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y

    希特拉的《授權法》和林鄭的《緊急法》

    政治

    當年希特拉不擇手段要通過《授權法》就是為了統戰整個議會,獨裁一方,姑勿論以往香港已有選舉主任隨意取消候選或當選議員的資格,如今香港在《緊急法》的籠罩下,凡對政權有威脅的政黨、組織或人士隨時會受到攻擊,甚至被取締。

    Read more

  • by

    【香港警察性暴力】你叫香港人如何不討厭香港警察?

    政治

    昨晚大家都因為中大女學生自白,於新屋嶺被拍打胸部及於女警面前全裸等性暴力的經歷而感到心痛。而昨晚香港警察就發出以下的聲明,不禁令人的憤怒指數再度飆升。

    Read more

  • by

    Why So Serious?

    生活

    Why So Serious?因為黑警知法犯法,目無法紀,濫捕、嫁禍、打人、開槍、非禮、強姦、殺人,無惡不作,罪行馨竹難書,但至今仍未有任何方法可以制裁這群喪盡天良的妖獸!

    Read more

  • by

    陳彥霖,與韓國《1987》的朴鍾哲同一命運

    政治

    一個只有15歲的少女手足,在被報告失蹤後,竟然再次成為浮屍,還於被發現不足一天的時間,就被火化及出殯。同樣地,家屬亦沒有為此發表任何言論。反送中運動起,實在有太多同類型事件,細想一下,其恐怖的程度與韓國獨裁時期過之而無不及。

    Read more

  • by

    韓國逾200萬人上街,法務部長官曺國醜聞背後為何有多數人反對檢方調查?

    政治

    9月28日晚上,在首爾瑞草區瑞草洞檢察廳大樓一帶道路上舉行了要求改革檢察機關的大規模燭光集會。

    Read more

  • by

    寫給那些不能或不敢直接參與抗爭的人:我鼓勵你到示威區去吃飯

    政治

    政府沒有戒嚴,也沒有宣布宵禁,你出現在那裡沒有錯,也不是犯罪。吃飽以後理應散步,慢慢逛街,看見有需要的東西就買,最緊要無論做甚麼記得保留收據。如此,即使不幸被捕,也只是證明了是警察的濫捕,而確實你也沒有做過甚麼,不是嗎?

    Read more

  • by

    聲明:我地醫護一向對警察最客氣最有禮貌

    社會

    首先我地醫護一向對警察最禮貌既(唔準笑),我地份Medical Record上冇寫過我地有呼喝警員,更未能掌握足夠資料證明呼喝If any係有理定無理。

    Read more

  • by

    個人觀察:韓國媒體就香港「反送中運動」的論述及報導角度

    國際

    各國媒體均透過一手親身報導,或來自香港本地媒體的二手資料報導及更新「香港事態」的最新狀況,韓國亦是其中之一。經歷多次民主運動的韓國,看著香港發生的大小事固然有更深刻的感受。

    Read more

  • by

    關於遭強姦後醫療檢驗的一些 Fact Check

    生活

    被害者若在72小時內求醫,法醫會緊急為被害者取陰道樣本;被害者若在72小時後、一週內求醫,法醫會在辦公時間內為被害者取陰道樣本。被害者若在一週後求醫,法醫不會為被害者取陰道樣本。不過,法醫同樣會為被害者檢查身體,記錄傷口。所以,雖然越著求醫時間越晚,被害者身上殘留的證據會越少,不過求醫永遠不晚。

    Read more

  • by

    昨夜,居住天水圍的我登上了一架前往石圍角的巴士,而旁邊坐著目的地是觀塘的乘客

    生活

    大概司機也看見勢色不對,他看見了這些人不是慢條斯理地離開,而是被防暴追趕,於是他打開車門,乘客大叫:「上咗車先呀,上車!」

    Read more

  • by

    中國小粉紅與香港藍絲帶

    政治

    人一藍,腦便殘?不對呀,分明是腦一殘,人便藍。腦子不好用,就對Fake news和高官的謊言照單全收;與高階思維無緣,自然無法理解法治、自由、民主,只會loop「你阻人返工就唔啱」、「D𡃁仔犯法打死曬佢啦」;情緒先於思考,比當權者更仇恨反抗的義士,動輒破口大罵,甚至拿刀斬人。

    Read more

  • by

    那一天,場上的她

    社會

    「我想問一下,你知道這裡還有其他出口嗎?」遇到她的時候,我們跟一大班人一起被困於商場內。商場的兩個出口都被堵住了,大家有點迷惘和擔憂,都在想辦法離開。

    Read more

  • by

    香港花

    政治

    女生分享說自己剛才做了什麼。她是滅煙隊。她說剛才前面放催淚彈,她正要拿着水淋她右邊那顆,左邊又爆一顆,還未處理完第一顆,她身後再爆多一顆。

    Read more
  • 希特拉的《授權法》和林鄭的《緊急法》
  • 【香港警察性暴力】你叫香港人如何不討厭香港警察?
  • Why So Serious?
  • 陳彥霖,與韓國《1987》的朴鍾哲同一命運
  • 韓國逾200萬人上街,法務部長官曺國醜聞背後為何有多數人反對檢方調查?
  • 寫給那些不能或不敢直接參與抗爭的人:我鼓勵你到示威區去吃飯
  • 聲明:我地醫護一向對警察最客氣最有禮貌
  • 個人觀察:韓國媒體就香港「反送中運動」的論述及報導角度
  • 關於遭強姦後醫療檢驗的一些 Fact Check
  • 昨夜,居住天水圍的我登上了一架前往石圍角的巴士,而旁邊坐著目的地是觀塘的乘客
  • 中國小粉紅與香港藍絲帶
  • 那一天,場上的她
  • 香港花
  • 生活

    Why So Serious?

    Why So Serious?因為黑警知法犯法,目無法紀,濫捕、嫁禍、打人、開槍、非禮、強姦、殺人,無惡不作,罪行馨竹難書,但至今仍未有任何方法可以制裁這群喪盡天良的妖獸!

  • 政治

    陳彥霖,與韓國《1987》的朴鍾哲同一命運

    一個只有15歲的少女手足,在被報告失蹤後,竟然再次成為浮屍,還於被發現不足一天的時間,就被火化及出殯。同樣地,家屬亦沒有為此發表任何言論。反送中運動起,實在有太多同類型事件,細想一下,其恐怖的程度與韓國獨裁時期過之而無不及。

  • 生活

    關於遭強姦後醫療檢驗的一些 Fact Check

    被害者若在72小時內求醫,法醫會緊急為被害者取陰道樣本;被害者若在72小時後、一週內求醫,法醫會在辦公時間內為被害者取陰道樣本。被害者若在一週後求醫,法醫不會為被害者取陰道樣本。不過,法醫同樣會為被害者檢查身體,記錄傷口。所以,雖然越著求醫時間越晚,被害者身上殘留的證據會越少,不過求醫永遠不晚。

  • 政治

    中國小粉紅與香港藍絲帶

    人一藍,腦便殘?不對呀,分明是腦一殘,人便藍。腦子不好用,就對Fake news和高官的謊言照單全收;與高階思維無緣,自然無法理解法治、自由、民主,只會loop「你阻人返工就唔啱」、「D𡃁仔犯法打死曬佢啦」;情緒先於思考,比當權者更仇恨反抗的義士,動輒破口大罵,甚至拿刀斬人。

  • 政治

    香港花

    女生分享說自己剛才做了什麼。她是滅煙隊。她說剛才前面放催淚彈,她正要拿着水淋她右邊那顆,左邊又爆一顆,還未處理完第一顆,她身後再爆多一顆。

  • 社會

    太子

    最奇怪的,他們並沒有作制服或進行拘捕,而是像黑社會份子那樣,打完人後,竟然走開,遠離車廂,留下那數名被嚇至心力交瘁的市民,蹲坐在地上簇擁痛哭。那個情形,在局外人看來,是宣洩情緒。在國際傳媒看來,是香港執法者之恥。在現場的香港市民看來,是絕望。

  • 政治

    是甚麼讓你成為了前線衝衝子?

    「講真,其他我真係唔太擔心,如果我真係俾人拉,我就瞓夠48小時,我一瞓著就可以咩都唔理。」「但聽講啲警察會用唔同方法折磨被捕人士,例如開到啲冷氣好大好大。「咁呀,我就一路講好熱好熱啦,哈哈……」

  • 國際

    維尼熊與散水撚 ― 溫哥華 817 全球連線示威後記

    香港示威者這一邊就以加拿大國歌抗衡;唱加拿大國歌基本上是立於不敗之地,因為歌訟加拿大自由之餘,對方亦沒有辦法喝倒彩(偶然還是有弱智會喝倒彩,但是其他人馬上制止)。香港這邊的口號也不多,最多就是「香港人加油」, 以及和對方唱雙黃「one china」「two systems」。 當然香港偶然都會喊出英文口號(free Hong Kong), 讓其他加拿大人聽得明白。

  • 社會

    Welcome to the city of tear gas

    對不起,我們也沒想過這裡會變成這樣,我們也不知道為什麼警方完全不理會街道上有這麼多路人和遊客而亂放催淚彈。我也很想你能看見香港的美好,這個小小的城市裡,有著很多美食和景點,有著獨有的人情味,我也想你在這裡遊玩得愉快,而不是無辜受牽連。

  • 政治

    香港人的罪

    被射瞎的女生有罪,罪在她代表著香港年輕一代的未來,罪在她敢於扛起責任,替畏縮的人對抗黑暗,罪在她還心存希望,希望我們的社會會更好。因此,要罰她終身失明。

  • 政治

    香港人…… 還想置身事外

    雖然我也好想繼續當一個局外人,對所有不公的事情,索性就充耳不聞,但是,我們不能夠穩暪歷史,欺騙自己這一切從來也沒有上演過,社會沒有撕裂,政府沒有欺壓人民,警察沒有發射過橡膠子彈,林鄭沒有一次又一次講大話……

  • 政治

    唯有港獨,義士得救,香港重生

    如果呢個港共政權有救,當天旺角初一魚蛋革命那班人為什麼還要坐監?如果有心想同香港人有傾有講,為何林鄭淨識為了垃圾會塊玻璃凌晨4點衝出黎 ,為何721對元朗恐襲香港人無差別被打不聞不問而緊張一個本來就是劣跡斑斑的徽章?