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by 讀者投稿

我還是太年輕了

生活

前幾天,幾個朋友約出來聚。其中兩位朋友嗜酒,就約了黃昏近晚的時間到酒吧。我是完全不能喝酒的。對我來說,酒是一種有難以忍受的苦味飲料。到酒吧,也只能喝果汁。到了酒吧,我們各自叫了飲料,也叫了些小食。一會,朋友們的酒杯已經見底,就招手叫來一個侍應。來的是一個年輕的啤酒推銷員,也就是我們說的「啤酒妹」。

Read more

by 吹水皇

孽主(二)

生活

「賣鳩左佢咪得囉,依家個市都好呀。」老友富爸爸講得輕鬆。正如所高賣低買先致勝之道,我低買左,但我唔敢賣。依家一層300呎都要成500幾萬,我賣完個筆錢都唔知夠唔夠買返個廁所。所以我繼續留係呢個死唔斷氣吊鹽水嘅狀態,只係希望繼續有人租,供斷之後,可以留比個仔。

Read more

by 吹水皇

孽主(一)

生活

業主,理應是香港社會中的勝利者階級。但世事有時未如大眾所想,圍標收樓劏房,性慾愛情,殺人放火。為了金錢利益,人可以付出幾多?為勢所迫還是自甘墜落?

Read more

by 假啞港女

雞湯婊

生活

雞湯婊盡得《心靈雞湯》真傳,臉書微博充滿剽竊回來的人生智慧,勵志得不行,比如「若能寬容,就別執著;若能體會,就別誤會。(請按讚分享)」、「是金子在哪裡都會發光」、「淋濕的人不害怕下雨」,雖然不及「在非洲每六十秒就有一分鐘過去」高質,但如果從蓮花長輩圖換上美圖秀秀事業圖,還是會贏得一地盲讚9 share。

Read more

by Edkin

Beer Run ― Why So Serious?

生活

《全城街馬》的 Beer Run 是什麼呢?正式來說這個項目應該是 Beer Mile 才對。這個項目源起於北美洲的大學校園每個週末的 Beer Garden,即是個學生屬會以大量入貨方式,提供廉價啤酒,讓學生在下課後的校園裏飲酒狂歡。酒過三巡,當然荒誕事情一籮籮,不必一一細表。

Read more

by 米多莉

活法,不必要一樣

生活

不是每個人都可以當個好父母的,也不是每個人都適合乜師乜師的專業工作。可能這些是父母喜歡,不用選的 default 設定,但如果你深深的感到不對勁的話,或許這些活法並不適合你唷,那就不要再盲目的這樣活著了!文首的圖片,提到 euphoria 的概念,你有沒有認真想過屬於自己的e uphoria 是如何的呢?

Read more

by 小盛女

揀水鞋同揀男友一樣咁難

生活

好現實,揀水鞋同揀男朋友一樣,第一樣一定係睇樣,唔係話唔著重內在,唔係話一定要好靚,只係如果你第一眼望落去對水鞋度已經完全無好感,我肯定就算個售貨員之後無論點 sell 你都好,都係唔會成功。

Read more

by 吹水皇

成人禮 — 謝師宴

生活

對我呢啲叛逆青年黎講中學嘅謝師宴其實無乜意義,因為你自己都唔知道咁多年學過啲乜,所以亦冇咩好謝。反而應該當係一餐和頭酒,學生同老師一眾飲兩杯講下當自己幾撚憎讀數學;老師又幾撚想一把摑死自己;新黎個MISS有幾正;個個校工當正自己係老師又有幾戇鳩。

Read more

by 毛言地

人大咗就係搵隻水煙腳都難

生活

搭車途中,我仲計劃緊今晚幾時跑,跑幾耐,然後舉唔舉埋鐵;點知返到屋企,佢講得一啲都冇錯,我瞓咗喺地下郁都唔郁。咩跑步啊做運動啊減肥啊,聽日早啲起身再算。然後我今日瞓到返工飛的都遲到。你話人大咗,幾撚慘,幾撚冇用。

Read more

by 毛言地

男人對手係用嚟拼搏,唔係打人

生活

我唔明身為一個男人,點解會忍心打一對手無寸鐵嘅婦孺,仲要係自己嘅屋企人,理論上最親,最應該保護嘅人。你每打一拳,除咗令對方對你心碎失望,更加係磨滅緊你身為一個男人嘅資格。教不嚴父之過,下次你要嬲細路唔聽教,不如諗下你有冇好好教過佢。

Read more

by P's:虐心者

當寫作涉入「專業」兩字

生活

其實寫作一旦被涉入「專業」兩字,其實好多讀者都會好睇你文筆,文章質素,結構鋪排都好唔好,而唔係只係你為左抒發感情而寫既文。呢陣時,你既文章難免會遭受強烈既抨擊,例如,錯字,文法,內容,標點符號,都會有可能俾人捉到蟲,無解,因為當寫作變得商業化,我們更需要更認真更嚴格地修改每篇文章不足之處。

Read more

by 小盛女

食飯訂位係咪真係咁重要?

生活

在商言商,如果我係老闆,有兩個客入嚟,我都會放佢哋喺二人枱,卡位坐到四個人,梗係留返啦,有機會賺多兩個人錢嘛!但係當個場靜英英,而個客人又有要求嘅時候,係咪可以嘗試滿足佢呢?頂多咪加返句:「唔好意思呀如果一陣人多可能麻煩你哋要轉返四人枱。」

Read more

by 小盛女

有人問你借錢,借定唔借?

生活

「爸爸,可唔可以借二千蚊畀我?我有個朋友屋企有啲急事。」我說。「我可以借畀你,不過你自己決定借唔借畀你朋友。」爸爸說。「咁如果你係我,你會唔會借?」我說。「咁就要睇下你同呢個朋友嘅交情喇,同埋你要預咗呢筆錢借咗出去未必會收得返,如果你咁都 OK 咪借囉。」爸爸說。「嗯,我知道喇。」我說。

Read more

by Charis Hung

我們永遠不能知道真相

生活

我知道一隻手掌拍不響,也知道牛唔飲水唔撳得牛頭低。但如果那不是影響世界的大事,也不是大是大非嚴重傷害他人的事情,或導致他下半生走向滅亡之路。你當他是朋友,就悄悄把道理和所謂的「真相」吞進肚裡吧。畢竟他都感覺受傷了,你還去評論他的感覺是否合情合理,不會太殘忍嗎?

Read more

by P's:虐心者

淺談飲食業呢一行

生活

做返飯食業既自己,前幾日去左招聘展,最後都係in左一份待應工,依家等緊電話,不過我相信好大機會會請,因為飲食呢一行真係永遠都缺人。唔好聽一句,勞動性高工種,永遠缺人,D人走完又返,返完又走。

Read more

by Charis Hung

我仍然很喜歡 Facebook

生活

Facebook 的用戶大概仍在增長,但我們都不得不承認 Facebook 是愈來愈少東西看了── 不,不是沒有更新,如果你用手機碌碌碌,你還是會看不見盡頭,然後你會忍不住 refresh,再重覆碌碌碌。但的確愈來愈少東西看了,那東西名為「人氣」,不是有幾受歡迎的人氣,而是人的感覺、人的味道。

Read more

by 山地媽

兩招毒啞 WhatsApp group

生活

這些群組以媽媽為主,無所不談,正經如功課何時交、明天帶那本書回校,無聊如鹵水雞翼如何煮、小孩睡著了未,總之乜都傾一餐。問功課、評論學校和老師種種、打聽哪裡買校服和用品、私人生日會發邀請、等等等等,都在 WhatsApp 進行

Read more

by 譚嘉燕

永遠的朋友

生活

小詠是個傻氣的小女生,深得朋友的喜愛和保護,大家都會怕她吃不飽穿不暖,總是細心呵護著她。小詠的雙眼總是水汪汪又神情無辜,性格也樂於助人,就像一個小公主似的。小月記得小詠當時曾做了一個很勇敢的決定……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