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晚會


by 夏天祐

寫於1564之後

政治

或許這是最壞的時代,因為香港人已沒有分裂的本錢,但或許這也是最好的時代,因為香港人尚有獨立人格和自主意志,尚有分道揚鑣的自由,不需作舉手機器,人人以同一個表情喊著同一句說話。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