治

政權將「獨派」摒除於體制之外,逼使獨派的抗爭行動焦點,由原本以「體制內」而轉向往「體制外」,有機會演變至相當激進,對政權來說會成為很大的一個未知之數,變得更難以操控。而激進的抗爭手段,會因政府公然的違反法理、違反公義的濫權行為,得到公眾更大的同情、體諒和支持,成為香港蘊釀更高層次革命的土壤。

Read more

by 別橋

詩與基本法,兼談陳浩天

政治

「《基本法》始於一九八四年,差不多正值我出生的時間,那時我只是數個月大的嬰兒。當時中國有它的發言權,英國也有它的發言權,但香港呢?」( China had its says, Britain had its says, but how about Hong Kong? )

如此顯淺的道理,被一位英國女子三言兩語道破,卻有無數的香港人不曉得。港人從來沒有在基本法之上擁有過什麼話語權,沒有公投、並未認受,沒有逃難離去的港人,在主權移交後,一朝便「被遵守」了基本法。

Read more

by 別橋

誠信何用 — 致梁天琦

政治

正如梁天琦自己所言,站在道德高地去譴責政權可恥,然後帶著被打壓的光環,憤然離開這個不講公平規則的「遊戲」是最容易的了。但他選擇損害自己的誠信和名譽,非為一己私利,而是誓要與不可理喻的政權鬥到底,目標直指九月選舉進入立法會,成為他所代表的那些聲音的代議士。本土民主前線,原先就是「目標為本」的一個政團。

Read more

by 別橋

苦中有菩提

隨想

是的,對於愛的渴求確實會讓人痛苦,這也是佛陀所說的。如果你身邊沒有那個人,你就會不斷的追求;而如果存在著那個人,你也會不斷煩惱如何才不會失去,如何保有那份愛。有、或是沒有,都是一種苦。我絕望地說,「這樣,人生不是很可悲嗎?」苦中有菩提,你已經在悟道的半途了。

Read more

by 別橋

來個小休,關西任性窮遊(下)

遊歷

旅程來到最後一天,不能免俗,直奔奈良「鹿公園」。而步行,大概是最適合奈良的慢遊方式。一出JR奈良站,進入觀光案內所拿一張地圖。其實也不大需要地圖,在奈良,你甚至不用刻意找路,人潮湧湧的方向便是公園,遊客到奈良似乎都只有一個共同目的地。

Read more

by 別橋

來個小休,關西任性窮遊(中)

遊歷

在日劇中出現的場景,都是寂靜而神秘的,可是事實上路很擠,不少喜愛自拍或拍人像的遊人擋路。這就是,從來拍照的人都會刻意去形造一種人工的美,而那種美是不真實的,如果我抱著心目中的幻想而去,恐怕會失望而回。當一個自在的旅人,先要學懂如實的接受旅程上的一事一物一景,才能極盡享受途上的每一刻。

Read more

by 別橋

天下無不是之父母?

隨想

父母將新生命帶來了世上,只為了自己覺得年齡到了,是應該生了,甚或是屈從於長輩催促的壓力。不尊重孩子的意願和需要,只一味將自己的期望加在孩子身上,千方百計要孩子按自己的意思而活,把孩子當成自己的財產,忽視他是一個獨立個體的事實。我還是這一句,這他媽的多自私啊?

Read more

by 別橋

沙士的香港︰那些帶口罩的日子

社會

若非中方有關官員隱瞞疫情,令疫潮在港擴散,這些傷亡重創原來都可以避免。其時任中共廣東省委書記的,正是這幾天訪港的共官張德江。血海深仇,無怪乎他要躱在水馬之後,安身在嚴密佈防之中。可笑是香港警察保護著這個仇人,還以為自己多麼的盡忠職守。

Read more

by 別橋

她的母親節

生活

日復一日的,她吃下難以下嚥的飯餐,看著重重複複的電視節目,在六乘二點五的床上翻滾,偶爾承受著背後傷口的痛,聽著鄰床老人神智不清的哀號,過著無意義的生活。生命,或許就這麼走向滅末。

Read more

by 別橋

羊角村,你莫要討好

遊歷

羊角村距離阿姆斯特丹一個多小時車程,是荷蘭一處遠離煩囂的水鄉小鎮,以水道和小橋風光而聞名,不少居民也有自己的小船作往來交通。除了偶爾大作的狂風外,羊角村宛如天堂在人間。只有一件事極刺我的眼,那就是處處出現,且與歐式小橋草屋極度違和的簡體中文字。

Read more

by 別橋

抑鬱者言︰請勿為我加油

隨想

比起「加油」、「你一定會好起來的」,崩潰的人更需要的是理解和同在。他的苦境和痛苦感受,也是他的一部分,很多好心人焦急的想把對方帶離苦境,便傾向否定痛苦,把一個人跟他的感受硬生生剝離,這會讓處於苦境的人感覺更糟糕。

Read more

by 別橋

三度音程的距離

情感

她拿出她的手機,我拿出我的。屏幕上顯示的照片是一樣的,連那句「三天沒有好好吃過飯」的一整段文字也都一字不漏的相同,傳過來的時間也分毫不差。

Read more

by 別橋

閱讀丹麥女孩的渴望

影視

我在讀《丹麥女孩》,史上第一位變性人的故事。主角作為小有名氣的丹麥畫家,同時也是一位已婚男性。從一次姻緣際會穿上女服之後,身體內不知名的某一部份甦醒過來,名喚「莉莉(Lili)」。

Read more

by 別橋

感情。失敗者言

情感

是的,我很容易拋個身出去。只要感覺對了,我很快會毫無保留地將自己的事自己的過去都和盤托出。只要我喜歡你,我願意勞心勞力的為你做很多事情,你會收到我一句沒頭沒腦隨興捎來的訊息。我能為你做的,甚至有些事情不是我百分百願意,或多或少傷害了自己。我不是裝偉大或沉醉於自我犧牲,只是你的快樂對我來說是重要的,我只是將你的快樂擺在很高的 priority 而已。

Read more

by 別橋

同熱愛香港地,會唔會肉麻左啲?

社會

【香港地】這首歌竟有強烈的前瞻性。如今講「愛香港」、「同熱愛這片土地」不再肉麻,而是感觸。為什麼?因為我們一向習以為常的那個生活環境快要消失了,而犯賤的人只會對即將逝去的人事物懂得珍惜,這是香港地。

Read more

by 別橋

沒期望不失望,這樣就好嗎?

隨想

「我只是不想開心得太早。」她打蛇隨棍上,「開心得早會有什麼問題呢?」「可能會期望落空啊,會失望,會難過,會受傷;所以我一向都會做 expectation management。」我依然侃侃而談,殊不知已掉進她早已預備好的網羅。

Read more

by 別橋

清酒煮花甲

品味

一個單親媽媽,帶著一個孩子,萬念俱灰,心想︰「不如就這樣死了算吧?」兩個人在海邊走了很久很久,兒子說,「媽媽,我餓了。」如此,一大一小到了附近一個小食堂。點了酒蒸蛤蜊(清酒煮蜆),兒子吃了一碗又一碗,媽媽盯著他津津有味的吃相,便不捨扼殺孩子繼續生存享受美食的權利,放開了尋死的念頭。

Read more

by 別橋

奇幻輕小說︰願望

奇幻

「我…這一生,再也不想再看見這隻戒指了。無論我把它扔掉,還是把它賣掉,它還是會再回到我的手上。每次它出現,都會開始發生怪事。」「嗯,怎麼個怪法呢?」

Read more

by 別橋

《萬聖節靈幻系列》– 振翅

奇幻

深怕被別人發現自己的異常,把自己包裹好,才敢出門。門一開,卻見一群接一群的鳥,闖進室內飛騰亂舞。她嚇得目定口呆,跌坐地上。黑暗籠罩一室,一隻鳥向她走近,是早幾日見過的大鳥。牠說,「把你的身體給我吧,同時你也會得到你想要的自由!」

Read more

by 別橋

未忘

奇幻

「哎唷,一定是那個女孩啦!聽講她之前天天被罵被排擠,但每日都返來加班啊,有個星期一被發現倒卧在電腦前面,就那樣死了…」女工手指一指,「呢,不就是那個位置!都四個月了,她還是忘不了未完成的工作啊?其實做得如此辛苦,死了,還不是一樣?」

Read more

by 別橋

朱伯格,你不能不懂的香港惡搞文化

社會

面書這個藍剔認證或可說是出於好意,但妄顧了使用者的原意,更成為了霸權的幫兇。我對自己的按讚被移至藍剔的警察專頁感到作嘔,為面書沒有去了解或刻意妄顧本土惡搞抗爭文化而受理了「偽冒舉報」的此一舉動感到極其失望,為網絡世界的言論自由感到前景堪虞。

Read more

by 別橋

同學,罷課吧!

政治

昨夜社交媒體被同一個消息洗版,港大校委會否決委任陳文敏為副校長。陳文敏不獲委任並不叫人訝異,叫人訝異的卻是背後的原因。宛如文革式批鬥復活了一樣,「來吧!我們來說說為何討厭這個人,然後把他定罪。每個人都要說,不說你就是叛徒!」

Read more

by 別橋

消滅香港文明

政治

近日張曉明之說,「特首超然於三權之上。」我不訝異如此說法,因為,中共從來極盡所能毀壞我城原有的體制;我更訝異的,是香港人對此番言論的淡然。原來,這城經已淪落至此,而我們甘於接受。

Read more

by 別橋

一評香蕉奶

社會

筆者既作為一個曾被警察推跌來打的女子,不畏守在前線,但同時也有聽聽歌加加油的需要,也還有以歌唱表演的形式擺街站;不完全明白為何那麼多人視「音樂」和「社運」兩者不能共存。音樂,不一定是革命的敵人,不明白為何那麼多人仇之恨之無法自拔。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