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y

    作為一個玩具工程師

    職場

    每個玩具的不同之處,在於它背後的畫面,和故事。放一個美國隊長,背後是和九頭蛇對戰的故事,連帶着他拿一個盾,用力量型的戰鬥抗衡敵人;放一個蜘蛛俠,背後是美國街頭,在街頭漂蕩着的影兒,而日光下會加上 Mary Jane;放一個Thanos,就能惹起其他英雄,成為別人的眼中釘,變成一個以一敵百,甚至是一個人單挑宇宙的故事。

    Read more

  • by

    職場

    比起酒精成癮,毒癮者身上的標籤更重。湊巧的是,每每我與毒癮者交手,往往都是不歡而散,不似與酒癮者的接觸那麼勵志。

    Read more

  • by

    我們的碌架床 — 一個精神病患康復者家屬的自白

    生活

    那時候發病的姊姊第一次從醫院康復回來,她說她要睡在上鋪。我默默「搬家」。回來後的姊姊說甚麼,我們都會盡量滿足。關於精神病是甚麼一回事,我們都毫不了解,但總之,希望她能過得快樂一點,也希望盡量穩住她的情緒。

    Read more

  • by

    《冷戰戀曲》– 流離者的故事

    影視

    《冷戰戀曲》(Cold War) 的故事發生在二戰後的冷戰時期,主要就是圍繞一對男女從相識到之後多年間顛沛流離在外的一生。這可說是波蘭人在二十世紀中後期的寫照。

    Read more

  • by

    我付出所以我滿足

    隨想

    「付出型」的人喜歡為別人付出,不管別人需不需要,也不管是否需要犧牲自己,總之能成功幫到人,能被別人需要,就是這些「付出型」的人最快樂的事,是最,而不是之一。本來這也是件好事,但凡事太超過,就會樂極生悲。

    Read more

  • by

    一味鳩衝的女人

    生活

    沒有自愛,我們不再在乎自己了。不在乎自己,就是一味兒的鳩衝幹活追求目標,就沒有活在當下的智慧了,整個人都脫軌了。

    Read more

  • by

    潔鼻劑 = 鹽 + 水?

    生活

    不論是「鼻痕痕」還是「鼻塞塞」,大家有時都可能會用潔鼻劑洗鼻。實際上,這些潔鼻劑到底是什麼呢?

    Read more

  • by

    泌尿科醫生教會我的三條原則

    職場

    醫療就跟大部份工藝的傳承一樣,往往行師徒制。我的第一位老闆是泌尿外科醫生。我猜自打我在職前培訓期間被抓進手術室並毀壞掉三件手術外衣後,這位醫生已經徹底放棄我了;只是放棄歸放棄,使還是要使的。

    Read more

  • by

    我唔開心

    生活

    很多人年輕的時候不都這樣?說不出個所以然來,但就是這樣率性而為。到底不理三七二十一隨心而行快樂點,抑或抽絲剝繭最後理智落決定更覺滿足?

    Read more

  • by

    看一個談奇蹟的故事:Dumbo 小飛象

    影視

    Tim Burton今次拍《小飛象》,不同的是,他給我們一隻飛越布幕的Dumbo。一隻回到最初的森林的Dumbo。有趣的是,可能Dumbo能回到起初的起點,就是最大的奇蹟。

    Read more

  • by

    男友經常把我惹哭

    情感

    相信男士們都曾經莫名惹哭女友,卻不明白到底哪裡出錯,也不了解女生的細膩敏感。有對情侶朋友常常鬧分手,比如有次為了餐廳訂座吵架,鬧得翻天覆地。

    Read more

  • by

    一程巴士

    生活

    那天坐在我身旁的陌生人,卻是一個散發淡淡香水味,長髮披肩,穿搭得宜的年輕女生。那是透過前方玻璃的倒影觀察到的,我沒有突兀地轉過頭去望她,也許這樣的一個陌生女生,對許多單獨乘車的男人而言,是一個小確幸。

    Read more

  • by

    請幫助我,即使你只是路過也沒有關係

    隨想

    偶然有朋友請吃飯,我都會滿懷感恩地接受,肚子吃飽了就是飽了,省了一餐就是一餐,滿足就是滿足。你總不能說:「不行,你要不是可以請我一輩子的話,請不要請我。不然,我受慣你恩惠後你卻離開,我會很痛苦的。」這不是很滑稽嗎?不是很強人所難嗎?不是需要餓多一餐嗎?

    Read more
  • 作為一個玩具工程師
  • 癮
  • 我們的碌架床 — 一個精神病患康復者家屬的自白
  • 《冷戰戀曲》– 流離者的故事
  • 我付出所以我滿足
  • 一味鳩衝的女人
  • 潔鼻劑 = 鹽 + 水?
  • 泌尿科醫生教會我的三條原則
  • 我唔開心
  • 看一個談奇蹟的故事:Dumbo 小飛象
  • 男友經常把我惹哭
  • 一程巴士
  • 請幫助我,即使你只是路過也沒有關係
  • 職場

    作為一個玩具工程師

    每個玩具的不同之處,在於它背後的畫面,和故事。放一個美國隊長,背後是和九頭蛇對戰的故事,連帶着他拿一個盾,用力量型的戰鬥抗衡敵人;放一個蜘蛛俠,背後是美國街頭,在街頭漂蕩着的影兒,而日光下會加上 Mary Jane;放一個Thanos,就能惹起其他英雄,成為別人的眼中釘,變成一個以一敵百,甚至是一個人單挑宇宙的故事。

  • 職場

    比起酒精成癮,毒癮者身上的標籤更重。湊巧的是,每每我與毒癮者交手,往往都是不歡而散,不似與酒癮者的接觸那麼勵志。

  • 隨想

    我付出所以我滿足

    「付出型」的人喜歡為別人付出,不管別人需不需要,也不管是否需要犧牲自己,總之能成功幫到人,能被別人需要,就是這些「付出型」的人最快樂的事,是最,而不是之一。本來這也是件好事,但凡事太超過,就會樂極生悲。

  • 職場

    泌尿科醫生教會我的三條原則

    醫療就跟大部份工藝的傳承一樣,往往行師徒制。我的第一位老闆是泌尿外科醫生。我猜自打我在職前培訓期間被抓進手術室並毀壞掉三件手術外衣後,這位醫生已經徹底放棄我了;只是放棄歸放棄,使還是要使的。

  • 生活

    我唔開心

    很多人年輕的時候不都這樣?說不出個所以然來,但就是這樣率性而為。到底不理三七二十一隨心而行快樂點,抑或抽絲剝繭最後理智落決定更覺滿足?

  • 情感

    男友經常把我惹哭

    相信男士們都曾經莫名惹哭女友,卻不明白到底哪裡出錯,也不了解女生的細膩敏感。有對情侶朋友常常鬧分手,比如有次為了餐廳訂座吵架,鬧得翻天覆地。

  • 生活

    一程巴士

    那天坐在我身旁的陌生人,卻是一個散發淡淡香水味,長髮披肩,穿搭得宜的年輕女生。那是透過前方玻璃的倒影觀察到的,我沒有突兀地轉過頭去望她,也許這樣的一個陌生女生,對許多單獨乘車的男人而言,是一個小確幸。

  • 隨想

    請幫助我,即使你只是路過也沒有關係

    偶然有朋友請吃飯,我都會滿懷感恩地接受,肚子吃飽了就是飽了,省了一餐就是一餐,滿足就是滿足。你總不能說:「不行,你要不是可以請我一輩子的話,請不要請我。不然,我受慣你恩惠後你卻離開,我會很痛苦的。」這不是很滑稽嗎?不是很強人所難嗎?不是需要餓多一餐嗎?

  • 社會

    中國式算命

    廟街看相不會斬釘截鐵說你是狐狸精,但強國國情始終不同,對外輸出中國式陰道,陰乾了天水圍呀伯,也套住了傳媒大亨梅鐸,對內則市道暢旺,有價有市,高尚住宅成為「二奶小區」也不是新鮮事。

  • 生活

    彎腰

    不知道是從何而來的力量,把這根用精鋼鑄造的欄杆,壓成眼前這個模樣。陶淵明不會為了五斗米而折腰,現代人會折腰的事件,卻多如恆河星數。人,很容易向現實低頭,向利欲彎腰。

  • 職場

    他坐在床上,大部份時間玩手指,偶爾將眼珠子轉向我,然後微笑。他一笑,我便要掉眼淚。最後他在某個夜晚無聲無息地走了。

  • 隨想

    誰會來呢?

    什麼事發生了呢?似乎沒有發生什麼事。那個人仍舊躺在地上,只是他的血流多了一點。誰會來呢?躺在地上的那個人口裏喃喃自語著。

  • 隨想

    一直都是第一天

    不是有句話叫「人生若只如初見」嗎?初見時的階段,帶著一點距離和空間,總是比較美好,後期了解愈深,某些美好的感覺就會開始變質和走調。除了是人際關係的相處外,面對事情和自己都是,一旦討厭自己,後悔莫及時,心裡也會默默祈求「好想重新來過啊」,想把一切砍掉重煉。

  • 職場

    傾Job之禮儀

    有些人也會嘗試以工作的性質或意義來打動我,說著這份工作多有意思或價值,說真的我若單為金錢而決定一切,今天也就不會是這樣的境況。但我的財力也沒好到能免費提供服務或收取極低廉的價錢就是了。

  • 保育

    豪華戲院

    豪華戲院要拆,拆了,蓋商場。這幾年香港的老建築要拆,只有一個原因:蓋商場。像同德大押那麼小的一塊地方,也蓋起商場了,豪華戲院這麼廣闊的,旺角和大角咀之間的黃金地段, 不蓋商場膁錢,可惜。

  • 生活

    姓容的醫生

    診所的病人裡有數位老人家,都顯得有點着急地等待着,姑娘解釋當日不是主診醫生當值,而是另一位醫生,都是姓容的。有位婆婆就着緊地問姑娘,「容醫喺邊啊,係咪病咗?」姑娘溫柔地回答她:「容醫去咗老人院義診啊,今日由佢個仔,都係容醫生幫手睇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