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想


by 林平誌

外賣杯蓋上的小凸孔

隨想

她坐在淺啡色的實木桌前,眼前是一杯飲品。雖然是堂食,卻用了外賣的即棄杯,杯蓋上的小凸孔,引起她的關注。這些小凸孔,在現世代已很少功能了,大概知道它們真正功用的人,也不多。但偏偏,對她而言,小凸孔卻繫牽着一份剛萌芽的愛。

Read more

by 小盛女

每個女人都係一隻高音怪

隨想

「人哋平幾百蚊畀你啫,使咪即刻講嘢勁高音呀。」我哋行出電話舖後男友Mike不屑地說。「下?有咩?咁而家要佢幫手嘛,佢搵唔到個套畀我咪死,同埋佢又送咗咁多嘢畀我哋。」我說。「咁你而家同你公司個同事Eva有分別咩?高音怪!」Mike說。

Read more

by 林平誌

增值

隨想

在連鎖餅店買一個麵包,排隊付款時,遇到一個年輕媽媽,當時她只有一個人。之所以估計她是媽媽,是因為她持有兩張兒童八達通卡,她把貼有小朋友名字的八達通卡,拋向增值機上,不帶感情地說:「呢張增值五十。」然後接着下一張就思考了一會,還是一句:「都係五十。」增值完成後,她瀟灑轉身離去。看到那一幕,我的心不知怎地湧起一股寒意。

Read more

by Luna

古文明的灰燼

隨想

一場大火,把巴西博物館內2千萬件古文物燒成灰燼,就如把無言訴說中南美洲古文明的生命一夜間消失殆盡…… 有一萬一千五百多年歷史、最古老的人類化石Luzia… 以草藥浸泡、多番切割使頭髗乾製縮成拳頭大小的縮頭術…

Read more

by 米多莉

不是一輩子的友誼

隨想

「來這裏久了,友情好像都不是真的。」這樣的大男人說著這樣委婉的話。「我是曼彻斯特來的一個小伙子,在那邊,友誼都是地久天長的。」這個男人絕對不是一個鄉下來的小伙子,他是我們倫敦財雄勢大的一個銀行家。

Read more

by 吹水皇

人生,一場旅程

隨想

正正就係活在當下嘅重要性,因為過去是歷史,未來是謎,今日就是一份禮物(Yesterday is history , Tomorrow is a mystery , today is a Gift. That’s why they call it the Present)好好對待今日,就係最好方法就面對自己人生。

Read more

by P's:虐心者

寫給23歲有關於自己的反思

隨想

最近也沒有照鏡子多過5分鐘,我想,我不想認識自己,甚至對於自我的認知已經很模糊。你看,活了23年的自己,其實並不瞭解自己,我的傷口還藏在內心深處,但每次思及自己的一生,用文字表達出來,我總會情緒失控痛哭,愈是寫得深層,傷口越是痛,然後我安慰著自己不要再寫了。

Read more

by 讀者投稿

致青春

隨想

小孩想趕快長大變成大人;大人卻想退回去變回小孩。青少年是夾在兩者之間的曖昧時期——既是大小孩,也是小大人。或許,是因為曖昧是最美好的時光,很多人緬懷青少年時期。

Read more

by 米多莉

真正的勝利者

隨想

沒有捱過苦的人柔弱的很。只有痛心疾首過、卻沒有沉沒在痛苦裏的人才是最後的勝利者。沒有錯,在悲傷裏走不出來的人還沒有戰勝,因為悲痛而浪費自己的人僅是當局者迷。

Read more

by 米多莉

隨著過去的消失而消失

隨想

已經十年了,既然我不再在反叛期當中,這個引致我和媽媽關係變差的火頭,也早應該熄滅了。既然一切已經過去,那麼不好的關係是不是也應該隨著過去的消失而消失呢?取而代之,今天的我們,一個老了,一個成熟了,就應該focus在現在,不容許過去累積下來的感覺不住煩擾我們。

Read more

by Charis Hung

風景轉人自轉

隨想

以前我也很討厭做公務員,因為我討厭政府。想著我才不屑出賣自己的靈魂呢。現在我卻拼命尋找著公務員的職位。同事笑我是否屈服了。我說是,也可以說不是。那些年,政治運動我沒能出太多力,錢我更是無能為力。
才驚覺現實實在殘酷。

Read more

by 林平誌

賣鮮魚的女子

隨想

我看着她有點生硬地勉強把魚捉住,然後再放在木砧板上,用左手按着魚身,再用刀輕拍魚頭。我也茫然地看着她,過了數秒鐘,我才意會到,她問我趕時間的緣故。提着兩袋餸的我,從容地笑着回答,「我唔趕時間,真係由你劏魚嗎?」

Read more

by 林平誌

金魚

隨想

金魚是種觀賞魚類,對比起大多數食用魚類來說,牠們的記憶裡,少了許多殺戮場面,沒有被殺被吃用的陰霾。如果喜歡金魚,養牠們還是去觀賞被養的牠們,這個問題一直都爭議不斷,記憶只有三秒的話,其實牠們真的不會記得誰是主人。

Read more

by 米多莉

貪心就是爽

隨想

這不就是那種港男忌諱的三高女嗎?或許是呢,指著我的臉說我貪心,可是不了解想進步就是我們的個性。你為甚麼說我呢?是因為你不貪心、或是因為你懶?

Read more

by Charis Hung

損壞的我們

隨想

是的,我也真的好煩。我有「恐懼無法去廁所」的強逼症。意思是,只要我意識有一段時間可能無法自如地去廁所,我就會好緊張。比如看一套90分鐘或以上的電影、搭一列超過30分鐘的列車或要開個長會之類。

Read more

by 米多莉

為何港女總是要扭計

隨想

究竟A是一個小孩子,還是一個港女呢?在香港,我覺得兩者都有可能。港女,有時會跟一個乳臭未乾的小童一樣,特別喜歡扭計。根據米多莉多年的觀察,這應該就是港女最討人厭的地方。

Read more

by 葵倩鈴

當我談身體自主,我在談什麼?

隨想

我所支持的身體自主,是鼓勵所有女性自由選擇如何對待自己的身體,穿著令自己舒適自信的服裝,進行任何不損害他人和自己的行為,包括穿著性感、享受性愛。別人的意見,聽聽就好,他們根本無法告訴你該怎樣對待自己。妳的身體,只要健康自在,沒有什麼可以阻止你活出自己。

Read more

by 白投浪

復活迷蹤之發跡 (三)

隨想

「「你們祈求,就給你們;尋找,就尋見;叩門,就給你們開門。因為凡祈求的,就得著;尋找的,就尋見;叩門的,就給他開門。你們中間誰有兒子求餅,反給他石頭呢?求魚,反給他蛇呢?」下款寫著『少女』二字,此外,卡上再沒有任何筆跡。意念一轉,少女,女少…… 難道這是﹗妙姨留下的提示﹗

Read more

by 白投浪

復活迷蹤之發跡 (二)

隨想

外間總以為教會是泡女天堂:其實在一些持保守教導的教會,因為受到群儕互相監察及相處日久會彼此生厭的原故,條件不俗卻獨守空房的「剩男」弟兄、「中女」姊妹卻比比皆是……

Read more

by 白投浪

復活迷蹤之發跡 (一)

隨想

「拿著。」妙姨將她頸上的十字架項鍊脫下來,輕放在我掌心內。我望著這十字架項鍊:暗淡銅色的十字架,在夕陽的餘暉下,綻放著一點猩紅的色彩。「這就是我得著永生的奧秘。」

Read more

by 多媒體廢作人

「月滿」時的敏感度

隨想

不一定因為經期的生理反應,不一定是睡眠不足,也不一定是惡運,而是因為這幾天個人會對身邊的事物也異常敏感,例如:平日吃的麵包,今天覺得特別乾;每天平均接十個八個電話,今天一個也嫌多;一個人在街上,看著面前是永遠走不完的路;會因為因為聽到鬧市中的交通燈訊號聲而感到煩燥;港鐵又有事故,雖然是20-30秒的延誤,但足以令你爆發。

Read more

by 多媒體廢作人

《「廢作蛙」旅行記事》幽幽的⋯⋯

隨想

講返阿仔,其實佢係咪又有心事無同我講?作為佢老豆,好多事唔係唔想同佢傾,但佢好似咩都唔想講咁。問佢讀書、朋輩關係、就連最近打咩機都想問下佢,但係除咗玩同一個Game之外,我對阿仔嘅嘢真係一無所知。呢一代,要佢講日常生活,係咪真係咁難?之後我就代入返自己係阿仔時,反問一下自己⋯⋯

Read more

by 多媒體廢作人

《「廢作蛙」旅行記事》在華山之巔

隨想

相信好多人都唔明白,點解我會覺得阿仔去咗「華山弄見」。呢句說話其實係「劉德華年代的楊過」,演活老頑童一角嘅「秦煌」,係最後一場戲中,講述眾人返去華山嘅時候,發現有班無名鼠輩係到爭奪天下第一。當時就有人被打傷,臨死之前就係老頑童身邊講咗佢:「我哋係嚟華山弄見」

Read more

by 多媒體廢作人

背住個海

隨想

反而對住節奏一致嘅海浪,只有我單方面去解讀由海嘅另一邊帶返嚟嘅訊息,到時你會好清楚聽到,你自己想對自己講嘅說話。因為……地球係圓架麻!只係要你句說話繞過地球一圈先返到嚟,真係要啲時間。

Read more

by 多媒體廢作人

食蛋糕

隨想

或者以芝士餅為例,一件好味嘅芝士蛋糕,重點係口感同芝士味。不過呢啲其實都係各有所好,而我自己追求,係入口即溶嘅濃芝士味,而配搭嘅口味就係豆腐或者藍莓;但如果係配合朱古力,我會選擇硬身一啲嘅口感,如紐約芝士⋯⋯

Read more

by 多媒體廢作人

蛙在露營

隨想

阿仔今日去咗露營,實行一次「蛙在野」(其實蛙不嬲都在野)。有時諗返轉頭,人類都真係幾特別嘅生物。生活係地球呢個地方,所有嘅生命體都係為咗周圍嘅環境而改變自己,去迎合大自然。

Read more

by 讀者投稿

這張光碟送給您

隨想

這間CD舖一直由小美打理,舖內幾乎有任何類型音樂的CD,甚至是一些懷舊的,或是非主流音樂的都有。小美很喜歡音樂,而且對不同類型的音樂都非常熟識,她認為音樂是一種表達思想和情感的東西,所以她常常聽不同類型的歌曲,而且耳熟能詳。

Read more

by 米多莉

於是我們都打安全牌

隨想

我們不安,所以看別人的刻薄眼光完全apply在自己身上。有誰沒有在鏡子前打量自己,然後內心一陣悲涼?不夠健碩,風趣,有錢,高度,興趣不夠廣泛,世面見得不夠廣。 大家互相攻擊,加上父母隨口在把自己仔女跟別人比較,我們以為自己一直不足。

Read more

by 伍麒匡

《進擊》【第20回:傀儡的心

隨想

振永不斷翻閱梁給他的資料,他翻完又翻多一次,他驚訝地對著它。他看畢後,振永抬起頭看著梁,弱弱地問:「點⋯⋯點解你會俾呢啲我?」這時Shirley拿起那份資料來看,她只目瞪口呆,梁再斟滿一杯香檳,然後一口氣乾掉了它。「你都知我咩環境㗎啦。」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