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


by housescheung

屋村師奶的殺人狂想 – 黃金花

影視

翻閱《黃金花》的劇情簡介,比對今年香港金像奬女主角入圍名單,毛舜筠根本不可能失落奬項。除非她遇上《桃姐》葉德嫻、《金雞》吳君如、《心魔》惠英紅、《親愛的》趙薇⋯⋯今年連《血觀音》都沒有提名,老戲骨如毛舜筠,怎可能落選。

Read more

by 雷米諾

《七月與安生》對讀心得

影視

《七月與安生》的電影改編挑起了最近看《白夜行》韓國電影版的記憶——東野圭吾的《白夜行》一點不新,對其記憶早已矇矓,但電影改編卻一改敍事結構,將本來平鋪直敍的故事線,交由警探去追查,倒過來一點一滴揭露男女主角之間悲哀的過去。

Read more

by 雷米諾

歌舞/音樂劇雜評

文藝

還記得最初接觸到的是迪士尼的卡通,小時候的我不喜歡,不明白為何角色好端端的有對白不講,偏要在那唱唱跳跳的。直到後來看陳可辛的《如果.愛》,才對這片種改觀。而最近大熱的三齣電影,居然不約而同的採用了歌舞/音樂劇的元素,也教我不禁思索一下,到底這片種於我而言到底是甚麼。

Read more

by Innie Ccy

Cult 電影節與《鬼怪屋》

影視

開幕電影是大林宣彥的《鬼怪屋》(House),我滿懷期待地看了,果然沒有失望,的確是一部很古怪的電影 — 從井裡撈起的西瓜變成人頭飛咬少女的屁股、和室裡的棉被一張張翻騰把少女活埋、鋼琴把少女迷住再從手指開始把她吃掉、援兵趕至卻在瞬間被變成一堆香蕉⋯⋯

Read more

by 抒文

《國定殺戮日大選狂屠》:星火燎原

影視

這一集除了隱喻現有美國政治的黑暗和大選的真面目之外,也有描寫商人借機賺取油水,例如保險業乘著殺戮日前夕向低下階層的人要求增加保費、旅遊業也藉機舉辦殺戮旅遊,種種行為都想表達利益團體和有權力的勢力希望借殺戮日來賺取和清洗低下階層的野心。

Read more

by housescheung

筆羈天才側記──1937年的天才們

影視

筆羈天才(Genius,下稱電影)取材自史考特‧柏格(Andrew Scott Berg)所撰之傳記文學Max Perkins, Editor of Genius(下稱傳記,以茲與電影之區別)。故事發生於1929至1938年,麥斯威爾.柏金斯(Max Perkins)初遇湯瑪士.伍爾夫(Thomas Wolfe),直至1938年湯瑪士.伍爾夫腦結核去世為止。

Read more

by Jeanne

點五步:青春是一份勇氣

影視

猶記得最初在戲院看了預告,難以想像香港竟然會有棒球電影(首先,以運動為題材的電影已廖廖可數)。《點五步》上映以來是一套不折不扣贏口啤,輸票房的電影。它的質素的確不高,但轉身離開片場,卻有感於作為香港人,是應該入場支持真‧本土的《點五步》。

Read more

by 游麗絲

《導火新聞線》教我的事

影視

在囧報裡,卻仍然有熱血的記者,有願意承擔的編輯。編輯方凝說:「市場上有閃報(為求點擊不擇手段)這樣的報紙,因為市場有這樣的讀者。我們不應該跟著這樣的方向走,我們要抵抗的不是閃報,是讀者。我們要將我們相信的價值,反攻給讀者。」

Read more

by 紳士不器

大衛芬查的變態電影世界(一)

影視

當別人說起基斯杜化路蘭(Christopher Nolan)或者昆頓塔倫天奴(Quentin Tarantino)時,至少說得出一兩齣成名作,然後大談有多喜歡他(們)的作品。大衛芬查(David Fincher)沒這麼幸運,對話通常是這樣開始:「大衛芬查是誰?」「噢,七宗罪我有看過。」「噢,對對對……搏擊會我也有看過。」

Read more

by 文探花

《導火新聞線》: 不止說新聞

影視

《導火新聞線》的主軸就是在暗示現時的香港,某些傳媒的角色和取態已變了質,以閃報和囧報的大鬥法描繪現況,例如譚銳智挾持電視台人質的目的是為了替自己女兒譚一心取回公道之後,閃報的記者用盡手段刺激譚銳智的情緒,令他傷害高健仁,從而提升令閃報的點擊率,這種方法,是記者應該用的嗎?

Read more

by 給我一個看電影的理由

《寒戰 2》:贏在視野,輸在細節

影視

《寒戰 2》剛上映,就刷新香港華語開畫票房記錄,對岸台灣,票房則完勝荷里活巨製《海底奇兵 2》。我們好像已經忘記,上一部能夠橫掃香港的港產片是什麼了。沒有一點中港合拍片的影子,也沒有惡俗的對白和誇張的表情,《寒戰 2》是貨真價實的港產片,在一片渾水中,像一朵清香的蓮花。

Read more

by Galie Kong

灣生回家

影視

這一批灣生, 第一次回到陌生的祖國,被規定財產都要列清册單,不能帶回國,只能帶 1000 圓,一套冬衣、一套夏衣,全部遣返歸國。原本以為日本什麼都好,是天堂一樣的地方。回國後,面對日本戰敗的一片頹然,被視為戰敗遣送者, 等待著的是貧窮、饑餓、被輕視,被放逐在台灣村。

Read more

by 寧若曦

走進現實中的恐懼鬥室 –《詭屋驚凶實錄 2》

影視

昨晚看完《詭屋驚凶實錄 2》,即使過了一個晚上,仍然心有餘悸。由溫子仁導演製作一系列的電影,已經一次又一次把我擊潰,這一次都不例外。戲院燈光變得昏暗以後,整個戲院便陷入一種無形的壓迫感,彷彿比平常的場地更黑暗,其實只是戲中凝造的緊張已經漫延至真實世界,務必要讓觀眾跟著主角一起經歷這件可怕的事情。

Read more

by 寧若曦

沒有愛,我們什麼都不是 –《單身動物園》

影視

在未來的反烏托邦社會中,所有單身人士都會被困在酒店中,45 天之內必定要找到自己的另一半,否則便會被變成動物。如此有趣的題材和劇本,諷刺著現代社會對於愛情的定義和看法。單身有罪,甚至被嫌棄,酒店內所有活動和演講都是宣揚兩個人的好,但戲內到底有那個人真正尋找著愛情?

Read more

by 給我一個看電影的理由

《喪屍末日戰》:當日漫喪屍走進大銀幕

影視

一隻喪屍,由黑白片年代紅到今日,橫行足足幾十年。看見這個履歷,任何一個人類巨星,都要靠邊站。到底是什麼,讓人們如此鐘情喪屍?只知道從 1968 年的《活死人之夜》(Night of the Living Dead),到今日季季爆紅的《Walking Dead》,喪屍熱潮,從未退燒。荷里活喪屍看得多,來到東洋,卻又完全是另一番味道,例如是即將上映的《喪屍末日戰》。

Read more

by Innie Ccy

黎小軍同志

影視

總有些人,必須經過歲月洗禮沉澱,你才會發現他的好。例如黎小軍同志。那是黎明在《甜蜜蜜》裡的角色名字。戲中,張曼玉飾演的李翹極力掩飾、擺脫自己新移民的身份,一方面對同為新移民的黎小軍嗤之以鼻,另一方面又按捺不住處處佔他便宜,理性上嫌棄他,情感上卻依附他,正是「口裡說不,身體卻很誠實」。

Read more

by 黃琛喻

《十年》贏在本土 更贏在單純的本心

影視

《十年》憑甚麼拿下金像獎最佳電影?社會上有人真心不滿,有人真心含淚支持。相信若要從專業技術層面上批評《十年》未夠班,電影業界中人隨便可以列出一大堆理由。不過若你明白時勢造英雄的道理,單從社會影響力和價值層面考慮,《十年》贏在濃厚的香港本土情懷與共鳴,以及純粹愛香港的本心,實至名歸。

Read more

by 文探花

關於《倫敦淪陷》

影視

故事由上一集《白宮淪陷》延伸,呢次戰場由白宮轉移至倫敦,由地下軍火販賣商兼恐怖分子阿米爾巴卡維 (Alon Abutbul 飾) 被襲做開場,鏡頭一轉,去到英國,首相被發現係唐寧街官邸神秘死亡,各國元首應邀出席喪禮,結果被恐怖分子施以大規模襲擊,死傷枕藉……

Read more

by 田中小百合

陳果的香港挽歌

影視

陳果一向是香港獨立電影導演的代表之一,他傾向對社會低下層取態,喜歡起用新人或非職業演員作為電影主角(或重要角色),作品風格寫實又殘酷,令他電影往往都被貼上「邊緣」的標籤。而這「邊緣」化亦體現在陳果電影的角色塑造中,低成本製作的《香港製造》內……

Read more

by 給我一個看電影的理由

《美人魚》– 最賣座與最爛的界線

影視

當中國人,把一條又一條的美人魚開腸破肚,中國人,也同時殺害了自己的童話。當中國人移山填海,同時也推填了自己的想像。而當中國人砍掉一片又一片的森林,同時也伐去自己的家園和夢想。因此,電影真正要說的,是中國人不講「道理」,因為中國人只講「硬道理」。硬道理,就是為了眼前賺多一點點短暫的錢,寧願葬送我們永遠的將來。

Read more

by 給我一個看電影的理由

《卡露的情人 / 因為愛你》– 謀殺美的兇手是誰?

影視

誰也不會否認,同性戀是世上最危險的愛情。今天,雖號稱「自由戀愛」,但決定要談一場同性戀愛,是人生最豪邁的賭博。賭輸了,便粉身碎骨。《卡露的情人》描述的,更是遠在 50 年代的同性戀。傳統束縛下,每一個鏡頭,縈繞的煙霧、昏黄的街燈,你都可以閱讀在那個時代,愛情精緻的美麗;以及美背後深深的壓迫和恐懼。

Read more

by Galie Kong

來得及說再見 — 日日喃喃

影視

《來得及說再見》,是一部由三段真實故事組成的紀錄片,由陳芯宜執導的「好好吃飯」、沈可尚執導的「日日喃喃」與黃嘉俊執導的「人之老」。每段影片都是以不同主題組成,先說一下感受最深的一個故事。另外兩個故事有時間再談。「日日喃喃」是記錄身患肝癌的廖先生以有限的生命,爭取時間為兒子拍下兩人相處的時光。

Read more

by 文青信箱

戲迷情人︰1918

影視

《1918》是以文學紀錄片的形式,將劉以鬯在上海、星馬及香港的生活及創作過程一一記錄,當中更穿梭於劉老師多部作品,以朗讀及戲劇模式呈現,當中包括著作《對倒》及《酒徒》,觀眾不但可再次欣賞劉老師的文筆,更可透過聲音及影像將故事人物的形象描繪得更有靈魂,意識流形態更為突出。

Read more

by 給我一個看電影的理由

《小王子》– 善待所有遇見

影視

電影告訴你,幸福「用心看才看得清楚」。因為幸福只寄居在人的心中,不會以任何看得見的形式出現。幸福是你抬頭看見的一片星空、一隻等待你的狐狸、一朵深愛你的玫瑰。可是,人長大後卻忘記了這些簡單的東西。中庸、頹廢、物欲,是大人回應寂寞的最有效的武器。大人又怎會幸福?

Read more

by Innie Ccy

一步難,一步佳,走下去

影視

逝去了的歲月,無論如何都不可能追回。如果回看空餘唏噓,前望一片迷濛,或者就有餘裕檢視一下眼前還有甚麼握在手裡,值得捍衛。捨棄,不是為了重塑昨日,是為了可以輕裝上路,創造新的明天。

Read more

by 讀者投稿

十年之後,會否為時已晚?

影視

見到當中回憶片段,諗返起去年夏秋之交,自己同好多香港人做過既好多野,不禁又悲從中來。到底我地為左香港,為左社會既將來,為左大家既尊嚴,可以付出幾 多,需要付出幾多?我有時都覺得自己好煩,點解硬係放唔底,硬係唔可以嘻嘻哈哈咁食每一餐飯,傾每一次計,但係我真係唔憤氣,點解社會係咁唔公平我地就一 定要接受?

Read more

by 肝醣爆裂

小王子與狐狸

影視

小王子表面上提醒人們莫忘童心,但本質上是悲哀的,小王子的結局正正說明了童心注定消逝,所謂毋忘童心,不要忘的是只能存在於回憶中的童心,是對童心的哀悼,而不是電影那種夢幻的東西。

Read more

by 給我一個看電影的理由

《超能勁處男》– 騎呢性狂想曲

影視

片中部分情節可窺見編劇的野心,種種肉彈四射畫面背後,隱含對社會現象之諷刺。整個社會處於十分壓抑的低氣壓下,近年甚至出現,不少情願以虛擬人物交往的都市人,都不願和現實中的人交往。因此,日本雖盛產成人娛樂產品(各種電影、文字作品),但主流意識其實依然相當保守。

Read more

by 給我一個看電影的理由

《踏血尋梅》:香港夢 飛不起

影視

《那一天我們會飛》讓你翱翔在廣闊的天空,告訴你只要不忘本,尋回本我,就可以擁抱夢想;《踏血尋梅》卻把你從天空重新摔回地上,戳破幻想:從來,纏繞我們追夢翅膀的,根本不是什麼有沒有「忘本」、懂不懂「想像」。而是,香港這個吃人的社會,會吞噬人追夢的翅膀。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