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by 寧若曦

Welcome to the city of tear gas

社會

對不起,我們也沒想過這裡會變成這樣,我們也不知道為什麼警方完全不理會街道上有這麼多路人和遊客而亂放催淚彈。我也很想你能看見香港的美好,這個小小的城市裡,有著很多美食和景點,有著獨有的人情味,我也想你在這裡遊玩得愉快,而不是無辜受牽連。

Read more

by 文探花

沒有一個警察是無辜的

社會

結果就係警署落閘、市民報警被掛斷電話、報警超過2個鐘先有警察到場、話自己唔識睇錶、同白衣人拍膊頭稱兄道弟、同手持鐵通嘅人一齊行但話見唔到有人拎住武器等等,呢啲就係警察嘅所謂部署?

Read more

by Charis Hung

願我們是最後一代的和理非

社會

「我希望我哋係最後一代和理非嘅人」就像我們無法改變那些廢佬藍絲,只能等他們死去般。我們也一樣,入骨的和理非我不會說完全沒有改變的可能,但我會說那是很難很難的一件事。那麼,至少把「和理非」停留在我們身上,罵不還口打不還手是一種做法,但真的沒有特別高尚。

Read more

by 假啞港女

中國式算命

社會

廟街看相不會斬釘截鐵說你是狐狸精,但強國國情始終不同,對外輸出中國式陰道,陰乾了天水圍呀伯,也套住了傳媒大亨梅鐸,對內則市道暢旺,有價有市,高尚住宅成為「二奶小區」也不是新鮮事。

Read more

by Charis Hung

同學,你可以不笑得那麼燦爛的

社會

叫我扎心的是,這些有故事的孩子總是全程面露笑容。當然,對著我這個外來者不笑,難道要哭嗎?(但據老師說他們平日也一直這樣笑咪咪的)是的,不需要哭啊。但在笑與哭之間,其實有很大的距離。你們不一定要笑得如此燦爛的。

Read more

by Charis Hung

義工,不義?

社會

「擠在城市一角的服務中心不給我有人情味的感覺,卻只像個交易場。」(〈助人自助?〉林瑋怡)這是小師妹對於這次義工的總結。而我只能一再引用耶穌的說話:「父啊,赦免他們!因為他們所做的他們不曉得。」很多事情,一開始都是好的,漸漸卻會異化、扭曲,因為我們忘記了思考,我們忘記了用心去看待那個人,那件事。

Read more

by Charis Hung

她買了20對 earphone

社會

我決定以後只要遇到呢啲人,我就送一對earphone俾佢地。我明架,出街無帶earphone又好想睇劇或者聽歌,好辛苦架嘛,有時真係會忍唔住。但我又真係好想可以安靜抖下,所以我決定以後遇到呢啲人,我唔會叫停佢地,我會送對earphone俾佢地。

Read more

by 山地媽

連個仔讀邊間都唔知叫咩名

社會

女仔讀得而又叫聖菠蘿嘅中學有四間咁多,而且件件校服都唔同色,你講唔出係邊間都好難幫到你。之不過如果係考到入任何一間聖菠蘿嘅話,個老母都無可能唔記得個名,因為應該向人曬命時講過無數次……

Read more

by 讀者投稿

我們如此恨DSE

社會

實驗中,巴甫洛夫每次給狗放置食物時候都搖響鈴,久而久之,光是聽到鈴聲,狗也會以為有食物的流口水。我們是不是就像巴甫洛夫的狗一樣,把《綠袖子》和對考試厭惡連結在一連,每每一聽到《綠袖子》就會心生厭惡。

Read more

by 山地媽

擾敵

社會

機心港女榮升人母就變成機心港媽,兩年前開始流傳陳守仁面試要拼讀amphibian、reptile等,早排陳記校長出嚟否認。咁校長無理由講大話,咁咪即係機心港媽奸招擾敵。

Read more

by 何羚

從「自己不吃」說起

社會

早年看新聞片,轉述一個奶工揭發國產奶如何做假,結論是:他從不喝國產奶。忽地記起,曾幾何時,在新聞報導中訪問了廣東的農民,以被重金屬污染的廢棄物澆菜。 在接受訪問時,也直截了當的承認:從不吃自己種的菜。

Read more

by 山地媽

為什麼沒有人宣揚守身如玉也是女性身體自主?

社會

女性因穿得暴露而引來男人色迷迷的眼光、女性被男性賤視為性工具、人們對婦女墮胎指指點點,那是家庭教養和社會風氣問題,不必一下子拉到女性身體自主,然後以下海、剝光、墮胎後表示那是愉快的事等激烈行為,來宣示女性對自己的身體有主權,並以為女性紛紛跟從就是解決方法。

Read more

by 山地媽

普教中害人未夠,又嚟硬推普教幼

社會

有幼稚園老師開blog,話教育局響暑假搞課程拉幼稚園老師去進修普通話,倒貼曬學費食宿同參觀活動,疑似為普教幼鋪路。點知全港成千間幼稚園都唔夠人報滿嗰40個名額(都真係夠樣衰),搞到教育局要call屋村免費幼稚園逼校長交人去參加。

Read more

by 讀者投稿

廢老不廢

社會

叫老人家出番黎做野,政府其實就姐係同佢地講:「我唔養你架,你自己諗惦佢啦!」而家啲廢老成日話啲廢青唔捱得,但係睇怕唔洗幾耐,啲廢青就可以好自豪咁同啲廢老講:「我睇你捱得幾耐!」

Read more

by 讀者投稿

哈爾移動離島

社會

呢個問題唔單止係講緊美觀唔美觀,而係直接就影響到港珠澳大橋成個海底隧道既結構安全問題。而家沖到成百米咁遠,本身弱波石要黎減弱波浪不斷沖打人工島既作用亦無辦法發揮。

Read more

by 林平誌

不說廣東話的媽媽

社會

媽媽很用心地和女兒對話,每一句對白都是英語,而且表面上雖沒禁止說廣東話,但潛規則卻很明顯表達了這個禁令。記得媽媽跟女兒說「Play more ten minutes」,我聽後感到有點心悸,那句話很冰冷,指令式,沒有感情色彩,也有說不出的怪異。

Read more

by 澳門人在英國

廿三條一地兩檢駛乜驚

社會

近日,香港立法會《廣深港高鐵一地兩檢條例草案》進入委員會階段,另一邊廂廿三條有捲土重來之勢,戴耀廷事件更令事件升溫,不少人憂慮落實一地兩檢和廿三條立法的話,會對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等造成嚴重打擊。廿三條、一地兩檢,大家怕的是甚麼?

Read more

by 肝醣爆裂

現代社會風險的範式轉移

社會

我們既然有能力造成前所未有的改變,自然有能力造成前所未有的破壞。現代技術複雜又脆弱,差之毫釐,謬以千里,但我們往往只能將操作權交給並不完美的人類同僚,令人造傷害成為不可避免之事。人們遇到天災只能摸摸鼻子自嘆倒楣,橫遭人禍則可問責。

Read more

by 山地媽

試場裡交白卷的人

社會

籃球衫男生考每份卷都是這樣的:進場擺出准考證和一枝筆,寫好考生編號後抱頭大睡,考官宣佈考試時間已過半小時,就舉手要求離開。當時埋頭答卷的我想,好一個戰友啊——墊底的朋友。這樣來「捧U」不是浪費時間和考試費是什麼?

Read more

by housescheung

三百尺不是我們的夢想,而是最大的隱憂

社會

面對居住問題,香港人感性多於理性。我們在滿足感性的需要,設想一個美好的未來。可能也會看見痛苦,然後跟自己說,現在不捱難道老了才捱,現在不供難道退休才供。老一輩恐嚇我們,「若不買樓,晚景淒涼」。我們同樣,理性地依從他們的思維方式,進行一生人最長遠的計劃,讓地產商、銀行替我們規劃好未來四十年,持續供養他們。

Read more

by 米多莉

我只能離開

社會

香港這個社會一直都是以急速﹑金錢﹑發達的形式發展著。不論你是不是「一分鐘幾十萬上落」,香港的文化就是股燥﹑騷動﹑不耐煩。雖然不是每一個人都是這樣,但我在香港十天見到的tension比我在倫敦十年還要多,我留意到自己也燥底起來,就是在寧靜的森林間,我的耳朵也響起很多嘈吵聲,靜不下心。

Read more

by 山地媽

將人奴化的蛇餅

社會

兒女說想年假期間去海洋公園,我想到自由行加上本地家庭的雙倍人潮就耍手擰頭。我對排長龍是既怕且惡,如非必要絕對不會乖乖走到那不見底的隊尾。假期苦短,光陰寶貴,天倫之樂的時間不是用來排隊的。

Read more

by 法夢

罷工後被即時解僱?有咩解救?

社會

根據《僱傭條例》第32A條,僱員在某些情況下的確可以告僱主沒有「正當理由」就把僱員解僱,但是法庭一般只要求僱主有理由,而不會理會該理由是否合理,原因是因為法庭無法單憑雙方爭辯決定員工的行為、工作能力、業務需要是否合理原因解僱員工。

Read more

by 米多莉

標準倫敦人的八婆碌眼

社會

最近我和朋友吃飯,他決定誠實的告訴我,說,你以前不是想幫人做 NGO的麼?為甚麼你變得這樣 snobbish,為甚麼要看不起別人,為甚麼老覺得被人浪費你的時間。你的時間很寶貴麼?寶貴得不能停下來協助迷失路的遊客麼?你的身份要是這麼尊貴,那你為甚麼不坐的士要迫地鐵?你的腦袋如此聰明為甚麼還是為一個苛刻的老闆打工?

Read more

by Psychedelika

流感疫苗風波的本質是政府無能

社會

以上種種失誤和近年政府多番出賣港人的行為,令到市民對所有政府提供的信息的戒心日益增加,最後於今次流感疫苗風波大爆發。教育公眾,提高認知,本來是政府部門的責任,但這次風波爆發後,我們見到只是一些應該只是做臨床研究的病理學流行病學專家或前線醫生組織向公眾提供數據和解釋疑問,應付傳媒提問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