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by: 藍言次論

喜歡寫感情,因為感情,不是只有一種樣貌的,在我身邊的一切感情,在你來看或許只是一些不痛不癢的塵埃,但這些一點一滴,就是我的人生。

by 藍言次論

[有些感情] 透明的朋友

情感

有時候是這樣吧,儘管我對自己也不是那種無藥可救的樂觀,但我看著她爽朗的談笑,那種發放出來的正能量,自己都變得快樂,但當與她談起那些難受那些令她很累的感覺時候,原來會令我很難受,就像想要快點脫離不快

Read more

by 藍言次論

[有些感情] 不要想得太深

情感

愛過的記憶永遠都包含著溫柔,只是那份悲傷的苦澀令不應尷尬的問候變得有點難看。
難看的是,我們都可以任性的愛卻不可以永遠相愛相知,那些曾包圍著你與她的感情,現在猶如打碎了的玻璃,收拾起來才發現怕被刺傷的手中只有著餘震。

Read more

by 藍言次論

[有些感情] 流沙

情感

她望著他的離開沒有怨言,卻漸漸把自己變成了一個空殼,走進去的人,留下什麼樣的聲音也好,到最後也只不過是聽到回音而已,她不再妄想別人會為她留下來。往後的日子,她很害怕遇見一些說很愛自己的人,因為她根本不敢再去愛任何人。

Read more

by 藍言次論

[有些感情] 名字

情感

當人與人之間走得太遠,回頭碰見的只會是當年的餘溫,也許會不甘心讓它就這麼停在那裡,也許在心底仍然埋藏了一顆不會發芽的種子,但最終,只是不想把自己遺留在過去的安全感裡。

Read more

by 藍言次論

[有些感情] 很愛

情感

後來妳才想到自己也許是為他點燈的人,讓他快活地在他的世界行走著,也許有一天會看到他牽著別人的手,擁著別人踏進神聖的教堂說著誓詞,但那一天之後只會成為往事,溫柔的燈仍舊會為愛的人光亮著。

Read more

by 藍言次論

[有些感情] 迷航

情感

偶爾,我們會迷航,在下意識的管轄下就連自己也認不出自己,沒有目標之下的自己就連欠缺了什麼也搞不清楚,就像一盞燈逐漸變暗,直至遇上另一個人才可以把自己慢慢變回明亮。

Read more

by 藍言次論

[有些感情] 風鈴

情感

每當收到她的信,你就會想起一些人所說,人與人之間是用一條血紅色的線串連起來,而串連經過時日便會變成結,這個結我們都無法解開,只可以用最鋒利的刀把它割斷,割斷之時,這條線會流出血紅色的液體,就如我們付出過的心血,所以我們才會感到痛。

Read more

by 藍言次論

[有些感情] 左右為難

情感

當味道或感覺變得乏味,在人與人之間或人與事物之間裡印出一個模子,我們便會選擇找尋一些新事物新味道,來讓自己可以在新的角度裡看東西,或是改變自己的一貫風格,來為自己帶來一些新鮮一些刺激感覺。我們不是真正清楚自己要什麼,卻知道要選些什麼來令自己舒服好過。

Read more

by 藍言次論

[有些感情] 金剛圈

情感

不知從那時候開始,你喜歡了一個人自由自在的生活,你會一個人到咖啡店一邊喝著咖啡一邊看著雜誌或小說,就算把手上的咖啡喝光了,你還是會坐在咖啡店看著街上的人行來行去,或是聽著別人高談闊論當下政事及天下事

Read more

by 藍言次論

[怪奇系列] 電視

奇幻

把水源電源及冷氣檢查過沒有問題後,阿風把電視機開啟後便預備浸浴,剛走進浴室電視機便自動關閉,阿風走出浴室,拿起遙控器把電視機再開啟,然後檢查電視機是否設定了一個計時器又或是睡眠時間?全部也沒有問題,阿風雖然感到奇怪但沒有打消他再次走進浴室享受浸浴的念頭。

Read more

by 藍言次論

[有些感情] 內心戲

情感

之後才發覺自己原來也是一個很不錯的演員,在巴士上以為自己會因為妳提出的離開而痛哭得像撕裂心肺一樣,但我卻只是在用力的迫出眼淚滲於眼角,以為自己會拔不掉那種在心坎的花,但在拔掉之時卻是爽快無比,原來一切也不過是自己給自己演的戲,假裝要在悲哀的空氣裡活存,若然給妳知道在妳身邊的我,原來是這麼懂得假裝的話,大概,妳也會恨我吧!

Read more

by 藍言次論

[有些感情] 你的名字

情感

只要愛上一個人,任何關於這個人的事也是可愛,我的意思是可以去愛的那種,就算這個人陪伴你的時間不多,就算這個人對妳來說有些缺點、不夠完美,但這就是妳愛的人,怎樣微小妳也可以發掘出將愛倒下去的理由,就算只是一個普通的名字,也比一首大熱的歌曲動聽。

Read more

by 藍言次論

[有些感情] 為你好

情感

早上的氣溫有點寒冷,坐在餐廳的一角,吃著鮮奶麥片的時候,腦中突然閃過妳說過的話:「我寧願傷心的人是我,也不願意令你受傷害!」一直以來,這句為我好的說話總能動我心弦,令在妳身邊來來回回的我越見卑微。

Read more

by 藍言次論

<怪奇系列> 煙

奇幻

爸爸過世後留給他的是一個煙斗及一個煙灰缸,他把煙斗用保鮮紙包著放在睡床側邊的小櫃桶裡,想起爸爸時便拿出來看看。年多後,阿添在酒吧結識到阿歡,阿歡是個無業少女,與阿添一樣也是煙不離手,如硬要說不同,也只是阿添吸的尼古丁的份量比較高而阿歡的比較少罷了!

Read more

by 藍言次論

<怪奇系列> 海鮮

奇幻

阿志望望四周向他注目的眼神,不好意思地收斂了少許並拿起餐牌說:「那要叫個珍寶海鮮大餐來慶祝慶祝了!」阿芬有少許抗議的說:「又吃海鮮,與你結婚後也沒有吃過紅肉,白肉也只吃過兩三次…」話未說完,阿志已說:「妳沒有吃紅肉這兩年,皮膚是否好了點?濕疹又是否少了點?」阿芬想了一會說:「又好像是…」阿志未等阿芬說下去就說:「那就是了,吃海鮮比吃肉健康些對身體好一些嘛!」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