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場


by Stepasidehk

作為一個玩具工程師

職場

每個玩具的不同之處,在於它背後的畫面,和故事。放一個美國隊長,背後是和九頭蛇對戰的故事,連帶着他拿一個盾,用力量型的戰鬥抗衡敵人;放一個蜘蛛俠,背後是美國街頭,在街頭漂蕩着的影兒,而日光下會加上 Mary Jane;放一個Thanos,就能惹起其他英雄,成為別人的眼中釘,變成一個以一敵百,甚至是一個人單挑宇宙的故事。

Read more

by 肝醣爆裂

職場

比起酒精成癮,毒癮者身上的標籤更重。湊巧的是,每每我與毒癮者交手,往往都是不歡而散,不似與酒癮者的接觸那麼勵志。

Read more

by 肝醣爆裂

職場

他坐在床上,大部份時間玩手指,偶爾將眼珠子轉向我,然後微笑。他一笑,我便要掉眼淚。最後他在某個夜晚無聲無息地走了。

Read more

by Charis Hung

傾Job之禮儀

職場

有些人也會嘗試以工作的性質或意義來打動我,說著這份工作多有意思或價值,說真的我若單為金錢而決定一切,今天也就不會是這樣的境況。但我的財力也沒好到能免費提供服務或收取極低廉的價錢就是了。

Read more

by 小小藥罐子

撲熱息痛事件

職場

對,用藥永遠是「對症下藥」,總之多不代表好,好不一定多。話雖如此,不過很多人的潛意識還是可能會想醫生開多點藥,所以既可能會用單方取代複方,還可能會將一種藥分拆上市,一分為二,一種藥拆成兩包藥,希望能夠多湊幾道餸,滿足用藥者這種「貴多不貴精」的心態。

Read more

by 肝醣爆裂

優雅與眼睫毛

職場

比起駱駝式的又長又濃又上翹的眼睫毛,我偏好蚊子腳式的眼睫毛:纖長,柔軟,根根分明,順著眼瞼的弧度自然下垂。那位先生擁有這樣一雙眼睫毛。當我見到他時,他已不能自理,一根根眼睫毛因分泌物而膠成一簇簇,泛起濕潤的光澤,像假睫毛。

Read more

by 偽文少女醫科札記

潛水艇與高壓艙

職場

數個小時前,我才剛剛回到急症室開始工作,但如今竟已身處十八米深的海底!這一更的時間根本還未完結,那為什麼我會在上班途中「潛水」呢?我並沒有趕搭飛機前往度假勝地,而是坐上了救護車,護送病人到昂船洲的高壓氧治療中心。

Read more

by 肝醣爆裂

藥石無靈

職場

蛀牙對一個智力正常者而言,是相對容易解決的小麻煩,在他身上卻演變成如此巨大的災難。他如此憤怒地吼叫,是因為不懂得表達痛苦,也不知道該如何解決痛苦。

Read more

by 小小藥罐子

買藥都要帶 Google Translate?

職場

綜觀這盒藥,裡面的說明書全是英文,簡單說,便是「雞腸,全部都係雞腸。」至於說到盒面,僅僅只有牌子名、藥物分類(監督售賣藥物)、警告字句(注意:服食過量有危險)、服用方法(服用藥物時,請送服整粒藥片;切勿將藥片掰開或咀嚼服用)是中文,而且還是中英對照。

Read more

by 小盛女

啱啱出嚟做嘢嗰陣…

職場

其實做過嘅每一份工,遇過嘅每一個人,都會令你有一定程度嘅成長,凡事都有兩面,呢一刻可能你好憎呢個A字膊嘅同事,乜都推晒畀你做,但係第時諗返可能就係因為佢令你學識 say no,唔再做 yes man。

Read more

by Charis Hung

繼續幫人搵工

職場

話說畢業第一份工作就是幫人找工作(協助綜援人士搵工,自力更新),Title很勁,叫就業主任(Placement Officer),但拿著的也不過是萬二蚊人工。想來也覺得可笑,初出茅廬,哪有甚麼經驗協助別人找工,都是硬著頭皮戰戰兢兢地邊做邊學。記得那些阿姨最喜歡和我說:「阿妹,你個樣好細。你係咪好細個?」

Read more

by 小盛女

愈好人愈折墮

職場

好人難做,喺職場上更加唔應該做,因為「好人有好報,惡人有惡報」只係喺無能為力嘅情況下自我安慰嘅說話,做好人永遠無好結果,我都奶過唔少次嘢。最簡單嘅就係因為做好人,唔識拒絕同事嘅請求,然後個個都會搵你幫手,乜都關你事,最慘嘅係幫過一次,個責任就落咗你度,你say no,人哋就會話:「下,不嬲都係你做㗎喎,我唔識㗎。」

Read more

by 小盛女

遇到個關心自己嘅男上司,男友話:「超!扮細心!關佢鬼事!」

職場

最近我身體唔舒服,佢介紹咗好多唔同嘅醫生畀我,中醫、西醫、自然療法等等,有個咁貼心嘅腦細,其實都算係小幸運,但係男友Mike當然唔係咁諗,佢會話:「超!扮細心!關佢鬼事!」當然我有同佢解釋腦細其實對個個都好好,又有一個拍咗好多年拖嘅女友,平時都好gentleman,唔會抽女同事水,叫佢唔使擔心,然後佢就會話:「男人最明男人諗乜,總之呢個世界上所有男人都係PK,要非常小心!」

Read more

by 肝醣爆裂

戒毒者

職場

一個母親在參加家長會前一天還在公園裹吸毒吸到人事不省聽起來很不負責任,但一個吸毒者吸毒吸到人事不省還要堅持準時參加兒子的家長會聽起來就充滿母性光輝了。

Read more

by 肝醣爆裂

笑容

職場

我的病人快要死了,我卻有點羡慕他,他在自己臨終前幾天,仍舊可以留給家人一些美好的事物;我傷感的,不是因為知道自己快要失去他,而是知道自己快要失去這個笑容。

Read more

by 小盛女

做傳銷其實同入邪教無乜分別

職場

如果係朋友,我可以同佢斷絕來往,但係同事就難搞啲,日日對住,唔通我辭職避佢咩,唯有一直話唔得閒拖住先。我唔排除佢嘅產品可能真係好用,亦都唔排除做傳銷真係可以賺大錢,只可以話呢種style真係唔啱我,亦想提提大家要小心啲,因為似乎傳銷又再捲土重來了

Read more

by 小盛女

是咪做得sales 都有個格?

職場

最近公司請咗個女sales,基本上佢係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直屬腦細們,聽講佢好猛料,做過好多大公司,業積好好,即係好跑到數。外表細細粒粒,笑得幾甜,講嘢高八度,好嬌嗲,女腦細話男人最受呢套,迷迷下就好易落搭傾得成生意,女老屎忽話淨係佢同人打招呼同自我介紹都已經睇得出佢好老練。

Read more

by 小盛女

我決定辭職,因為. . . . . .

職場

打工仔轉工係好閒嘅事,基本上個個人都轉過四、五份工以上,每次決定辭職我都諗得好清楚,而且堅決唔食回頭草,除非公司真係加好多好多好多錢畀我(暫時未試過),無計啦有時人總會為錢而低頭,講真,打工都係為錢啫,唔通同你談情咩。

Read more

by 肝醣爆裂

世界上最美麗的產婦

職場

她枕在自己披散的微捲黑髮上,對助產士露出一個抱歉的微笑,接下來卻依然故我。我不小心瞥見她往上揮的手臂,不由得細聲嘟嚷一聲:「她真小!」我只覺得一切情有可願,她的胸腔與氣管必然也是合乎比例地小。要求這副身軀吼叫實在過於苛刻了。

Read more

by 我的護理小記

如果可以早啲叫佢戒,可能結果未必會一樣

職場

還記得,每一次打電話叫年輕吸煙者戒煙,很多吸煙者都會掛掉我的電話。也有很多都跟我說他們只是吸幾支,或是他們的父母或長輩都有抽煙習慣,也死不了。當然,也有不少病人患上肺癌,自身都不是吸煙者。在我們在已知道甚麼是致癌物質的前題下,真的希望市民遠離吸煙的禍害。戒煙,很難。勸人戒煙,亦不是容易。

Read more

by 米多莉

拒絕了一份工作

職場

必須知道自己有多少斤兩,新公司新職位是甚麼來頭,就算面試了十次,要reject還是要reject的(當然要有禮貌地)。管不了recruiter的佣金,那是你自己的未來呀!

Read more

by Charis Hung

不要因為別人沈默就心存僥倖

職場

除了父母、老師或特定情況下某些好朋友會提醒你做得不好的地方外,大部份人其實很少會開口責備你。
一怕尷尬、二怕吃力不討好,更多的是沒有人那麼有心機去教你待人接物。你要做不好是你的事,名聲和面子都是自己建立的。大家會把一切都默默看在眼內。

Read more

by 肝醣爆裂

擁權的怯弱者

職場

同樣的維生技術用在長期卧病在床、無法溝通的病人身上時,便成了拖長死亡過程的工具。現成的技術就擺在這兒了,身為醫生,你用,還是不用?為甚麼不用?不用是否失職失德?我知道我有權力使用這些技術。而許多時候,我沒有不使用的權力。因為這是我的本份。 

Read more

by 我的護理小記

護士這一行

職場

不能改變別人的想法,就調整自己的心態。遇到不開心的事,要與人分享,要找方法。只要有一刻心仍在跳,就有值得對自己好的理由。我相信,當初心中都是想拯救生命,才會走上護理之路的。

Read more

by 肝醣爆裂

交口稱讚

職場

正所謂打蛇打三寸,對方故意側著頭、刻意挑中這個此處,明明要害已盡入囊中,卻在最後關頭點到即止,留下一道如此細微的傷口後全身而退,發力之精準令人驚嘆。傷人並不難,這位女士能夠舉輕若重,是真正的高手風範,功夫深不可測。

Read more

by 肝醣爆裂

戒毒者

職場

一個母親在參加家長會前一天還在公園裹吸毒吸到人事不省聽起來很不負責任,但一個吸毒者吸毒吸到人事不省還要堅持準時參加兒子的家長會聽起來就充滿母性光輝了。

Read more

by 肝醣爆裂

不祥的硬塊

職場

我見她明明那麼高興,卻又馬上陷入憂慮,為人母無非如此,生兒一百歲,長憂九十九。轉眼又見她吱吱喳喳又哭又笑地與女友討論待會該如何告知老公,看起來是暫時放下心頭大石了,我也是除咗講恭喜之外,都唔知應該講乜嘢好。

Read more

by 小盛女

裸辭定騎牛搵馬好?

職場

「而家日日都好想辭職,我覺得好攰,好想放長假。」我說。「Send咗CV出去試水溫先啦,都唔知個市點,搵到先走啦,風險低啲。」死黨阿花說。「成世人流流長,仲有幾十年工要返,就算我裸辭抖返一個月都唔過份啫?」我說。

Read more

by 肝醣爆裂

不可控制

職場

我檢查她的喉嚨,望向她的身份証明號碼,內心明白,一個難民的子女,在無論任何一個地方,都是很難成為一個醫生的。這是我人生中少數幾次體會,而不只是僅在理性上知道,一個人的一生,究竟有多麼受自己不可控制的因素主宰。

Read more

by 我的護理小記

同熱愛這片土地

職場

最近聽到同事說另一位病人明明「行得走得」,說自己要非緊急十字車回家,他的另一半可以在出院當天給他拿衣服更換,但也不送他回家。另一半活動能力很好,說自己不懂煮飯,就要求送飯服務,更想多拿藥物。他要求的每一項東西對他來說是免費,但其實什麼都是要錢,是納稅人支付的。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