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小盛女

做傳銷其實同入邪教無乜分別

職場

如果係朋友,我可以同佢斷絕來往,但係同事就難搞啲,日日對住,唔通我辭職避佢咩,唯有一直話唔得閒拖住先。我唔排除佢嘅產品可能真係好用,亦都唔排除做傳銷真係可以賺大錢,只可以話呢種style真係唔啱我,亦想提提大家要小心啲,因為似乎傳銷又再捲土重來了

Read more

by 米多莉

隨著過去的消失而消失

隨想

已經十年了,既然我不再在反叛期當中,這個引致我和媽媽關係變差的火頭,也早應該熄滅了。既然一切已經過去,那麼不好的關係是不是也應該隨著過去的消失而消失呢?取而代之,今天的我們,一個老了,一個成熟了,就應該focus在現在,不容許過去累積下來的感覺不住煩擾我們。

Read more

by 林平誌

BB以後

影視

BB來了以後,要花的心思需要更多。不妨多一點稱讚老婆,例如讚美她的笑容很甜,說小女兒笑起上來如媽媽般漂亮,甚或說嗅到女兒的氣味,和媽媽那樣香噴噴的,簡單直接的讚美,或多或少會令她感到心甜。

Read more

by Edkin

別了,盧凱彤

影視

親愛的盧凱彤,我知道At17只是你生命的其中一個部分,但我還是想告訴你,那一個晚上在牛掤的燈影裏聽到你唱《The Best Is Yet to Come》… “The best~ is yet to come~ 最好的~尚未來臨”,在我以後的日子裏,每逢遇到難過的事情,腦海裏都會響起你唱這句歌的聲音。

Read more

by 林平誌

子嘩華

生活

其實,要像黃子華那樣說再見,真的不容易。看他把手掌貼着胸膛,俯身向着四面枱躬身,那份落寞和不捨,是2018年最動人的畫面。相隔十一年,再在現場看他,已經由當初的伊館,轉戰紅館。場地大了,支持的人倍增了,棟篤的笑聲多了,響亮了,巨星的光芒,耀眼得來,並不刺眼。

Read more

by P's:虐心者

愛別人多過愛自己的你

情感

每個人也曾經做過愛別人多過愛自己,或愛自己多過愛別人的其中一方,因此我們都知道其實兩者都並非正確或錯誤,誰好受誰不好受,我們都是根於感覺去愛一個人,愛不計較條件,付出多和少,而是源自於雙方的磨合和體諒,無論誰愛誰較多,我們當中始終也曾産生過愛情這種微妙的東西。

Read more

by 小盛女

是咪做得sales 都有個格?

職場

最近公司請咗個女sales,基本上佢係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直屬腦細們,聽講佢好猛料,做過好多大公司,業積好好,即係好跑到數。外表細細粒粒,笑得幾甜,講嘢高八度,好嬌嗲,女腦細話男人最受呢套,迷迷下就好易落搭傾得成生意,女老屎忽話淨係佢同人打招呼同自我介紹都已經睇得出佢好老練。

Read more

by 讀者投稿

我們如此恨DSE

社會

實驗中,巴甫洛夫每次給狗放置食物時候都搖響鈴,久而久之,光是聽到鈴聲,狗也會以為有食物的流口水。我們是不是就像巴甫洛夫的狗一樣,把《綠袖子》和對考試厭惡連結在一連,每每一聽到《綠袖子》就會心生厭惡。

Read more

by Box to Box

英格蘭世界杯之旅回顧

體育

英格蘭的運氣真的很不錯,但所指的不是籤運或成績,而是在適當時候遇上修夫基這位領隊。戰術層面來說,修夫基與頂尖的領隊還有大段距離,不過他起碼贏得球員尊重和信任,俘虜了大量球迷的心,甚至令最喜歡興風作浪的傳媒都有所收歛,在場上亦成功推動大刀闊斧的改革,令球隊的比賽風格開始與時代接軌,讓英格蘭球迷終於看到一點曙光。

Read more

by 小盛女

我決定辭職,因為. . . . . .

職場

打工仔轉工係好閒嘅事,基本上個個人都轉過四、五份工以上,每次決定辭職我都諗得好清楚,而且堅決唔食回頭草,除非公司真係加好多好多好多錢畀我(暫時未試過),無計啦有時人總會為錢而低頭,講真,打工都係為錢啫,唔通同你談情咩。

Read more

by Charis Hung

風景轉人自轉

隨想

以前我也很討厭做公務員,因為我討厭政府。想著我才不屑出賣自己的靈魂呢。現在我卻拼命尋找著公務員的職位。同事笑我是否屈服了。我說是,也可以說不是。那些年,政治運動我沒能出太多力,錢我更是無能為力。
才驚覺現實實在殘酷。

Read more

by The Brewery Cat 酒闖喵

再訪大圍圍住飲

品味

大圍啤酒的Henry從事餐飲多年,本想在香港釀製本土威士忌,卻因器材成本過於高昂轉而釀製啤酒。其更忽發巧思,以不同茶葉代替啤酒花調味,減低酒花用量,維持啤酒香氣之餘避免其過於苦澀。然而初起步時技藝與器材皆未臻成熟,成品便是筆者未克下嚥的洋甘菊Pilsner與伯爵茶Amber Ale。

Read more

by 林平誌

賣鮮魚的女子

隨想

我看着她有點生硬地勉強把魚捉住,然後再放在木砧板上,用左手按着魚身,再用刀輕拍魚頭。我也茫然地看着她,過了數秒鐘,我才意會到,她問我趕時間的緣故。提着兩袋餸的我,從容地笑着回答,「我唔趕時間,真係由你劏魚嗎?」

Read more

by Charis Hung

愛是……身不由己

情感

我以為朋友選擇了這個女生,就早預料到這樣的結局。他卻說:「以前我無名無份,冇資格出聲,一出聲我就會爭輸。但而家我係佢男朋友,我冇辦法接受佢出軌。」雖然我心裡有點黑人問號(因為女生由此至終都沒有改變吧,她就是一直出軌呀。),但我也明白位置不同風景也不再一樣的道理。

Read more

by 肝醣爆裂

世界上最美麗的產婦

職場

她枕在自己披散的微捲黑髮上,對助產士露出一個抱歉的微笑,接下來卻依然故我。我不小心瞥見她往上揮的手臂,不由得細聲嘟嚷一聲:「她真小!」我只覺得一切情有可願,她的胸腔與氣管必然也是合乎比例地小。要求這副身軀吼叫實在過於苛刻了。

Read more

by 伍麒匡

韓國霧霾持續嚴重,政府仍未能完善改善空氣質素問題

國際

去年曾寫過一篇文章,討論韓國霧霾問題的成因,還有責任應歸誰等議題。事隔一年,縱使政府曾實施不同的措施,以改善空氣的情況,但來到今年的冬季及春季,霧霾的問題亦未見有改善。我們應重新討論的,是政府有否有效改善韓國的空氣問題,而且今年在東亞地區形成霧霾的成因,又是否能全歸咎於中國呢?

Read more

by 我的護理小記

如果可以早啲叫佢戒,可能結果未必會一樣

職場

還記得,每一次打電話叫年輕吸煙者戒煙,很多吸煙者都會掛掉我的電話。也有很多都跟我說他們只是吸幾支,或是他們的父母或長輩都有抽煙習慣,也死不了。當然,也有不少病人患上肺癌,自身都不是吸煙者。在我們在已知道甚麼是致癌物質的前題下,真的希望市民遠離吸煙的禍害。戒煙,很難。勸人戒煙,亦不是容易。

Read more

by 林平誌

台北人

遊歷

2018年的台北,夏天的街角,氣溫高漲。走了一趟台北,與小女兒第一次出外,自己也擠了點時間,與數名台北人短聚。發覺文字的世界很微妙,從未見面,甚至沒有通過話,卻可以一下子就約出來,在台北的街頭,作一次簡單的交流。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